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恶魔的愤怒
    厄度很愤怒,或者说它从未如此愤怒。这个恶魔看着眼前的人类拿着根本伤不了自己的武器,穿着对于它来说薄如纸片的铠甲,嘴里喊着荣耀和正义,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些全都不能对强大的恶魔造成任何的困扰吗?难以理解,作为一个恶魔,厄度难以理解这些凡人的反应。他们到底何来勇气来反抗它?就仗着那个灰袍法师的魔法吗?诚然,对于起司,厄度是有几分忌惮的,毕竟灰塔的名气在深渊中比在人间恐怕更加显赫,那个可以和污染之井谈笑风生的灰塔之主为了完成他的恶魔全典,在深渊里干的事情就算是恶魔也会感到害怕。

    然而,厄度并不认为传说中的灰袍厉害,他的弟子就一定厉害。人类,这种生物似乎天生就精通于狐假虎威。所以恶魔对于起司也只是不想和他拼命而已,以它对人类的了解,即使法师却有本事,可只要不是事关自己的性命,施法者们都不会拿出压箱底的招式。厄度是对的,事实上,并不是起司找不到办法来对付一个大恶魔,只是这种办法的代价太大,并且造成的后果可能远比一只恶魔要来的恶劣。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起司是在让别人送死,他为王室卫队释放的魔法可以有效的保护他们不受到恶魔的伤害,至少不是致命伤。虽然这个魔法时效有限,但是已经足够让爱尔莎她们找到机会把国王救出来。只要没有了这个人质,法师完全可以用更加粗暴的手段来对付敌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起司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年纪尚浅的灰袍并不了解恶魔的脾气,它们可不是用数量就能压制的存在。许多人认为恶魔无脑而狂暴,视它们为狡诈的野兽,可事实上,深渊中恶劣的环境足以将任何一个在其中生长的生物塑造成独当一面的战士。单就战斗的艺术来说,恶魔的平均素质足以令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任何种族汗颜。

    “你们,玩够了没有?”随着这低沉的嘶吼,厄度猛地将左脚朝前一踏,它巨大的力量加上被加热后变软的地面迅速摇晃起来,让那些身上冒着蓝光的苍狮士兵成片的倒下。

    不过在这些人当中也有实力过硬或者运气够好的战士没有受到这次冲击的影响,他们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掠过了跌倒的同伴,手中握着武器奋力的对着恶魔燃烧着的形体猛挥过去!接着不是被反弹回来的巨大力量撞倒,就是手中的刀剑受不住高温而融化,起司的魔法主要在于保护战士们的身体,对于他们的武器,法师并没有多余的能力来加强。

    “呵呵呵”见到苍狮战士们的窘况,恶魔用沙哑的嗓音发出如磨砂纸一样的笑声。可厄度的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阿提克斯穿过他的胯下,反手砍向恶魔左腿膝盖的正后方,它的声音就从笑声变成了介乎惨叫和咆哮间的恐怖声音。“该死的凡人!”厄度诅咒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跪倒,它的双手撑在地上,又砸出了两圈向外喷射的火墙。

    “嘿,傻大个!来尝尝这个!”狼行者的声音从恶魔的下颚出传来,接着不等厄度反应,杰克就给了对方一击结结实实的上勾拳。可惜的是由于体型上的差异,这一发重拳并没有取得狼人想象中的效果,他只是将恶魔的下巴打歪了罢了。而这样做的代价,却远比这要可怕的多。

    “死吧!下贱的狗!”厄度的手掌从狼行者的身体两侧以极快的速度合拢,杰克收招不及,被恶魔的手掌夹在当中。“噗!”鲜血,骨头的碎片,内脏的碎片这些东西混杂在一起顺着两只大手的缝隙里喷射而出。

    “杰克!”正在和老板娘执行营救行动的蒙娜在看到狼人被压成肉酱的那一刻忍不住发出了惊呼。而这声不合时宜的尖叫自然的吸引了恶魔的注意。

    “看哪!看我发现了什么?两只想要偷偷从厄度身边绕过去的小虫子。呵呵”恶魔毫不在意的甩了甩手,将手上剩余的狼人身体甩飞出去。然后将身体转过来,正对着已经绕到了离王座二十步之遥的蒙娜和爱尔莎。“你们想要怎么死呢?”

    “那与你无关!”在这危机关头,希瑟毅然决然的站到了两人身前,手中长剑直指厄度的鼻尖。面对体型远大于自己的敌人,女骑士表现出了远超寻常人的镇静。只有面对着她的恶魔才能看到希瑟的眼睛里不自然的蓝色光晕,这种光不像起司眼睛里的魔法能量,它更像是一种奇特的光学现象,看起来就像是女骑士的眼睛里镀了一层半透明的蓝色薄膜。在她的眼睛里,厄度似乎看见了一场瓢泼大雨,那是一场远比窗外的雨大的多的雨,冰冷的雨。

    或许是出于本能吧,恶魔在和希瑟对视之后自然的向着身后退了一步。从险恶环境里锻炼出的直觉令厄度察觉到了女骑士身上的某些东西,它有一种预感,只要窗外的雨还在下,眼前这个人类雌性的威胁可能比那边那个灰袍法师给自己的还要大。

    “还愣着干嘛?快去救陛下!”希瑟小声的对身后的两人说道,只有她才清楚,直面恶魔要付出多大的勇气。而且身体里的某种力量也在无时无刻的影响着她,仿佛有无数个声音在她的耳边低语。那些声音轻柔的承诺着,只要她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她就可以轻易的干掉眼前的敌人。

    爱尔莎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女骑士身上的异常,希瑟的状态和起司进行过度施法后的状态十分接近。然而现在的情况紧迫,老板娘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旁边的蒙娜抓着手继续对王座发起冲击。爱尔莎想要告诉女战士希瑟的异常,可是当她转头的时候,才发现一向坚强的蒙娜脸上竟然不知何时挂上了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