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战后的休息
    失去了剑的骑士,可以做什么?希瑟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尤其是她的剑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到手中的时候,女骑士对此感到了从出生以来最大的不安。这倒不是说希瑟的手病发了什么疾病,让她无法再次握住剑柄,她的身体状态可以说正处在一生的最高峰上,那些战斗中落下的暗伤还要过个十几年才能找上她。尤其是那股来自血脉中的力量觉醒了之后,希瑟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还会不会像正常人那样老去。

    可,真正让烈锤玫瑰感到担忧的,恰恰也是这股力量。就如同起司询问她时她的回答一样,现在的女骑士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类了。凡事皆有代价,血脉的力量也如此,且不提使用这股力量是耳边絮絮的低语,清楚意识到自己已经可以不需要来作战这件事也让希瑟感到彷徨和畏惧。

    从小以来,骑士就是她的追求和梦想,骑士的准则就像是最坚固的护甲一样保护着希瑟不被世界的黑暗吞噬,而用手中的剑和胸中燃烧的火去保护别人对她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但现在一切都变了,当力量随心而起可以让女骑士放下手中的剑的时候,她从幼年起追寻的梦想就已经破碎了,如同她手里被融化的剑刃一样。

    这世上最能让人堕落的不是威胁,也不是外物的诱惑,当一个正直的普通人发现有一天他的力量足以无视所有的常识和法律,或许他开始的时候确实会成为正义使者。但那绝不会长久,等到他第一次用这种力量为自己,而不是他人带来便利,当他真正意识到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抑制自己的时候,堕落,也就不可避免了。

    当然,希瑟还没有狂妄到认为凭着湿魂的力量可以任意妄为的程度,但是她十分清楚在她之前人生中的挑战对于她现在来说已经完全不值一提了。简单来说,此时的希瑟即使只身走入萨隆领,面对成群的鼠人,她都可以做到全身而退。女骑士很少感到恐惧,可这次,她怕了,她害怕的对象不是其他东西,正是自己。

    所以当庞大的恶魔从国王身体里出现的时候,希瑟恐怕是所有人中唯一感到安心的人。因为只要有如此强大的对手,她就还可以守护住自己的坚持,确保自己还可以站在一名荣耀的骑士的角度去战斗。尽管她手里已经没有剑了。

    “为了国王!”希瑟高喊着,和阿提克斯一起冲向了扭打在一起的两个巨兽,她的眼睛里蓝色的比重越来越大,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吸引,破损窗户外的雨滴开始疯狂的朝着王座之厅里倾泻下来。

    “死吧,怪物!”可能是被女骑士的战意鼓舞了吧,大骑士长的动作在已经消耗严重的现在居然丝毫没有慢下来!他的身手随着战斗变的愈发的熟练,就好像,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阿提克斯手握着铁则,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他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传说,战神会给那些战斗到不能战斗的老战士最后一次恩惠,让他们可以恢复自己最巅峰时期的战力,享受战斗本身。而在那之后,他们的身体会迅速衰弱,再也不能提起自己的武器。

    阿提克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在老骑士看来,自己一生所经历的战斗虽然丰富且激烈,可是他没有任何一次是为了自己挥舞武器而战的。每一次,铁则出鞘的原因都是为了正义或是王国的尊严,这可称不上是个敬业的战士该有的行为。但是既然战神垂怜,他决心好好利用这最后一战的机会,让自己的人生不留下任何的遗憾。

    “嚎!”希瑟和阿提克斯的发力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厄度的双腿上添加了两道伤口。恶魔的嘴里喷溅着火焰,发出诅咒一样的悲鸣。要知道,现在的厄度已经是全力以赴了,在这种状态下受伤,伤口可没有那么容易愈合。恶魔和狼行者并不相同,前者的身体素质要高于后者,可是在恢复速度上,狼人堪称逆天的能力让恶魔动辄以百年计算的修养期成了一个笑话。眼看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虽然召唤厄度来的人给的酬劳堪称丰富,可是再这么打下去,大赚的买卖就快变成血亏了。恶魔不是魔鬼,他们可不会百分百的执行契约,在这种不利的条件下,厄度想到了逃跑。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可是厄度!深渊第一百四十四层的领主!该死的凡人,你们都该死!”火焰,又一次从恶魔的体表翻滚着爆发出来,但是这一次,不论是巨狼还是骑士都没有退避,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果这一次不能击垮眼前的恶魔,那么躲不躲得过这次攻击的结果都一样。

    “到我身后来!”希瑟对铁骑士喊着,或许是因为风太大了的原因吧,她的金发漂浮在脑后,双手呈合拢状放在胸前。阿提克斯虽然对女骑士的打算并不知情,不过他相信自己带出来的学徒,他二话不说就退身转到了希瑟的身后,然后就看到大量的雨水宛如有了生命一样汇聚到烈锤玫瑰的身前,组成一道屏障抵挡住了恶魔的火焰。

    这屏障看似脆弱无比,但是随着不断有雨水的加入,纵使屏障后的两人已经感觉到了火焰的温度,这道护盾都没有破碎。当火焰褪去,希瑟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可是除此之外,她和身后的阿提克斯身上竟然没有半点损伤。

    不过他们没有损伤不代表杰克没事,当火焰散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恶魔长满獠牙的大嘴狠狠的咬在巨狼脖子上的一幕。厄度将自己的对手压在墙上,用嘴撕咬着对方的脖子,双手像击打沙袋一样连续不停的锤击着巨狼的胸口。随着它的攻击,杰克身后墙壁上的裂纹愈加细密。

    “轰!”雷鸣,响起。墙壁,破裂。恶魔松开了自己的嘴,目送着它的对手像是一个残破的布娃娃一样从城堡墙壁的破口里跌落,坠入雨幕之中。“吼!”厄度咆哮着,它为自己的胜利咆哮着,它总能战胜自己的对手,不论是在深渊还是在这里,它总是赢家……吗?

    “嘿,你!来看看这个!”起司的声音从恶魔的脑后响起,厄度回过头去看,它看到的,是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灰袍人。在起司的眼中,闪动着难以名状的光彩,他身上的长袍随着狂风飞扬着,露出握紧的右拳,在那里,一些暗蓝色的符文如锁链一样出现在他的整条手臂上,然后这些锁链被某种更加可怕的力量冲破,尽皆破碎!

    在厄度的眼中,起司的右手哪里还是什么手臂,那简直是比最强大的恶魔领主还要可怕一百万倍的东西,那感觉,就像是凝望着无尽深渊本身。“不!”恶魔知晓了自己的命运,可它不甘心,它不想就这么泯灭,它还要……厄度的思绪在起司的右手碰到它的时候停止了。据事后希瑟和阿提克斯的描述,恶魔巨大的形体在法师的手下就像是狂风中的沙雕,在顷刻间就变成了飞灰,消散在了雨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