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熔铁之战 四 漫长的飞跃
    对于我们来说,三层高,需要两三个人才能合抱的树木是可以被称为障碍的东西。可是,如果你的身高足以比肩这些树木,光是大腿的粗细已经不逊于它们的时候,高大的桦树在我们面前也就是跑步时作为指示作用的标示杆一般的存在了吧。树林,那是对于人类来说的称呼,在巨型鼠人强悍的力量面前,这些木头根本谈不上是障碍。

    “它们来了。”五十步以外的桦木被一只巨手随意拨到一边,里昂不自觉的想起在浊流镇第一次碰到这些鼠人里的巨无霸时的情况。那个时候攻打浊流镇的鼠人中也就只有一只这样的巨型鼠人,但是它所造成的破坏和震慑力却远比十只普通鼠人叠加在一起大的多得多。要不是当时黑山伯爵挺身而出一人一骑以卓越的技巧干掉了进入城镇的鼠巨人,天知道那场战斗的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现在,血狮打算做的事情可比当初洛萨做的要危险多了。肌肉,因为紧张不由自主的绷紧,骑士享受着自己身体全面启动的感觉,里昂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这是只有完全不畏惧死亡的战士才会有的反应,只有对扑向剑刃毫不迟疑的人才能真正享受战斗这种残酷的艺术,血狮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他的扈从则不行。

    至少巴克姆是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自己侍奉的骑士在强敌现身时嘴角的那抹微笑的。他会用疯了来解释里昂在战斗前异常的兴奋,虽然他深切的知道骑士长并不是那样一个噬血的家伙。年轻的扈从晃了晃脑袋,将这些念头从脑子里赶走,里昂的计划疯狂且危险,他必须全力以赴才能跟上自己的导师。

    “目标是最前面那个,你右边我左边,只有一次机会,准备好了吗?”里昂活动了一下脖子,手中猎刀已经出鞘,他的身子如捕猎时的猎豹一样弯曲,像是一张蓄满力的弓,只等一个信号便可发出致命的攻击。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肆无忌惮的无畏和强烈的自信,以及像是骄傲的狮子般的从容,极大的刺激了巴克姆,精灵不甘示弱的抽出自己的短刀,将它背到身后防止刀身的反光提前惊动了对手。

    “我准备好了。”年轻的森林之子惊讶的发现,自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和身边的人类竟然出奇的相像。但来不及巴克姆继续思考自己是不是受到了某种影响,拔山倒树的巨大身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现在!”几乎是发声的同时,里昂的身体已经从树枝上一跃而起,绷到了极致的弓弦骤然释放出所有的力量,他的五感在空中前所未有的清晰!“刺啦!”钝刀刺入牛皮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血狮的獠牙深深的咬进了那个毫无防备的巨型鼠人的左肩!相较起来,巴克姆手中的短刀则安静的多,精灵的身影像是鬼魅一样突兀的挂到敌人的右肩上,他的兜帽被晚风吹落,露出那一头绑成一束的长发。

    “嚎!”双肩同时遭到重创,巨型鼠人发出惊天动地的痛呼,但是除了惨叫之外它也做不了什么,因为刚才那次突袭完美的切开了这个倒霉蛋肩上的主要肌肉,深入其中的刀刃更是搅动着脆弱的神经,令它完全无法思考疼痛之外的事情。

    “耳朵!”骑士在鼠人的肩膀上稳住了身体,他口中一边说着,卯足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朝着鼠人的耳蜗狠狠的打出了一拳!另一边的喀鲁斯也不甘示弱,手中长刀反手出鞘,精灵头也不回的将这柄银刃送入了巨人的另一个听觉中枢。现在困扰着巨型鼠人的不仅仅是双肩的疼痛了,听觉的受创令这个巨人丧失了方向感和距离感,它开始盲目的朝着前方狂奔,撞到每一根阻拦它的树木,踩碎每一只出现在它脚下的同类!

    里昂和巴克姆两个人蹲伏在巨人的肩膀上,尽量躲开每一根从前方撞上来的树枝。没错,骑士长想到的脱离困境的方法,就是劫持一个巨型鼠人,把它当成是一架可以无视树林阻拦的马车。而事实证明,血狮这个异想天开的方法竟然出于意料的简单,毕竟是因为瘟疫变异而成的存在,巨型鼠人的肌肉密度和应变能力完全比不上正牌的巨人种生物,在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时,它们的行为和那些普通鼠人并无不同。

    然而里昂还有一些事情并没有想到。首先,是他忽略了巨型鼠人之间的关系,骑士长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选的这只“座驾”本身就是巨型鼠人们中类似先锋的存在,这些庞大的个体虽然不傻,可也绝对谈不上聪明。当这只鼠人身后的同类看到领头的巨型鼠人悍不畏死的朝着熔铁城冲锋过去的时候,它们本能的残暴本性也被激发了,同伴的惨嚎被它们当成了战吼,原本缓步前行的巨人们咆哮着,开始了大步狂奔。

    这件事的直接受害人,是原本跟在巨型鼠人身边的普通鼠人们,它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巨大的同类会突然像发疯一样开始奔跑,不过有一件事它们很清楚,那就是如果它们跑的比这些一脚就可以踩死自己的家伙慢,那么它们就真的会被踩死。

    事实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可笑,在里昂的脱身计划影响下,这一晚鼠人们第一次不要命的冲锋开始了。虽然对熔铁城的城墙有着绝对的自信,可是在看到漫山遍野的鼠人像疯了一样不要命的朝着城市狂奔而来的时候,咒鸦的心里还是产生了本能的畏惧。咒术师不明白刚才还在用少量兵力试探城市防御的鼠人们为什么突然之间发起了如此猛烈的冲锋,不过这不妨碍他开口提醒身边的指挥者。

    “它们开始冲锋了!”

    不过得到巫师提醒的烈锤大公似乎对此并不领情。“我不瞎,小子,我相信那些正往这里涌的黑色东西绝不可能是热情的矮人姑娘。”安德烈说到这里砸了咂嘴,他发现长久的在人类世界生活让他确实有些想念矮人女性了。也许等打完了这场仗就回族里找几个姑娘?当然,大公并没有陷入这种想法多久,随着巨型鼠人从远处现身,最早的一批鼠人已经闯过了箭网封锁的范围即将接触到城墙了。

    “哈哈,看来我的活儿来了!”魔裔兴奋的说着,不等其他人说话,他的身影就化成了一团火焰消失在了督战台上。

    “哼,没耐心的家伙。通知投石者部队,让那些老鼠见识一下我们的手段!”矮人用独有的大嗓门朝下方的副官们喊道,他设计的这座城市,可不是只会放箭而已。之前安德烈命令部队只使用弓弩,是因为那时鼠人的队形还不算太过于密集,不过既然对方发起了这么狂暴的冲锋,那就到了重型武器出场的时候了。

    与此同时,咒鸦还在用魔法监视着战场,巫师注意到了出现在战场后方的巨型鼠人们,对于这种存在,他在铁堡就见过了,因此并不陌生。不过,咒术师眯了眯闪烁着红芒的眼睛,他好像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鼠巨人身上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公爵大人,您最好来看看这个。”巫师说着,朝着烈锤大公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矮人看了一眼咒鸦,他虽然不是很清楚这个灰袍到底想要让自己看什么,不过想来在这种场合他也不会乱来。再说自己头上戴着的头环也可以保护他的精神不受到魔法的影响。这么想着,安德烈没有太多犹豫就把自己的手放到了巫师的手上。

    天旋地转,烈锤大公觉得自己的眼球可能是被从眼眶里扯出来了,他的视野在接触到巫师的瞬间变的极为广大,要说的话,也许盘旋在天空的雄鹰就是用这样的视野来俯瞰大地的。“看那个冲在最前面的大家伙。”咒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安德烈生涩的控制着视野将目光定焦在鼠人们的后方,那些巨型鼠人身上。

    “胡子在上,这些家伙放大了之后可真丑。”矮人说道。但是他很快想到咒鸦不会只是想让他看看巨型鼠人的样子,他开始试着寻找这些巨型鼠人身上不对劲的地方。这并不困难,毕竟在所有狂乱冲锋着的巨人中,有一个的行动路径特别奇怪。“山羊的屁股啊!这不是里昂那小子吗?我知道他是个骑士,可是他什么时候学会骑这东西了!而且在他旁边,该死的,一个长耳朵!”

    咒术师当然是认识精灵的,而之前在铁堡的时候他也曾听爱尔莎他们提起过王国骑士团的二团长,那个有着血狮之称的骑士。只不过光凭模糊的描述纵使是咒鸦也无法确认鼠人身上的人的身份,而现在既然烈锤大公认出了里昂,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我想我们得找个办法把他们接回来。”巫师提议道。

    “你的魔法做不到吗?”松开了握住咒鸦的手,矮人大公晃了晃自己有些眩晕的脑袋问道。

    “他们离的太远了,而且他们骑的东西跑的太快,我没办法锁定。”咒术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切,我还以为魔法真是万能的呢。没关系,也是时候派他们出去大闹一番了!”安德烈吹了吹胡子,在调侃了一句巫师之后从腰间掏出一面小小的圆筒,朝着城墙外面一指,随着“噗!”的一声轻响,一颗黑色的弹丸被打到了夜空中,然后在空中炸开变成了蓝色的烟雾。

    “钢铁军团,出阵!”收到信号的传令官们大声呼喊着,不一会,某种机械特有的声音从城墙的下面传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