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熔铁之战 六 女巫的游戏
    <>→網.,。

    “真是无聊,我们一定要这么做吗?”年轻的女孩不满的抱怨着,一只手发泄似的将自己手里的材料扔进眼前的大锅里。当那些囊括了各种说的上名字或者干脆辨别不出形状的东西从她的手中落入汤锅里的时候,汤锅里的液体竟然像是某种深海生物一样从内部泛出刺目的光,显示出几乎完全透明的胶状内质。事实上不止是女孩身前的大锅,在这片树林里还架着为数众多的类似容器,在这些容器前也都站着一名负责向汤锅里扔入原料的人。

    “少抱怨一些吧,如果你的话被库伊拉女士听到,她肯定会责罚你的。”离女孩最近的另一口汤锅边,穿着宽大暗绿色长袍的人回答道。从声音不难听出,长袍里的人同样是个女孩而且年纪不大。小女孩说话的口气有些急促,似乎是对同伴的抱怨感到不快,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因为她因为身高的问题必须踮起脚尖才能将手里的材料按照指定的角度扔到汤锅里。“再说本来就是因为你迟到了,转移魔法才会延迟,不然这个时候黏土巨像应该已经完成了才对。”

    一开始说话的女孩不满的嘟起了嘴,她明亮的眼睛里有着可以让所有男性都束手无策的娇蛮。不过,可爱的外表并不能帮助她改变眼前的现状,女孩粗鲁的抄起锅边的木棍,狠狠的朝着锅里的胶状物捅了起来,看样子是要把这团东西全部捣烂才肯罢休。

    “绮莉!”短促的怒喝带着令人心神不安的颤音,听到这样的呵斥,不论什么人都会瑟缩一下,绮莉也不例外。何况,这声音是从她脚边的干尸头颅里发出来的,这颗脑袋本来面容祥和的正放在地面上,此时随着声音,干尸的眼睛也随之睁开,露出眼皮下昏暗散乱的瞳孔。这诡异的景象恐怕会让正常人转头就跑。可女巫到底不是一般人,绮莉在听到训斥后乖乖的放下手里的木棍,然后弯腰捡起头颅后面辫成一束的头发,将它举到和自己的视线水平的高度,没好气的说道,“知道啦库伊拉大人,我在好好工作。”

    完成了警告的任务,干尸的眼睛慢慢合拢起来,脸上的表情恢复了一开始的样子。绮莉朝着头颅摆了一个鬼脸,将它随手扔到了身后不远处,听到干尸的脑袋砸到泥土上的声音似乎令女巫高兴了一些,她再次从腰间形形色色的小布袋里掏出要用的材料,扔进汤锅里。

    “你看,我提醒过你了。”矮小的女孩带着些许的幸灾乐祸说道。她早就对绮莉这个天赋异禀的同龄人感到不满,虽然碍于两人间实力的差距不能明说,可是看到不喜欢的人吃瘪总是令人愉快的事情不是吗?

    可是矮小女巫显然低估了绮莉现在生气的程度,后者从胸前衣服的缝隙里抽出一根两指长的灰色细棒,随手朝着同伴一指,一道魔力组成的闪电瞬间劈到后者身上,虽然不致命,可是还是让嘲笑者倒在地上抽搐了将近一分钟。惩治完自己嘴贱的同伴后,绮莉一只手搭在汤锅边,撑着自己的脸蛋,另一只手用魔棒再次百无聊赖的戳起来。“无聊,太无聊了!为什么我们堂堂失心女巫团要帮着这些藏头露脸的家伙干这些事情,你说对不对佩格?”

    被称作佩格的小女巫在抽搐中颤抖着伸出她的右手,对着绮莉比了一个中指。

    女巫们的打闹并没有影响其他大锅前的人,事实上,除了这两个个性十分鲜明的女巫之外,站在其他大锅前的家伙身上都同一穿着一种复杂的服饰,这些服饰上没有常规的装饰图案,只有一个个黑色的圆形斑点点缀在褐色的衣物上。有趣的是,这些圆形斑点中心总会伸出一条或者更多白色的细线,与其它的斑点中央连接在一起。这让这些人的衣服看起来不仅杂乱,而且总有一种让人眼花的不适感。

    矮小的女巫佩格终于熬过了魔法的效果,她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兜帽下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绮莉,可是又不敢做什么实际行动。女巫团中的规矩很少,但是违背的人下场往往都极为凄惨,在这为数不多的规矩中,有一项就是年幼的女巫在成年前不得反抗比她更强的未成年女巫,这是为了巩固女巫之间根据实力制定的统治关系,方便她们长大后融入女巫团之中。至于这种规矩会不会滋长年轻女巫间的仇恨,那可不是老女巫们会关心的事情。

    “等着吧,虽然我不能对你动手,但是这里可不是失心滩,我总会找到机会的。”佩格咬着牙在心里向自己承诺着,她受够了绮莉的任性妄为。即使是在疯狂的女巫团中,绮莉的性子也是最让人害怕的那种,她的随心所欲和残忍噬血几乎让每一个和她有过交集的未成年女巫都受过不同程度的伤害,有些还赔上了性命。而佩格作为年轻一辈中仅次于绮莉的存在,经常被指派和后者共同执行任务,她所受的伤害更是数不胜数。这一次,矮小的女巫决定要趁着苍狮王国混乱的局势,让自己的同伴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在地狱里。

    且不管两个年轻女巫之间的矛盾,她们面前汤锅中的胶状物在规律的闪光中变的越来越小,每一次材料的投放不仅没有增加这些东西的体积,反倒让它们更加的凝练,又经历了几十次闪烁过后,这些胶状物就变成了锅底透明的小圆球,体积甚至没有成年人的一个指节大。

    “呼……终于完成了,真是丝毫不令人愉快的工作。”绮莉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伸手把锅底的小球拿出来,在手上抛了抛,对着月亮像看水晶的成色一样检查着透明度。在她身边,佩格也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只不过比起绮莉完全透明的小球,她的那个因为被电倒在地上错过了一次材料的投放时机而有了一丝浑浊。不过这也比其他褐袍人的作品要好的多了,毕竟正牌女巫的手法可不是一次两次就掌握的。

    “我说佩格啊,我们来比比吧?看看咱们两个的魔像那个能杀死更多的人怎么样?”女巫的眼睛忽闪着,那样子丝毫不像是在讨论杀人这么残酷的事情,倒更像是在和朋友商量甜点的选择。佩格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不论怎么回答对方都会强迫她接受这个“游戏”,而这个游戏的结果从一开始就没有悬念,绮莉总是最好的那个,一直如此。

    矮小的女巫弯下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自己手中的小球贴着地面滚出去,在小球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地上的泥土像是遇到磁铁的铁砂一样自然的吸附上来。随着这个核心的滚动,越来越多的泥土混杂着岩石,树木,以及其它在地表的东西越滚越大,直到变成一个直径大约十米左右的巨大土球才停止下来。紧接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土球开始变形,在土球中开始伸出粗劣的手和脚,团成一团的主体开始向着人形转变,最后变成一个身高超过十米的巨大土石巨人!

    “干的不错啊!来看看我的!”绮莉看到同伴的魔像后兴奋的说着,然后将自己手里的小球一下子抛向了空中!

    “你在干什么?魔像核心必须更多的接触土地才能融合……”佩格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眼睁睁的看着绮莉的魔像核心撞到她的魔像后背上,然后像是黑洞一样,将自己已经成形的魔像吞噬,顺着魔像的腿部猛烈的抽出更深层的岩石,到了后来,那已经不是土石魔像了,地表下的岩石像是铠甲一样包裹住了魔像的全身,形成了坚固的铠甲,而魔像的身高,更是长到了骇人的十五米左右,这已经是超过熔铁城城墙的高度了!

    “哎呀,看看我,手不小心滑了,你不会介意吧?”绮莉走到同伴身边,地下身子在佩格耳边轻轻说道,“对了,如果我没有看错,我已经赢了呢。”她说的没错,因为在绮莉的魔像核心夺走了原本属于佩格魔像的全部躯体后,矮小女巫的圆球就像是一粒不起眼的砂砾一样失去了透明的感觉掉落到了地上,这枚核心已经不能使用了。

    “嘻嘻嘻,别气馁嘛,我会连你的份一起杀回来的。”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