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熔铁,熔铁!
    “快!派人去问问警报到底是哪里发出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慌乱,即使是整个王国最精锐的士兵,在连续的作战下也不免疲惫,鼠人来袭,大葬礼,城堡中的恶魔…这些战士们所经历的,是他们的前辈可能终生都无法一见的情景,与他们战斗的敌人闻所未闻,可与他们并肩作战的战友,也同样令人难以置信。

    “出事的地方是大葬礼的广场,让你们的人疏散民众就行了,里面的情况自有人处理。”若是在一日之前,这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年轻人的话恐怕没有人在乎,装神弄鬼的巫师在普通人心里可不会有什么好形象。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从王座之厅幸存下来的战士已经迫不及待的向他们的同袍讲述了这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年轻人以及他的同伴是如何击退那令人绝望的恶魔的。

    灰袍法师的形象已经在这些口述中在普通人间传播开来,可以预见的是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起司他们的故事将会在整个王都的酒馆里被传颂。而在那些故事中法师他们到底被讲成什么样子,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战斗会比它实际上华丽的多。

    回到当下,起司并没有管那个军官怎么看待自己的提醒。他让士兵不必去理会广场中的活尸,是因为巫师很清楚爱德华家族绝对不会放过这次免费的大餐,说穿了,在一个有着庞大食尸鬼家族的城市里释放亡灵魔法,本来就是愚蠢的行为。所以他很快就把这些亡灵当成了外来女巫们临走时的随性发挥,不值得倾注太大的精力。

    “外面发生了什么?是鼠人又打回来了吗?”依靠着墙壁不肯躺下的铁骑士在起司一进门的时候问道,他虽然在对抗恶魔的战斗中消耗严重,可是老人却倔强的表示战斗还没有结束,他还不能完全放松下来休息。此时一听到城堡外隐约的钟声,阿提克斯的样子像是随时会从床上蹦下来一样。

    法师挥了挥手,示意对方没有什么大问题,随后说道,“您不必担心,已经有人去处理了。只是小小的抵抗而已,不会带来多大的破坏的。”显然,起司小看了牺牲者的尸体重新复活并且开始攻击曾经的同类这件事给普通人带来的心理压力。在他看来只要这些僵尸在造成破坏前被清理掉,那么它们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是吗,那就好。”大骑士长在得到了法师的承诺后点了点头,许久没有再说什么,旁边的人好奇走近才发现,他竟然就这么低着头睡着了。不只是阿提克斯,这间小小的安置所里的人现在全部处于昏迷的边缘,这一次和厄度的交战太过突然,仓促之间他们没有办法商量对策,这样的结果就是虽然暂时的击退了恶魔,可是不论是杰克还是起司亦或者是其他人,全部都拼尽了全力。

    沉默在不语中降临。法师随便找了一处靠墙的位置坐下来,用宽大的兜帽遮住脑袋换来一片令人心安的黑暗,城中的事情他相信爱米亚和罗兰可以处理好,经过了一个白天的修养,那些黑暗生物的精力应该也有所恢复,今晚,这座城市里就会展开彻底的清扫,把那些残存的东西赶出王都。

    之后呢?在清理了王都的问题之后呢?起司闭着眼睛思考着。恶魔的出现看起来是对方的一次无奈的应对,不然厄度这步棋本来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绝不只是让起司和他的盟友们经历一场恶战这么简单。

    而外来女巫们的撤离看起来就更加值得玩味了,这些女巫来的也突然走的也突然,她们显然不是像之前那些鼠人或者恶魔一样用之即弃的角色,可这就让法师更加想不通了,论起实力,已知的这几个外来女巫远不及厄度能带来的破坏,对方为什么宁可抛弃恶魔也要保下她们呢?

    肩头的沉重感中断了起司的思路,他轻轻抬手把兜帽摘下来,看到爱尔莎的头靠在自己的右肩上,鼻息均匀而安静,看起来已经睡着了。法师略微摇了摇头,这个姑娘会一路跟他到这里来实在是出乎了预料,作为一名施法者,起司不能理解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她前进,她明明看见了那么多足以令普通人放弃的事情。

    或者说不只是爱尔莎,法师抬起头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躺在稻草堆里的杰克,倚着墙的阿提克斯,相互依靠着入眠的希瑟和蒙娜,这些人到底是在为什么而战呢?按理来说在这些战斗里他们付出的已经远超出他们的职责和能力可以解释的范畴了,为什么他们仍然没有退却呢?

    是他们太过于愚蠢了吗?或许有的灰袍会有这种想法,和接触了真理边角的法师相比,这些活在世俗中的普通人确实应该算是愚昧的。但是起司不这么认为,提起勇气,去和入侵自己家园的敌人作战,并最终死去或者活着赢下胜利,这绝不是可以被一笑置之的事情,他们的身上有那些“明智”的施法者所不具备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呢?这可真是个困难的问题。起司第一次觉得思考这种于魔力之途无关的问题会这么吃力,因为这一次,他的知识帮不了他,关于生命,关于牺牲,奋斗的意义,守护的意义,这些可不是魔法能解释的。而法师隐隐觉得,这样的问题对于他来说,或许会比单纯的法术知识更加重要。

    思考,终于还是因为疲惫停止了,起司的意识渐渐下沉,沉到了现实之下,安稳而温暖的黑暗里去了。

    当法师睡着了之后,他灰袍下的身体上开始浮现出淡淡的蓝色符文,它们组成的锁链顺着锁骨,延伸到已经空无一物的右臂上,好像是在修补着被破坏掉的部分。然而,在蓝色符文前进的途中,一些有着更加深沉色彩的光斑却不时会出现在它们前进的道路上,试图阻止锁链的复原。最终,蓝色的符文只能停在了起司右上臂的部分,法师的小臂和右手上的锁链并没有被修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