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熔铁之战 七 灼热的惊喜
    或许对于女巫来说,她们手中的泥土魔像只是娱乐的工具。但是对于那些要和魔像作战的人,这巨大的杀人机器可和有趣半点边的沾不上。魔像们巨大的阴影高过了树冠,在城墙散发的光亮下变的更加骇人。不过令人欣慰的是,除了绮莉的魔像有着恐怖的尺寸,其余褐袍人制造的泥土巨像充其量也只是比巨型鼠人大上一些罢了,和烈锤大公手下的钢铁假人相比虽然有体型上的优势,不过在材质上则差强人意。

    “哼,雕虫小技,他们不会认为靠这些泥人就能打下我的城市吧?”督战台上的矮人轻蔑的说道,虽然泥土巨像的出现是他没有料到的情况,不过如果那些巨像真的只像它们的外表一样,那么它们甚至不值得熔铁城再使用另外一种武器去解决。

    可,事情真的像烈锤大公想的那么简单吗?要是那些泥人无法提供足够的战力,为什么对方还要大费周章的在战场上制造一群无意义的士兵呢?咒鸦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能感觉到这些泥土巨像的构成始于某种魔法,某种他并不熟悉的魔法,这种未知感让咒术师十分不舒服。巫师很想提醒一下身边的公爵那些魔像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不过碍于他自己也不清楚魔像究竟哪有问题,所以并没有开口。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当那些泥土巨人穿过鼠人的黑潮走到城墙下一把将还在和金属傀儡鏖战的巨型鼠人们拉开的时候,发生了令人倒吸一口冷气的一幕。确实,泥土的硬度远不及金属,更别说是由熔铁城地下工坊打造,兼具了矮人和人类工艺的合金了,然而,在这些巨人的交战中,硬度并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见鬼的,这些家伙难道打不坏吗?”安德烈亲眼看到自己的钢铁军团一次又一次的把泥土人的身体切开,有几次甚至将对手拦腰斩断!但就是这样的伤势,对于这些泥土巨人来说好像完全不痛不痒,每一次身体受到伤害,这些巨像都会从脚下的土地中吸取足够补充自己身体损失部分的泥土补足自己的身体,而且这个过程非常的快速,有的时候甚至那些来不及从地面上逃开的鼠人也会被卷入巨像之中,变成可怜的牺牲品。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随着泥土和金属的交锋,可以无限修复自己的土人有着明显的优势,反观熔铁城的钢铁魔像,它们的能源和武器磨损都不是无限的,与巨型鼠人的战斗已经让不少魔像的刀刃出现了卷刃或者裂痕,这种情况在和更加难缠的对手战斗时变的更加剧烈。尤其是绮莉制造出的岩石巨人,如果说其它的泥人是用时间慢慢消耗掉金属傀儡的力量,那么这个高十五米的大家伙就是真正在正面击败了公爵的作品,岩石互相挤压形成的外壳是如此坚硬,哪怕旋转的刀刃砍上去也不过是留下一点白色的痕迹,而为了和血肉之躯战斗设计的假人也没有配备重型的武器,这使得它们根本没有重创岩石巨人的手段!

    “喂,巫师,你有没有办法干掉这些玩意?”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魔像被岩石巨人一拳一拳砸成了废铁,安德烈明白眼前的情况不是他可以应对的了的,如果让这东西攀附到城墙上,天知道它能杀死多少士兵。

    咒术师紧皱着眉头,他看着岩石巨人,眼睛里闪烁着强烈的魔力光芒,作为一名施法者,只要咒鸦可以略微窥探到这些泥土人的魔力核心,自然有办法将它们还原成普通的泥块,然而这种方法对那些普通泥土巨人还好说,绮莉的魔像外皮上的岩石在防御住了外来的物理攻击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把魔力运转的路线包裹了起来。自然界中的岩石和金属是最能阻隔魔法的东西,除了少数的宝石有着亲和魔力的效果,大部分的情况下一层石皮已经足够让老练的施法者束手无策,咒鸦也不能例外。

    “如果能敲开那层石头,我想我可以试试。”巫师颇为不甘的说道,要求来自普通人的帮助对于像咒鸦这样的施法者来说简直就是在承认自己的无能,灰袍的自尊让他在说出这句话时少见的脸红了一下。

    所幸烈锤大公现在可没有闲心来观察巫师的脸红不红,听到咒鸦可以解决这尊岩石魔像,安德烈喜出望外,他转头对着后方的传令官大喊道,“把投石机搬出来!给我瞄准那个石头人狠狠的砸!”

    “可是大人,这个距离如果使用投石机的话,城墙上的人也会受到波及的!”

    传令官的疑虑并没有错,解决了拦在城墙前的金属傀儡,岩石巨人的双手已经可以触及到城墙上的存在了,如果这个时候使用投石器这样的设备对其进行攻击,就是飞溅出的岩石碎块也会对城墙上战斗着的士兵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可战场上瞬息万变,烈锤大公深知如果放任岩石巨人走到城墙前造成的后果只会更加可怕,所以他一咬牙,朝着传令官一挥手。

    “传我命令,所有投石机,瞄准那个石头人,给我砸!”

    传令官低身致意之后迅速的跑开了,既然公爵已经发布了命令,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将会承担这个命令的后果。

    “听着巫师,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弄不垮那东西,我就把你装在下一发投石机的发射篮里!”安德烈恶狠狠的对身旁的灰袍威胁着,从他的表情来看,咒鸦毫不怀疑他确实会这么做。

    早已在城墙后方架起来的投石机随着命令迅速的转向,士兵们喊着整齐的号子转动着木质的绞盘,将这些战争机器对准它们的目标。很多的指挥官对于投石机发射的弹药并不在意,只要有足够的力道,不论被抛出的是石子还是巨岩都会对敌人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可是这一次,面对非人的巨像,投石机的指挥官们当机立断的为这位不受欢迎的访客选择了一份熔铁城的特产,内含流铁熔浆的大号流星锤!这些足有一人高的金属球上遍布着可怕的钉刺,中空的球体内部在发射前被灌入滚烫的铁浆,不论是面对静止的目标,还是打击大量分散的敌人,这种被工兵们笑称为“灼热惊喜”的特殊弹药都可以发挥极佳的效果。

    “校准完毕,可以发射!”一台台投石机的负责人对着他们的指挥者报告到,在他们背后,投石机的杠杆已经被拉扯到了弯曲的地步,巨大的力量甚至需要钢索才不至于绷断。

    “发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