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旧日之矢 2
    苍狮是一个不好奢华的国家,对比大陆上其他国王出行就必须前呼后拥,华盖锦服遮天蔽日,随行人员如过境之蝗虫一样的排场,西格特前往前线所带的只有包括安德烈在内的数位随从。他们骑着快马,跟着最前方的掌旗官一路北上接着转而西行,不久就抵达了黑山领。因为当时烈锤领还未建立,这里已经是战争的前线地区了。

    黑山领的主人,也就是洛萨的父亲在前线和赶来的国王汇合。这位伯爵大人在看到西格特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惊讶的状态里,要知道,那封写给国王的报告信里只提到了战事的汇报,完全没有写求援的内容,可是仅仅只隔了几天的工夫,国王陛下居然亲临前线,甚至那封告诉黑山伯爵国王行踪的信,都晚了这些骑手半天的时间才抵达。

    哭笑不得的伯爵只能领着西格特和他的矮人朋友上了战场,在那里,他们第一次见到了战报中所说的奇怪敌人。那是一群混在游牧民中的家伙,他们身上穿着由石片组成的奇怪服饰,脸上用各种矿石粉末兑水制成的颜料画出了大量奇怪的花纹,不过国王注意到,有两个图案是他们身上都重复出现了的,即蛇头和黑色的洞穴。

    怪异的敌人使用着和他们的装扮一样怪异的力量,他们在战场上毫无规律的狂舞着,而那些在经过他们的游牧民战士,每一个都如同战神附身一样,变的极度亢奋,他们的反应速度和力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原本势均力敌的战斗很快就逼得苍狮一边派上士兵才得以稳住战局。

    “被我们抓到的游牧民管那些家伙叫做蛇头祭司,宣称他们使用来自大地之母的力量。”站在木质高台上的伯爵对身边的国王说道。“如您所见,战争还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但是令人担忧的是,每一天,那群草原人的速度和力量都变得更强。一开始他们只是能以一敌二,现在已经变成了以一敌三,我们不能等到他们以一敌十或者跟多的那一天。”

    “也许我们可以在那发生前就把他们杀光?”年轻的王者皱着眉头,黄色的眼睛里闪过狠厉的光芒。与草原人的战斗和仇恨历经悠长的岁月被刻进了每一个苍狮人的骨头里,对这些以劫掠为生的异族,宽恕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不行,我们追不上他们。”黑山伯爵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相比起王国的战马,草原人的坐骑有着更好的机动性。而且那群草原人骑马时也不像苍狮的战士那样佩戴铠甲,他们身上往往只穿着轻薄的皮甲,甚至完全裸露着上半身,这让他们失去了防御能力的同时获得了难以企及的速度优势。

    “你们有没有试过挖些壕沟或者放点障碍物在战场上,你知道,那可以极大的限制他们。”安德烈看着战场上来去自如的游牧民骑兵,问道。矮人们精通于阵地战,在机动性不如自己的对手时,这些精通冶金的工匠也可以变成战场上令人头疼的工兵。矮人军队号称有着一夜搬山的能力,虽然这只是夸张的比喻,但是他们确实很了解如何制造有利于己方的地形。

    “试过了。”伯爵看了一眼国王带来的矮个朋友,他之前并没有见过真正的矮人。不过这不妨碍这位军事领主讲述他之前的遭遇,“我们连夜在战场上挖了三排战壕,但是天一亮,那些土地就像每被动过一样。如果不是那些壕沟是我亲自监督建造的,我恐怕会怀疑是士兵在骗我。”

    两个朋友相互看了看,如果黑山伯爵所言属实,那么就说明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趁着黎明前短暂的黑暗破坏了苍狮士兵们一晚上的劳动成果。这可能吗?游牧民祭司喧嚣的吼叫声顺着风传到俯瞰战场的高台上,多年的冒险经验告诉他们,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没什么事不可能的。

    “我想我们需要抓一个祭司回来问问。”西格特脸上带着坏笑说道,熟悉他的安德烈知道,当这个人类朋友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就有人要倒霉了。

    “我不觉得您应该以身犯险,陛下。”伯爵虽然并不是很了解这位新国王,可他也清楚年轻人的冲动往往会让他们做出一些不智的决定。“只要您在这里现身,就足以激励将士们了,我们有把握把这些吃草的家伙赶回他们的草原。”

    “是啊,我并不怀疑猎熊者和其他王国战士的能力。可是这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呢,伯爵大人?”王者质问道,这句话并不全是为了冒险找的借口,西格特深爱着他的国家,所以如果一次有惊无险的潜入可以减少自己士兵的伤亡,又可以满足自己的冒险欲,这样的情况何乐而不为呢?

    “唉……”黑山伯爵看着过往的脸,知道自己恐怕是拦不住这位陛下了。其实伯爵本人也不希望这场战争真的拖下去,虽然冬天的雪一定可以让那些游牧民知难而退,但是想到自己新生的儿子,洛萨,他就恨不得立刻将这些该死的草原人全部打包一脚踢飞。

    “您必须带上卫兵,如果您执意要这么做的话。”

    “当然。”国王诚恳的回答道,然后转头对自己的矮人伙伴用唇语说道,“如果他们能跟上我们的话。”

    安德烈被伙伴的笑话逗得想要大笑,可随即想到不能被黑山伯爵看穿国王的“诡计”,于是只能双手捂住嘴,把头深深的低下去。不过他晃动的肩膀还是说明了矮人愉快的心情。

    “您的朋友怎么了?”

    “没有,他只是有点恐高,你知道,矮人什么的都不太能接受站在太高的地方。”西格特憋着笑,伸手搀住矮人,随口说道。“我把他带下去就好了。”

    “嘿,我可不怕高!”安德烈在国王的搀扶下小声抗议着。

    “我知道,我知道,勇敢的矮人安德烈从来不怕高,只是在马背上看地面会晕,哈哈哈!”

    “该死的!一定是喀鲁斯告诉你的,我就知道不能相信那个魔崽子!”

    “噢,我亲爱的矮人朋友,你要知道让一个魔裔教你骑马,就得付出点代价。”人类国王拍了拍安德烈的肩膀,用空着的手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他喜欢看矮人生气,平时在小队里的时候西格特和喀鲁斯没少逗弄脾气火爆的矮人。而那些伙伴们现在都离开他了……想到这,王者的笑容消失了。不过,至少自己最后的冒险是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来完成的,还有比这更奢侈的最后一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