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熔铁之战 一
    和里昂所预料的可能有一些区别,熔铁城的状态并不没有他想的那么紧张。这座城市乃是壁垒计划的核心,从它的建立开始,安德烈就为它所要面临的考验做足了准备,别说是大量的鼠人,固执的矮人相信以熔铁城今时今日的资源和设备,就是来上一两条成年巨龙想要真正破坏掉这座城市恐怕都要费一番工夫。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安德烈会像他领下的人类透露他的底牌,就如同其他矮人一样,烈锤大公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保密主义者,即便是那些负责操纵他所锻造出的战争机械的战士,往往也不明白自己的工作对于正常战争到底会有什么影响。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鼠人瘟疫爆发的前期,烈锤领甚至熔铁城境内的贵族们会大批量的逃离这里,如果他们真的明白矮人为治下的城市配备了怎样奢侈的防御系统,恐怕这些逃离者会后悔到难以附加吧。

    “来吧,都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摸到城墙!”熔铁城城墙上最高的塔楼上,烈锤大公双手撑住垛墙,恶狠狠的看着城外聚集起来的鼠人大军。如果不考虑他脚下踩的木凳,此时的安德烈正是一副英武不凡的模样,然而矮人旁边的喀鲁斯看着自己老友依靠着凳子才能看到城墙外面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你看起来很兴奋?怎么,嫌自己的军械太多在仓库里生锈?我跟你说我可认识很多国家的军火商,以你部下的装备质量……”魔裔带着调侃的口吻说道,他当然不是专程来倒卖军火的,只是如果矮人愿意,谁也不会介意多赚一笔外快不是吗?

    “哼,我可不想自己的作品变成杀人的工具。”矮人不屑的吹了一下胡子,“熔铁城建城之后就基本没有遭到过如此大规模的入侵,我只是想用这些老鼠测试一下我设计的系统是不是还有什么漏洞,像它们这样无孔不入的攻击是最能检验防御系统的实际能力的。我对杀戮没有兴趣,不过如果它们求死,我也不介意结束它们的痛苦。”

    “您的这番话如果让我的另一个同门听到了一定会不太高兴。那家伙现在还天真的想要把这些鼠人变回普通人呢。”咒鸦的声音突兀的从阴影里传来,原本落在那里的乌鸦竟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身披灰袍的年轻人。

    矮人转头看了看这个巫师,他不是很喜欢咒鸦在提到自己那个同门时不经意的鄙夷,于是开口说道,“我们不是你们,不懂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我如果知道什么方法可以让这些可怜的家伙恢复他们的原样,哪怕花费的代价再大我都愿意试一试。如果你真的站到过铁毡边上你就会明白了,小子,创造和拯救远比毁灭困难的多。”

    咒鸦耸了耸肩,他并不想和对方争辩,拯救和毁灭,这种命题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而每一种看法的对错,谁又能说的清楚呢?他讨厌这种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倒是喀鲁斯,这个魔裔的眼睛里闪动着不详的火焰,似乎还想要和矮人说什么,不过他立刻想起比起这种讨论,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问。

    “所以,你那位女妖小姐现在还看得到这里的死相吗?”如果不是琳曾经预言过整个熔铁的死亡,咒鸦是不会回头再来和烈锤大公交谈的,那么他也就不会和喀鲁斯结识并一起在城市的地下见识到壁垒计划的真相。可是说到底,巫师来此的原意还是阻止报死女妖看到的死亡的未来。为了确认自己的所为是有效果的,在烈锤大公讲完了当年的事情之后咒鸦还特意回去问了一下琳现在她眼中看到的情况。

    “啊,应该是解决了。虽然不知道她看到的威胁具体从何而来,不过按照她的说法,死亡已经从全城的范围缩小到了很少一部分人身上,他们应该是今天会在战斗中战死的人,或者干脆只是寿命到了。”巫师点了点头,带来了一个算是好消息的消息。

    “是吗,那还真不错。对了,我有一个问题,如果我待会在战斗里刻意保护那些本该战死的人,他们还会死吗?”魔裔饶有兴致的问道。可能是因为种族的问题吧,对于和命运相关的问题,喀鲁斯总是显得特别积极,这也许和他身体里魔鬼的本能有关。

    但是这一次咒鸦只是摇了摇头,他从袍子里掏出一根一人高的法杖。法杖的主体看起来像是一根崎岖不直的古老树枝,在法杖的顶端则雕刻着一只长着六只翅膀的乌鸦,这六只翅膀分别展现出合拢,微张和展开三种姿态,两枚猩红色的宝石镶嵌在乌鸦的眼睛上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光芒。这根法杖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词汇可以形容,不祥。

    “用我老师的说法,死亡和命运这种东西还是不要看得太清的好。我也认为这世上总得留些未知的东西才有趣,虽然我自己已经踩过了这条禁忌。”咒术师自嘲的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城墙远处的鼠人们,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继续说道,“愚蠢,有时也是一种幸福。”

    “那种事都无所谓,太阳要落下去了,我们该准备迎接这些客人了。”矮人背对着两人朝着塔楼下方的某个岗哨挥了挥手,下达了某种指令。“对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把这座城市取名叫熔铁吗?”

    咒鸦和喀鲁斯不解的互相看了看,他们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烈锤大公会在此时提到这件事。不过他们也不必明白,因为当太阳落下,黑暗却没有笼罩大地,而这并不是因为月光足够明亮,事实上今晚根本看不到月光。“看守了地穴之母那么久,我也不是一无所获,来看看吧,我从那该死的怪物身上得到的技术!”矮人兴奋的喊道。

    与此同时,正一边朝熔铁城靠近一边清理落单鼠人的巴克姆抬头看到了远处的城市,发出了无意识的呢喃,“那是……什么啊!”在年轻的精灵眼前,远处的城市散发着流铁才会有的白光,看起来就像是整个熔铁城全部都是由流动的铁浆打造的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