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旧日之矢 6
    “等一下等一下!”咒鸦伸手示意矮人停止他的故事,他的这个举动令身边的喀鲁斯颇为不满的瞪了一眼,魔裔正沉浸在自己好友的冒险经历中,这个时候被打断让他十分不快。此时在烈锤堡的两人已经换上了仆从送来的衣物,虽然他们身上还是隐隐有一些来自下水道的味道,不过那也只能够等洗澡后才能去除干净了。

    咒术师并没有在意喀鲁斯的不满,他有些激动的把身子探到桌子上,脸上带着兴奋的光芒。“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了解地穴之母吗?当然,我没有怀疑的意思,可是就连我老师的图书馆里,都没有这种记录!核金,我从来没听过这种金属,我可以待会在下去一次取点样本回来吗?”或许咒鸦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冷酷的,但是由于灰塔的教导,每一个灰袍对于知识,尤其是前人未发现或深入探究的知识都有着近乎于贪婪的渴求。

    “我倒是无所谓,前提是你能把那些金属弄下来的话。核金不受破坏,不论是来自武器的猛击还是魔法的影响都一样,在我们矮人的历史里,我们曾经试过无数种方法毁掉这种该死的东西,结果却都是徒劳。”安德烈喝了一口酒,随口说道,只要巫师不再愚蠢的唤醒沉睡在教堂中的幽邃之心,他是不介意咒鸦去尝试的。

    “听起来这东西拿来做成武器应该不错。不过,如果核金真如你所说的这样无法被影响,它们又是怎么被铸造成了教堂的呢?我是说,那玩意总不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吧?”喀鲁斯毫不客气的从矮人的桌子上抄起一只酒杯,给自己斟满了火百合酒,这种由烈锤大公亲自研究酿造出来的酒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口感和神奇的效果。

    “呵,你总算问到点子上了。虽然没有定论,不过根据矮人族多年的观察和我自己的实验,我觉得核金根本就不是一种矿物,它是活的。”安德烈严肃的说,灯光在矮人的脸上留下深邃的阴影,让他说话时的表情颇为诡异。

    “什么?”在听到这骇人言论的时候,咒鸦和喀鲁斯都下意识的惊呼了出来。活着的金属,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好惊讶的,要知道,在我们第一次因为那个草原人祭司错误的施法进入那间教堂的时候,它并不是你们现在见到的样子。”矮人悠悠的说着……

    在黑暗中摸索着的三人很快就发现了房屋的边界,当矮人的手接触到核金制的墙壁时,他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说道。“这边,跟我来。”

    “你知道怎么走了?”跟在安德烈身后的西格特一边压制着俘虏,一边有些疑惑的问着他的朋友。人类国王完全无法在这样毫无参照物的黑暗环境中产生一个有效的位置观念,更别说寻找这片空间中的出口了。而虽然西格特也清楚矮人在黑暗中的视觉要比人类好上很多,可是他不认为在完全无光的环境中这能起到什么作用。

    “纹路,这些金属上的纹路会指出这里的结构。这是我们族人千年以来总结出的经验,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有用,毕竟碰上幽邃之心的机会可不多。”安德烈回答道,在前进的同时保持双手**在墙壁上。在这个过程中,矮人不时会停下来思考一下,他要将手上感觉到的纹路和记忆中那些被长辈强逼着记下的符号进行比对。

    “到了,站到我这里来,沿着直线往前走,千万别转弯。走三十步就停下。”当他们来到某一处墙壁附近的时候,安德烈这么对他的人类同伴说道。说完,矮人就率先离开墙壁,向和墙壁相反的方向走去。西格特开口想要叫住他的朋友,但是随即想到如果可以帮忙的话安德烈绝对不会抛下自己。矮人的意思无疑是说在这里只能靠自己。

    撇了撇嘴,国王对着怀里的俘虏狠狠的来了一拳,在确保对方已经彻底晕过去之后,西格特将这个把自己带入险境的草原人扛到肩上。他深吸了一口气,背靠着墙壁以确定自己的方向,不说如果偏离了直线会发生什么事情,光是在黑暗中和同伴失散这件事情就会让他感到不安。

    “好了,走吧,只有三十步罢了。”国王低声说着,在这个陌生且黑暗的空间中离开墙壁需要莫大的勇气。他在用力的击打了一次自己的胸口之后勇敢的他出了第一步。接着是第二步,第三步…

    “你走的比我想象的慢多了,难道我们勇敢的狮子也会怕黑吗?”安德烈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矮人的话令西格特骤然惊醒,人类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走到了一座核金制成的灯台前,这座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灯台被雕刻成了非常诡异的样子,柱状的表面隐约可以看出诸如狮子,战锤,骏马这样的图案混乱不堪的互相堆叠在一起。

    “这是什么?”西格特指着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灯台问道。他试着看清灯台里燃烧的东西是什么,不过国王很快放弃了这种徒劳的行为,在那团光芒里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你可以理解为这是我们对光明的渴望。”灯台后面的矮人耸了耸肩,用粗糙的大手**着灯台表面杂乱无序的雕刻。

    国王皱了皱眉头,他在努力理解同伴的话。“你是说,这个灯台是我们造出来的?”

    “可以这么说。”安德烈点了点头,他脸上的表情说明这个矮人也不是很理解事情具体是如何发生的。“当你还没有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这个灯台还完全不存在。可是在你停下的时候,它就像一直在这里一样。我觉得我们最好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它快把我逼疯了。”

    西格特伸手拍了一下安德烈的肩膀,表示自己十分赞同这个观点。他能感觉到,这片黑暗中的东西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对世界的认识,即使是国王一度认为无所不能的魔法和巫术,也做不到眼前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想象一个出口吗?”

    “你可千万别这么做。天知道你创造出来的出口会通向哪里,这个黑盒子可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如果操作不当,它甚至会把我们送到其它时空去。”矮人说着,俯身开始检查起地面上的核金,希望可以找到更多的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