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葬礼
    “咚…咚…”大葬礼的钟声在雨幕里回荡,王都的居民们身披着遮雨的衣物,用宽大的帽檐或者干脆是身体保护住他们怀里的蜡烛。这一盏盏弱小的光亮是他们对牺牲者的告慰,在苍狮古老的法典里记载着,大葬礼开始的时候,那个城市的居民必须手持蜡烛前往葬礼举行的地方为战士们送行。而那些生活贫苦到找不到蜡烛的人,国王会提供给他们这件小小的道具,以便让他们一同加入这场仪式。

    “你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大雨里说话的声音并不能传递多远,所以当洛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网虫正站在他的背后。而即使如此,为了确保自己的话会确实被伯爵听到,女佣兵的身体已经几乎完全贴到了洛萨的后背上。

    身着厚重帆布长袍的伯爵转过头看向网虫兜帽里的脸,后者的脸色因为空气中弥漫的阴冷和潮湿而发白。“他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必须要出现在他的葬礼上。”洛萨用较小的音量回答道,作为一名逃犯,他不敢像网虫那样张扬。而且伯爵也知道对方可以读懂他的口型。

    不过,虽然佣兵小姐确实能读出洛萨的意思,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她赞同伯爵近乎于鲁莽的行事。要知道,荣耀审判的结果还没得到国王的承认,至少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撤销了洛萨身上的罪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伯爵大人老实待在府邸里,王都的士兵在大战之后是不会浪费精力来处理这位伯爵的。但洛萨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不带任何护卫的前来参加大葬礼,虽然网虫没有见过苍狮的大葬礼具体的样子,可是用脚趾想也知道在葬礼上悲伤的士兵们绝不会有心思听一个王国通缉犯的辩词。一旦洛萨被人认出来,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你是不是非要找死?之前你们去突袭药剂师协会,那个叫珂兰蒂的女巫现在还生死不明!现在你又要参加这个什么该死的葬礼,我可是把身家性命都压到了你们这边,你要是在这时候因为这种愚蠢的理由死了,我绝不答应!”女佣兵死死的扯着伯爵的衣领,对着他的耳朵嚷道。

    面对网虫的质问,洛萨丝毫不退,他的眼睛毫不避让的和对方直视着,双眸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那你就保护好我。其他的事情不劳你指手画脚,记住,我是你的雇主,而你,只是一个佣兵。”说完,伯爵转头轻易的摆脱了女佣兵的拉扯,沿着街道朝大葬礼举行的地方走去。网虫愣了几秒,随即在原地气愤的跺了跺脚,嘴里咒骂着什么,但是在稍微冷静下来之后还是跟上了洛萨的脚步。

    在这两个人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个雨水滴落不到的黑暗角落里,一双美丽的眼睛丝毫不受大雨的影响,完完整整的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漂亮眼睛的主人在看到网虫被洛萨吼了之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她正是之前曾经闯入过黑山伯爵宅邸,假扮成佣兵模样的女巫,绮莉。年轻的女巫饶有兴致的看着网虫去追洛萨,自己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大葬礼举办的地方时王都的南广场,其实战士们是想在战事最惨烈的那段城墙下为死去的战友送行,可是考虑到鼠人不知何时还有可能反攻回来,而且之前在战争中受损的防御工事也需要修补,所以才将葬礼的举办地挪到了这座王都平民们最长使用的广场来。此时,伴随着丧钟的声音,一个个阵亡战士的遗体被马车和推车运送到了广场边。

    在场地的中央,一座巨大的篝火已经被搭建完毕,除去亲人就在王都的战士会被他们的家人领走单独埋葬,其余的阵亡者都会在此集体火化,他们的骨灰将被埋在王都北面的王室墓园中。这座墓园就在王座之厅的窗外,一方面,这是希望阵亡将士们的亡灵可以继续保护苍狮,另一方面,这也是希望可以警醒历任苍狮君主,告诉他们曾经有多少人为了这个王国而长眠于此。

    “让一让,让一让,这里是下风口,等下点火之后会有大量的烟飘过来,请不要站在这里。”广场西面入口负责维持秩序的士兵们对每一个从这里进入广场的市民说着,并将他们引导向广场的北面和南面,至于东面,那里已经被军队所占据。

    “我本来应该站在那里的。”洛萨看着广场东面的苍狮士兵们喃喃道。作为一名富有荣誉感的战士,他对于自己不能以黑山伯爵的身份出席这场葬礼感到十分不快。

    “对啊,你是有可能站在那里,不过如果你当时没有被通缉上了城墙的话,现在你也有可能躺在木头上。”网虫在伯爵耳边小声的说着,因为这里拥挤的人群,她不得不和洛萨保持相当亲密的姿势,这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依偎在恋人身边的普通少女一样。

    伯爵瞪了女伴一眼,没有再多说。他身边的人群离他不足一掌的距离,洛萨害怕自己的话会暴露身份,毕竟黑山伯爵在苍狮尤其是王都还是有很多人认识的。想到这里,伯爵的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藏在靴子里的匕首,考虑到他的黄金战斧和赫恩之手都太过于显眼,这一次来参加葬礼洛萨只带了这一把匕首来防身。至于网虫吗…她似乎总能从身上的任意一个部位里掏出合用的武器而且不被别人发现,或许这就是佣兵和战士的差别吧。

    女佣兵见洛萨没有再说话,不满的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这个完全没有危险意识的伯爵,她才不会靠近密度如此高的人群里。多年的佣兵生涯告诉她,越是这种密集的人群,越是暗杀者和小偷喜欢下手的地方。而且,她总是对和洛萨产生肢体接触有一种微妙的抵触感,过度的靠近这个伯爵老是让女佣兵的体温比平时要热上一些,如果不是因为大雨的寒气,想必她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红晕。

    “咚…”随着最后一声钟响,雨的声音再次占据了这个世界。人们小心的呵护着他们手中的蜡烛,目光聚集在广场中央的柴堆上。“葬礼开始了。”见到这一幕,洛萨轻轻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