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三个要求
    小路,杂草,斜阳;骑士,扈从,古调。从巴克姆嘴里哼出来的精灵小调听起来是如此悠扬,就好像风吹过树林间的枝叶,又似泉水轻柔的冲刷着河底的卵石。里昂和他的随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骑在马上,朝着熔铁城的方向前进着,骑士银色的铠甲经过之前火焰的熏烤褪去了表面的烤漆,露出丑陋的黑色样子,不过此时的血狮看起来并不在乎他的铠甲。

    “你知道吗?凭你的本事可以去把王国里最好的吟游诗人弄得没饭吃。”也许是被同伴的歌声勾起了兴致,里昂回头对精灵说道,“我还不知道原来你会唱歌。”

    巴克姆笑了笑,停止了哼唱,开口用仍然带这些古怪腔调的人类语回答道“精灵天生就是艺术家,我们即使不经过专业的训练也能创造出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声。听老头子说,这是因为创造了我们的神在创造精灵的时候因为快乐不自觉的哼起了歌。”巴克姆口中的老头子,就是将他托付给里昂的老精灵。作为建议精灵们出兵帮助苍狮王国的代价,血狮被迫接受了这个年轻的精灵作为自己的扈从。

    “最美妙的歌声?我看不见得吧。”巴克姆作为一名战士,还是稚嫩的,这不是因为他的身手太差,事实上,在里昂看来,以精灵的本事,单以技巧来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训练的了,那一长一短两把战刀在巴克姆手中就像是他身体的延伸一样运用自如。真正限制了巴克姆成就的,就是和技巧相比,这个精灵太过急躁,这让他在战斗和处事中容易偏入极端,被鼠人抓瞎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血狮打算通过唱歌这件事稍微纠正一下扈从的坏毛病。

    果不其然,听到里昂不同意自己的话,精灵立刻拍马赶了上来,位置和他的骑士持平,一副要好好理论理论的样子。“你自己也说了我比你们王国里最好的吟游诗人都要会唱歌,而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歌唱训练,难道这不足以证明精灵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歌唱家吗?”

    “噗哈哈哈!”谁想,听到巴克姆的质问,骑士长竟然在马背上大笑了起来。他笑了好久才停止,而这段时间足以让精灵脸上的表情从不解变成恼怒。“好了好了,我不该这么笑你。”里昂摇了摇头,对扈从道歉道,“我说你唱的歌声比吟游诗人们好,这不假。可是要是这就能称得上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歌声,那这个‘最’字未免太不值钱了。”

    “哼,我看您就是不愿意承认罢了,你倒是说说还有谁唱歌比精灵好听?”

    “那我就说说,你随便听听吧,毕竟这也只是我的一家之言罢了,做不得数。”血狮将身子坐正,清了清嗓子,“我之所以说你的歌好听,是因为我们现在是在这里行走,你的歌声是我听过最能反映自然美妙的声音。可是,这世上不是只有原野,在岩洞里的时候,没有声音比矮人们低沉的合唱最能鼓舞人的士气;在大海上的时候,什么歌曲也比不上水手夹杂着脏话和口号的小调;而在那些华丽的歌剧院里最适合上演的,就是歌颂着爱和幸福的诗篇,纵使人们知道只要走出剧院这些声音就统统变成了虚伪的谎言,可是他们就是爱听。”

    “歌曲,毕竟是人唱出来的东西,那就得顺应人的心思,你不能强迫急躁的人去听一曲慢板,也不能逼一个安静的人喜欢上酒馆里急促的叙事诗。其实不仅是唱歌,我们也一样。”里昂说着,一伸手从巴克姆腰带上抽出了他的那把银色短刀。

    “好刀!”骑士第一次握住这把武器时止不住的赞叹道,这柄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最完美的平衡点,只有这样的武器才能将使用者的意图完美的诠释出来,不过里昂紧接着又笑了一下,“可是,还不够好。”

    “你现在讲话很像那个老头子。”精灵用仅剩的眼睛不解的看着血狮,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

    “嗯,这或许是绿杖先生把你托付给我的原因吧。听着小子,武器对于战士来说,就像是歌声于诗人,没有所谓的好与不好,我们是战士,我们的司职就是战斗,击败敌人!不管是你手里拿着的是这样一把刀”说着,里昂单手用精灵的短刀在马背上耍了几个华丽的刀花,然后反手将这柄精美的武器送回了它主人的刀鞘里。紧接着用另一只手掏出了自己背后的猎刀。

    “还是这样一把破刀。我们的本质都没有改变。战斗,然后取得胜利,这是我们的追求和使命。你越是珍视一把武器,爱它像是家人一样,你就越舍不得用它来战斗,你会害怕,害怕它染上血迹,破坏了这完美的平衡。”骑士长人在马上倒提着手中满是缺口的猎刀,严肃的看着自己的扈从。“巴克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当你有朝一日能够抛下你腰上的拿两把刀的时候,你就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了。”

    精灵完全愣住了,他不明白里昂为什么要突然提到说这些话,更不明白骑士长话里的想法。但是这并不妨碍巴克姆试着去思考里昂的对错,他抽出自己的两把刀,将它们交叠捧在手上,看着阳光在流水一样的银刃上反射出美丽的光芒。

    至于血狮,他看着自己的扈从陷入了某种迷茫中,嘴角却扬起了笑意。因为他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当年他在参加一场十分残酷的战争时一个和他短暂搭档的精灵告诉他的。骑士长至今还记得那个一样长着长耳朵的家伙是怎么赤手空拳,凭着矫健的身法和随机应变在混乱的战场上肆意战斗的,今天他再把这些话送给另一个精灵,这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也说不定。

    抬头看着逐渐西沉落日,在那个方向,里昂隐隐看见了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因为骑士长知道,那个黑点正是烈锤领的首都,熔铁城。风,迎着小路上的二人刮过来,带来烧焦的气味和腐烂的臭气,刚才浪漫的氛围随着这股恶风瞬间消散,就连巴克姆也从沉思中醒来,将手上的刀握好。

    血狮深吸了一口气,他熟悉这股气味,这是死亡的气味,战争的气味。“把刀收起来吧,还不到用它们的时候,我们要加快速度了,不然恐怕赶不上熔铁城的晚会了!”骑士长说着,加紧了胯下的坐骑,身体前倾加快了马速。

    小路,枯草,落日;战士,少年,硝烟。地平线上的熔铁城在两人的眼里慢慢扩大,随之而来的,还有前路上如荆棘般弥补的一层层黑色的东西,那是正在集结的鼠人大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