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旧日之矢 3
    夜幕降临在了草原的边界,西格特换下他的国王礼服,穿上了他冒险时使用的铠甲。这套出自安德烈族人之手的贴身链甲挽救过他无数次的性命,铸造它的矮人们更是在护甲的左肩上用秘银熔铸出了一颗咆哮着的雄狮头像,象征着它主人的身份。链甲的表面经过特殊的处理,即使在黑暗中,暗银色的甲胃也不会反射任何的光芒,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国王还是在护甲外又套了一层黑色的罩袍。

    在西格特的身边,矮人安德烈没有像他的人类朋友一样穿着金属制成的铠甲,这个狂暴的矮人一向笃定只要在敌人攻击自己之前把对方锤成肉饼,那么就不需要防御了。因此,安德烈除了手里倒提着的那柄战锤之外,身上唯一的金属制品就只有他的头环。头环上的浮雕和已经有些磨损的表面说明这是一件历经传承的矮人造物,它是烈锤一族正统继承人的证明。

    两个好伙伴弯腰小心的在茂密的草丛中移动着,多年的冒险生涯让他们之间不需要言语来沟通,哪怕是复杂的信息也可以通过简单的手语来表达。再加上丰富的战斗经验带给他们远超常人的作战意识,仅仅出发了不到半个小时,二人就凭着默契的配合和敏捷的行动甩掉了几乎所有被派来保护国王的战士,几乎。

    西格特和安德烈不约而同的朝着身后的草里看了一眼,在他们身后不足五步的地方,一名穿着王国骑士团罩袍的骑士正跟在他们背后,忠诚的执行着自己的职责。国王认识这个骑士,他是阿提克斯最中意的年轻人,也是铁骑士一手栽培出来的战士,他的名字,叫做里昂。此时的里昂虽然还没有赢得血狮这个称号,但是在新生代的军人中已经渐渐崭露头角。

    “怎么办?要打晕他吗?”矮人用手语在里昂看不到的角度询问道。他的余光撇了撇年轻的骑士,显然安德烈也不希望自己和朋友的冒险被陌生人打扰。

    “先不要,如果他能跟上的话,就让他跟吧。”西格特想了一下,回答道,国王虽然不喜欢里昂的跟随,可是这也确实怪不得骑士本人,作为里昂的国王,他不能伤害一位恪尽职守的战士。

    安德烈挑了挑眉毛,没有再多说什么。矮人因为长久的洞穴生活,比人类更加适应微光的环境,在这样的夜晚,安德烈的视野范围是正常人类的三倍甚至更多。在得到了同伴的回应后,矮人一马当先的继续前进,在三人的前方,草原人由羊皮制成的毡房已经不远了。

    游牧民的营地毫无章法可言,一定要说的话,他们扎营的原则就是围绕着中心的篝火呈发散状向外分布,在军队中职位越高也就越靠近篝火。此时虽然已经入夜,可是营地中心的巨大篝火还是明亮异常,三人不需要太靠近就能听到毡房中传来的交谈声和其它喧闹的声音。

    走在最后面的里昂发现他的国王和矮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就像影子一般滑入了营地的阴影里。这个骑士本能的想要冲上去保护他的主君,但是却被安德烈一把按住了肩膀,矮人用威胁的眼神瞪了他一眼,用极小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相信你的国王,人类。西格特的潜行技巧可比你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事实证明安德烈是对的,不出一会的工夫,西格特的身影再次无声的出现在他们身边。国王黄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残忍的光芒,就像是即将捕食的大型猫科动物。“祭司在篝火旁边,总共有二十多个,两个人一个帐篷。”灵巧的手语像同伴们诉说着营地中的情况。里昂因此注意到他的国王手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对带着锋利勾爪的拳刃,这武器看起来就像是指虎和匕首的结合产物。

    “我们冲进去?”矮人用手语问道,在他看来这些对危险浑然不知的草原人绝对无法阻挡他和西格特的突袭。

    “再等等。他们有马,如果我们被发现的话,很难逃走。”国王摇了摇头,指了指营地里被随意拴住的马匹,这些游牧民骑马不需要鞍具,他们只要拿起武器翻上坐骑就能随时进入战斗状态。

    “也许我们可以制造点混乱,然后趁机抓走一个祭司?”安德烈小声提议道,他注意到那些拴马的木桩只是被随意的插到地上,只要轻轻一拨就可以让这些马匹恢复自由。而当草原人去追他们的坐骑的时候,他们也就不会意识到有人悄悄混入了营地。

    “不行,即使你损坏了木桩,那些马也不会逃走。这些游牧民的马非常听话。”里昂开口反对道,年轻的骑士很了解他们的对手,他知道矮人的提议并不可行。

    “一般来说,是这样。不过我们可以给那些小马驹一些小小的刺激。”西格特却没有同意骑士的观点,他嘴角带着愉快的笑容,从腰上的袋子里掏出一些黑色的小球,并把它们分给其他两个同伴。

    “哈,我就知道你还有这东西。”安德烈接过国王手中的黑球,和他的人类同伴一样露出了笑容。

    “这是什么?”和矮人不一样,里昂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物品,他有些茫然的看着手中的黑色球体,问道。

    “一些小玩具,简单,但是使用得当的话可以起到很不错的效果。”国王耸了耸肩,将一颗黑球轻轻的向上一抛,然后迅速接住,紧接着反手掷出,狠狠砸到右前方一匹马面前的地上。

    “轰!”巨大的声响随着黑球的落地崩裂而出,被惊吓的马匹发出一声嘶鸣,轻易的拔出了地上的木桩,带着其惊恐的在营地里跑动了起来。

    “跟上!”安德烈拉了一把里昂,带着骑士朝着爆炸声的反方向大步跑了起来,同时开始用手中的黑色球体朝着营地里投掷。矮人的手劲很大,那些小球往往要在空中飞上几秒才会在营地中不知道哪里爆开,这在引发混乱的同时很好的掩盖了三人的行踪。

    “来吧,让我们找点乐子!”西格特带着两个伙伴顺着他计划好的线路突入这座混乱不堪的营地,当他看到那些草原人惊恐且迷惑的表情时,国王禁不住发出畅快的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