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雷鸣之前
    雨水,敲打着男人的胸膛。他睁着眼睛看着灰色的天空,以及视野一角的残破城堡。身上的伤口在淌血,这些血液混合着雨水变成一条条红色的小溪,顺着男人肌肉的线条流到他身下破碎的岩石堆里。有点冷啊,他这么想着。不过这倒也正常,毕竟男人身上没有穿任何的衣物,赤身**的躺在这片碎石上面。王都的气温虽然不至于把人冻死,可是在这样阴天下雨的日子如果没有及时取暖总还是难熬的。

    “啪嗒”靴子踩到松脱的石块上的声音。有什么人来了,就在自己头部向外延伸十步左右的地方,虽然没有刻意的计算,可是敏锐的本能还是在声音发出的同时得到了这个结果。随着脚步声的靠近,男人的脸上不再能感觉到雨水了,因为在他眼前,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人影遮住了天空。

    “你还活着吗?”穿着灰袍的人问道。男人把眼睛像下看了看,示意对方注意自己的脖子,他的喉咙上有着一个巨大的伤口,看上去像是被什么野兽用爪子撕开的一般。“这样都没死,狼行者的生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对方说着,从袍子里掏出一条白色的丝绸长巾,跪在地上用这条长巾小心的包住了男人的喉咙。说也奇怪,当丝绸包住了伤口之后,男人能感觉到一些温暖的东西开始他的伤口,修复他的**。

    “不过这次连自愈能力都没了,是完全兽化之后力量使用过度了吗?”蹲在杰克身边的起司看着狼人身上流血不止的伤口皱着眉头说着。以狼行者的恢复能力,这种伤口应该已经愈合了才对,可是现在杰克身上却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就好像躺在这里的并不是什么狼人,只是个普通的青年罢了。

    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呼,这下国王陛下肯定要伤脑筋了,居然砸出这么大一个坑出来。”正在小心的从乱石上走下来的人是爱尔莎,她所说的大坑自然指的是杰克以狼形从城堡上落下时砸出来的痕迹,这个狼形的深坑很好的保留了狼行者在巨兽形态的体型,也证明了现在躺在深坑中央的那个人绝非寻常之辈。

    “他要伤脑筋的事情多了,虽然我们这次能把厄度击退,可是那个等级的恶魔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它会回来的。”法师耸了耸肩,目光看向城堡上那个醒目的破洞,破洞的后面就是王座之厅,他们刚才击退恶魔的地方。

    让我们把时间略微倒回去一点,回到洛萨还在从广场上找机会离开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王座之厅里可谓是火爆异常,各种意义上的。

    “轰!”杰克化身的巨狼将试图反抗的恶魔又一次按回到墙壁上,恶魔的庞大的躯体撞到王座之厅的石砖上,发出沉重的声音。“陛下已经离开这里了!另外,我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最大的狼。”指挥着士兵离开大厅的铁骑士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和汗水,来到法师的身边说道。“他压制不了它多久。”起司眯着眼睛注视着不远处的那两个庞然大物,露出担心的表情。

    “怎么会,我看那个恶魔已经没手段了。现在陛下和其他人也退出了大厅,我们几个人合力完全可以把这该死的东西干掉!”老骑士说着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猎巫刀,铁则上的铭文从未如此明亮过,阿提克斯相信只要把这把剑刺进恶魔的心脏,即使是深渊里的家伙也一定会死。

    “不可能的,我们没有能伤害它的手段。”说这话的人并不是起司,而是希瑟。女骑士的头发因为汗水的缘故粘在她的脸上,在她的铠甲胸口处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破口,露出里面的皮甲。“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你的剑刺入了那个恶魔的腿里,它也一定可以刺穿恶魔的心脏。”大骑士长皱了皱眉头,他虽然不清楚希瑟什么时候找到了一把可以和铁则媲美的武器,但是却亲眼看到了女骑士的剑刃刺破了恶魔的表皮。

    “之前或许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了。”希瑟耸了耸肩,将手里的东西扔到地上,那是她佩剑的剑柄,也只有剑柄,这柄陪伴了女骑士长多年的佩剑如今剑刃的部分已经全部融化,再也无法作为武器使用。希瑟对此也是十分无奈,她虽然用自己的方法加强了武器,让它有了刺破恶魔防御的能力,然而耳边的低语逼着她不能无限制的使用。

    “你做的很对。”起司突然这么说了一句,只有希瑟明白法师是在称赞她没有过度依赖血脉的力量。“你能用他的剑吗?”灰袍指着铁则,向女骑士询问到,猎巫刀本身的能力加上希瑟的力量,再佐以魔法之力,这三者相加尚可有一战之力。

    可希瑟只是摇了摇头,“我没有使用这把剑的资格了。”猎巫刀会排斥任何非自然的存在,不论是沾染了魔力还是其他超越世界常理的东西都不能使用它们,而希瑟觉醒了血脉之力后,也不再具有挥舞猎巫刀的资格。听到这个答复,起司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如果女骑士不能使用铁则,那么在他看来击退恶魔的方法就只剩下一个了。

    法师撩起自己右手的衣袖,看着自己的手臂和手掌陷入了沉思,他所谓最后的办法自然是使用自己除了魔法之外的另外一种力量。可是这种力量在最近似乎变的时灵时不灵,起司很怀疑自己能不能在这个紧要关头发挥出应有的力量,尤其是自己的保命手段还已经为珂兰蒂使用了的情况下。

    “可别让我失望啊。”他这么喃喃着。抖落了撩起的衣袖,然后对身边的两位战士说到,“掩护我过去,我要碰到那个恶魔。”希瑟和阿提克斯虽然不知道法师到底要干什么,不过也能猜得到起司是打算采取危险的做法,不然他完全可以在远处完成施法。

    “有把握吗?”老骑士问道,经过战斗他已经把法师当成了可以给予一定信任的盟友,毕竟并不是所有的施法者都会优先选择保护普通战士。

    “尽力一搏吧,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