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旧日之矢 5
    “您说这件事情吗?我倒是还有些印象。”城堡的王座之厅中,阿提克斯皱了皱眉头打断了王者的叙述。“您那次可把里昂吓的不轻,要不是您和烈锤大公都平安无事,恐怕他自杀谢罪都有可能。”说到这里,铁骑士笑了笑,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可是想到当时里昂在那一阵子一直处于疑神疑鬼的状态中,恨不得身边没有一个响动,他就要去查看一下。“不过,您事后不是说只是走散了吗?”

    “哦,我撒了个谎。毕竟那个时候我和安德烈都觉得这件事还是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好。”王座上的国王似乎也因为谈论起年轻时的事情而变的有活力起来,他歪着头耸了耸肩,坦率的承认了自己的谎言。

    “所以,听起来这件事才正要讲到重点?”起司此时也已经提起了兴趣,即便不谈这接下来的转折,光是三个人去突袭一整座营地并且还俘虏了对方的祭司这一点,就足以被吟游诗人写成诗歌,在酒馆中被传唱个几十年了。

    “是的,截止到我们撤离出草原人的营地,事情的发展都可谓一帆风顺。要说我们在那次突袭里犯下的错误,可能就是我和安德烈都太过于沉迷于冒险这件事情本身,而没有去仔细确认我们俘虏的状态。那个被我们打昏过去的祭司,他在我们没注意到的时候醒了。”国王说着,目光渐渐放远,又一次陷入了回忆……

    在搬运途中醒过来的俘虏没有贸然声张。他并不确定自己在清醒的状态下是否可以战胜抬着他的这些人。而四周的环境也在提醒着他,这里已经不是草原人的营地,即使这些闯入者还没有走多远,那些愚蠢的战士找到这里也是需要时间的。作为高贵的祭司,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他不应该用自己的生命冒险。

    那么,有什么能力能帮助一位大地之母的祭司逃脱眼前的困境呢?很快,这个俘虏就有了一个主意,那是一个法术,来自于他们所信仰的神邸,它能够瞬间杀死这些该死的苍狮暴徒,而这个法术唯一的问题就是……以往释放这个法术的时候需要先对大地之母献祭,再由三个到五个祭司共同施法。然而此时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嘿,是我的错觉,还是这家伙身上的纹身会发光?”西格特突然对前面的同伴说道。因为矮人具有更优秀的黑暗视觉,所以安德烈抓着俘虏的头发走在前面,他听到同伴的呼喊后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

    “你确定那不是因为你的…锤子在上!”矮人的声音没有传到里昂的耳朵里,因为在他说话的时候,他,西格特,以及他们的俘虏已经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噗通!”随着一阵沉闷的响声,两个朋友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前,已经来到了一片纯粹的黑暗中。他们灵敏的反应能力让他们不至于在落下时摔倒,可是脚底传来的金属质感以及头顶无形的压抑感让他们意识到,这里,绝对不是草原上的任何地方。

    “该死的,这里是什么地方?”矮人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然而即使是平时说话隔着两个房间也能听到的安德烈,在这完全的陌生环境中,他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自己的音量。

    “不知道,但是我打赌这个家伙知道。”国王说着,抬了抬自己的手里的东西。那是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游牧民祭司身上的纹身在黑暗里发着微弱的亮光,这让他成为了这里最醒目的生物。

    其实这一点西格特没有说对,他抓住的这个祭司并不比二人更加了解这片黑暗,当施法者本人也被黑暗笼罩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法术一定发生了什么错误。可是纹身上散发的热度又同时告诉这名祭司,他的施法成功了,甚至完成的十分出色。要知道,身上的纹身发光这种事情他也只在大地之母的大祭司身上看到过,就是那位祭司,带领着游牧民们抛弃了他们落后的信仰,在极短的时间内使他们皈依了大地之母的怀抱。

    仓惶的祭司嘴里不停的默念着大地之母的颂词,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不至于在恐惧中疯狂。但是他等来的并不是神邸的救赎,而是矮人多毛且宽大的手掌。矮人狠狠的按住了他的嘴。“闭嘴,你会害死我们的!你这个愚昧的,鲁钝的,弱智的白痴!你把我们带进了邪神的殿堂!”安德烈对祭司低吼道。

    “怎么回事?你知道我们在哪里?”西格特从未见过矮人同伴用这种语气说话,他在黑暗中皱着眉头,猜想着什么样的东西才能让勇敢的矮人如此的,恐惧。没错,国王能感受到,他的矮人伙伴正在害怕。

    “怎么回事!你问我怎么回事!你还没看出来吗?这里是幽邃之心的圣殿!看看你脚下的地板,这种金属只有祂才会用!”矮人吼叫着,不过在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的时候猛地堵住了自己的嘴,良久才开口继续说道,“抱歉,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太紧张了。”

    “这我倒是不在意,但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考虑,你最好把你口中的那个幽邃之心说的再详细一点。”西格特用手臂勒住了祭司的咽喉后,说道。

    矮人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把有关的内容告诉他的人类朋友,这些古老的秘密在矮人中世代相传,可是外族却鲜有人知晓,这或许是有原因的。不过最终,安德烈还是决定相信伙伴。“好吧好吧,但是听完之后你被吓的睡不着可不要来找我。前提是如果我们能从这里走出去的话。”

    矮人将手中的战锤当成拐杖拄在地上,金属制成的地面和锤头碰撞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听到了,核金,我们这么叫它。这种金属不属于大地,你在全世界的矿坑里都找不到形同类型的原石,可它又偏偏不是一种合金。它是某种象征,某个可怕存在的象征,就像恶魔的硫磺,或者湿魂的雨水一样,只不过,因为幽邃之心深埋于地底,所以地上的生物几乎不知道它罢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