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雷鸣时刻
    在国王的城堡里正发生大战的时候,王都中的大葬礼仍然在缓慢的进行。前来观礼的人民默默看着广场中心的大型篝火被点燃,已经淋上了火油的木材没有受到雨水的影响,在大雨中仍然坚强的燃烧起来。可是纵然木头上的火舌不屈的在冷风里跳跃,那相比体积来说微弱的太多的火势却没有办法温暖它周围的人们。甚至,这火焰都不足以将阵亡士兵的尸体完全火化,在仪式进行的过程中还需要不断有人向篝火中添加火油。

    这场仪式无疑是失败的,诵念祷词的声音被雨声完全的淹没,人们听不见此时步入火焰的到底是那一名战士。他们听不见死者来自何方,也听不见他生前的功绩,就连那躯体被投入火焰时溅起的火星,都过快的消散在了空气中。按理来说,围观的市民们会在葬礼的过程中为阵亡者送上鲜花和祝福,可是磅礴的大雨让人们手中的花朵还没有放到地上,就已经被打散,花瓣顺着地上砖缝间的水流一路涌入了黑暗的下水道里去了。

    哭声,四起。洛萨能听到身边的人都在低声啜泣着,不,或许那并不是啜泣吧,只是在大雨里,嚎啕大哭听起来也不过如此罢了。“这该死的雨。”伯爵身边的少女轻轻咒骂着,她似乎也被大葬礼的氛围所感染,一贯嬉笑的脸上竟然少见的露出凝重的表情。洛萨没有说什么,他看着柴堆上挣扎着的火焰,眼神十分冰冷。

    “他们不是在为这些战士而哭。”轻柔的声音略过了耳朵直接出现在黑山伯爵的脑海里。他听过这个声音,并且知道是谁在和自己说话。此时的洛萨已经不大会因为这种事情大呼小叫了,自从鼠人瘟疫爆发以来,他已经看过了太多阳光下看不到的东西。

    “他们是在为自己哭。”女巫的声音继续在洛萨的脑子里响起,“你看看那堆篝火,那就是你们,就算现在还能苟延残喘,在这场大雨里,你们终究是要熄灭的。而且那要不了多久。”

    伯爵的眼角跳了一下,他突然转身,轻轻推开身边的人群,看起来似乎是要离开这场葬礼。“你要去哪?血斧大公的遗体还没火化呢!”跟在洛萨身边的女佣兵奇怪的跟上他,询问着伯爵的异常,洛萨甘愿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要来参加仪式,现在却打算一声不吭的离开,这实在是让人不太能理解的事情。

    这一次,伯爵仍然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的推开面前的人,朝着广场的出口走去。“对啊,你要去哪?还是说,你以为只要从人群里走出来就可以找到我了吗?”绮莉的声音中完全听不出惊慌,只有单纯的戏谑。

    洛萨冷哼了一声,他确实以为女巫是躲在周围的人群里用魔法在和他对话。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行动,不论绮莉的真身在什么地方,伯爵都不能让身边的普通人有被卷入危险的可能。出口处的士兵出现在前方不远处,洛萨伸出手胡乱的接了两把雨水,将其抹到了自己的脸上,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因为悲伤过度而想要逃开的平民。黑山伯爵半掩着脸,肩膀不时的抽动一下,模仿出极为悲伤的样子。

    他身后的网虫虽然不知道洛萨到底在做什么打算,可是佣兵小姐还是机智的将手搭在前者的肩膀上,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手帕,做出想要帮身边的男人擦眼泪的样子。站岗的士兵很快注意到了正在接近的两人。可葬礼的悲伤氛围加上大雨的遮蔽让他们并没有多去怀疑眼前这对悲伤的男女里竟然会有一个王国的通缉犯。

    “不错的伪装,但是你离开了广场又能做什么呢?没有那把斧子,你在我面前什么都做不了。”

    “或许吧。”洛萨嘴里回应着,虽然他并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见他的话,不过从女巫的称赞上来看,绮莉显然能够看到自己的行动。而这对于伯爵来说就足够了。王都的街道对于常年在外的洛萨来说是有几分陌生的,尤其还是在这样的大雨里,不过多亏了大葬礼的进行,这座城市里大部分的人都去观礼了,他想要找到一处不容易被人撞见的街道并不困难。

    “就这里吧。”洛萨停了下来。“你到底要干什么?”一路跟着伯爵的网虫见到洛萨终于不再走了之后不满的询问着,她十分想要对方给自己一个说法。谁想前者不仅没有回答女佣兵的问题,反而抬起头,对着灰蒙蒙的天空将网虫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对啊,你到底要干什么?”

    “喂,你没事吧?”洛萨的举动吓到了网虫,这个姑娘紧张的摸了摸伯爵的额头,发现对方并没有发烧,就在她以为洛萨是中了什么神经错乱的毒药的时候,伯爵却拍掉了她的手。此时,在洛萨的耳边,绮莉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我想干什么?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看吧,你们伟大国王的城堡!”

    “轰!”巨大的雷声照亮了雨幕,不过在伯爵看来,这巨响或许不仅仅是雷声那么简单。因为当他看向王室的城堡,也就是这座城市里最高的建筑的时候,他看到城堡的一侧的墙壁在雷鸣中猛地炸开,一个巨大的,四足的身影顺着这道破口从城堡飞了出来,并且和那些碎石一同跌落下去!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以恐怖的力量直接从城堡内侧甩出来一样。

    “见鬼……”洛萨虽然不能肯定城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这不妨碍他将其联想到去面见国王的起司一行人。可不知道是因为巧合还是单纯的雨势太大,亦或是某种更加玄妙的力量,虽然这堪称震撼的一幕就这么发生了,但是整个王都中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件事。

    “看啊!这就是和我们作对的下场,哈哈哈哈!”女巫的狂笑声在呆立住的伯爵耳边回响着,久久不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