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王座前的战斗 中
    “卑鄙!”厄度咆哮着,看着机敏的女骑士靠着体型优势躲入他无法攻击的死角里。

    “这句话你可没资格说。”起司的声音从恶魔的左边响起,他抬起戴着戒指的手,从指环中生长出的荆棘把敌人完好的那条手臂牢牢捆住。然而一阵噼啪的声音响过,这些植物藤蔓在接触恶魔的皮肤表面不久就自己燃烧了起来。法师随手甩掉末端着火的藤条,试着用其他方法限制厄度的行动。

    “吼!”气急败坏的红色怪物咆哮着,它如猿猴一样的鼻孔里喷出红色的火焰。恶魔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红,同时,大厅里的温度也跟着上升。以这样的速度,要不了多里就会像在夏日的沙漠上一样炎热。

    “阻止它!不能让这里的温度继续上升!它在把这里变成深渊。”起司说着,眼睛里的光芒变成了蓝色,他举起脚边的火盆,转身将其狠狠投向王座之厅的窗户。“咔啦!”随着一阵破碎的声音,冷风和雨滴顺着窗户上的破口涌入了大厅,将温度再次压制了回去。

    或许是受到法师的启发吧,王室卫兵们本能的意识到如果真的如恶魔的愿把气温升高极有可能会发生可怕的事情。他们慌忙的用手上的武器和脚边的杂物破坏大厅的其它窗户。更有几个士兵想到打开王座之厅的大门,让整座城堡的寒冷来对抗恶魔。

    不过他们的打算在一开始就被制止了。“不,别打开大门。那个恶魔只是在虚张声势,别给他机会逃跑。”嘴角带着血迹的铁骑士阻止了士兵们开门的举动,虽然他胸口护甲上的凹痕让他的话缺少了些说服力,但这不妨碍卫兵们对这个老骑士马首是瞻。

    “阿提克斯大人,我们该怎么办?”搀扶着铁骑士站起来的人问道,这些王室卫兵们毫无对抗恶魔的经验,虽然因为忠诚而不至于临战脱逃,可他们同样不知道在这样的战斗中自己能做什么。

    “凡铁打造的武器伤不了恶魔,看那两个冰霜卫士怎么做。”阿提克斯没有直接回答部下的询问,只是指了指正处在战场边缘的蒙娜和爱尔莎。这两位女战士小心的躲在厄度的攻击范围之外,她们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绝对禁不起恶魔的攻击,所以相比正面较量,她们更倾向于为那些可以对厄度造成伤害的战友提供支援。

    就比如现在,在恶魔正在被希瑟牵扯住精力的时候,二人已经冲到了它的脚边共通拉起了之前被按在地上的狼行者,拖着他的肩膀将杰克带离战场的最中央。在这个过程中狼人身上的伤口迅速复原,当他们抵达士兵身边的时候,杰克除了掉了大量的毛发之外,身体表面已经看不见任何的伤痕了。

    “呃,这真是我做过最糟糕的按摩了。”捡回一条命的狼行者用双手正了正自己的脖子,他的颈椎在刚才的战斗中有些错位。解决了脖子的问题,杰克的眼睛里再次燃起了熊熊的战火,他可不甘心只被恶魔按在地上摩擦。

    “这次小心点,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精力放在你身上。”蒙娜说着用手中的战斧拦下了一个迎面飞来的火盆,随着希瑟利用灵活的步伐戏弄对手,越来越多王座前的东西被恶魔庞大的体型扫到大厅的另一边来。

    杰克歪了歪头,他知道女战士的话可不是关心,而是蒙娜式的讽刺,但是考虑到自己刚才狼狈的模样,狼行者也没有办法回嘴。于是他只能把心中的屈辱变成更加浓烈的怒火,倾泻到正在肆虐的敌人身上。狼人结实的小腿略微用力,他的身体就如离弦之箭一样再次回到了战场上。

    “你不该那么激他的,他有可能会被愤怒冲昏头脑。”老板娘在杰克离开后对同伴抱怨道。狼行者的暴脾气经过最近几天的相处已经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许平时的杰克还能保持一个人类基本的理性和思考能力,但是一旦他的愤怒超过了某种极限,他就会化身成真正纯粹的野兽。

    “也许吧。”女战士笑了一下说道。虽然她知道爱尔莎说的有道理,可是在内心里蒙娜仍然习惯把杰克当成是那个和她同时加入军团的猎人之子,而不是狼行者亚历山大部族的族长。不过她同时也相信,不论现在那个狼人的身体里住着怎样的灵魂,他都不会真的是一个无脑的莽夫,对于这点,女战士有着自己的辨识之道。

    果然,重新加入战团的杰克没有再试图和恶魔撼力,他从希瑟身上学到了对付体型比自己大的目标时,怎样做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而狼行者强悍的身体素质也让他能做的比女骑士更好,很快,恶魔就发现比起一个拿针扎自己的人类,一只会跳到他身上乱咬一番之后扬长而去的疯狗更加令人讨厌。

    “看来你还没有记住和厄度作对的代价!小狗狗。”恶魔低沉的说着,挥舞着它的黑铁假肢想要把杰克钉死在地上。但是已经得到教训的狼人可不在那么好捉了,为了将自己的速度和力量发挥到极限,杰克已经放弃了双足行走的方式转而四肢着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速度和体积都缩小了很多,厄度的攻击难以准确的瞄准。

    “嗡!”恶魔的手臂在杰克的头上扫过,狼行者露出了他狰狞的笑容,四肢一起发力,转瞬间就冲到了对手左腿的后面对着敌人的阿基里斯腱猛咬,他强健的上下颚让狼人轻易的撕下了恶魔一大块血肉。“啊啊!你这该死的狗!”暴怒的恶魔高高抬起自己的左腿,如山羊一样的蹄足重重踩到地上,震起一片尘土。可是灵活的狼人早已不在那里。

    “呸,真难吃。”站在起司身边的杰克吐出嘴里的肉块,不住抱怨道。

    “不意外,正常人喝一口魔血就足够躺个把月了。它们血管里流的据说是液态的硫磺。”法师耸了耸肩,手上没有停止施法,他正将大厅中弥漫的水汽凝聚起来砸到恶魔的身上,以此来降低它体表的温度。

    “我说,它是不是越来越慢了?”狼人注意到随着越来越多的水从厄度红色的体表蒸发,恶魔的行动速度正在缓缓降低下来。这让希瑟的行动更加顺利,女骑士现在甚至已经可以偶尔和恶魔略微正面较量一下了。

    “温度,这些深渊来客是活在熔岩里的生物。降低温度,它们比我们更怕冷。”起司解释道,灰塔的课程让他十分清楚如何对抗恶魔,尤其是在身边有人可以牵制住敌人大部分精力的时候。以这样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厄度恐怕就会彻底冻结。而法师知道那一刻永远不会到来。“小心,一旦发现这样搞不定我们,它就会变的更难对付。”

    杰克想要问问起司是怎么个难对付法,可是还不等他说话,剧烈的热浪就从不远处爆发出来。恶魔的体表燃起了暗红色的火焰,就连它的双翼和尾巴上都没有例外。

    “去帮希瑟,她撑不了多久。”法师停止了施法,他知道此时的恶魔已经不会再受雨水影响。狼行者则是点了点头,毫无惧色的再次冲向浑身着火的对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