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熔铁之战 八 飞翔的灾厄
    网..org,最快更新灰塔的黎明最新章节!

    投石机的锁链随着口令断裂,飞射而出的铁球表面因为内含的熔浆而变成了骇人的红色,一颗颗如流星一般在空中留下道道赤红的尾烟,冲向布满星辰的夜空。那场景,就好像是遗落在大地上的星体要回归原本的位置一样。不过铁球毕竟不是星星,当它们被发射出时携带的动能消耗殆尽,这些致命的武器也已经飞到了城墙的上空,不可避免的下落全部指向了同一个目标,那有着岩石外壳的庞大巨人。

    “好美。”纵使是女巫,在看到从熔铁城中升起的星辰后也不由得发出赞叹,不过佩格很快就察觉到这些美丽的东西并不是对方投降的旗帜,相反,红色的陨石里包裹着的,是同样滚烫的愤怒。“喂,它们朝着你的魔像去了!”虽然不喜欢绮莉,可是在见到这激动人心的场景时,矮小的女巫还是下意识的拽了拽同伴的衣角,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担忧的喊道。

    和佩格相比,绮莉也惊叹于冰冷的攻城武器所制造出的壮丽视觉效果,可当她看清楚武器瞄准的目标,有着美丽双眼的女孩却不由得轻笑了一下。“很漂亮的攻击,不过也就只有漂亮而已。”

    “轰隆!”接连不断的巨响从岩石魔像的身上和周围传来,那是“炙热惊喜”撞击岩石和城墙所发出的声音。烟尘,铁浆,碎石,以及其它无法分辨的东西一起爆炸开来,为这场烟花秀献上了最完美的落幕。没有人怀疑这次齐射的威力,如果不是投石机的搬运难度太大,这样的一轮齐射已经足以破坏大多数城市自以为坚固的城墙。但是似乎是为了验证绮莉的话,当烟尘散去,岩石魔像露出它被砸的千疮百孔的外壳,已经身体上多出被熔浆融化的躯体后,这巨人的行动并没有停止下来。

    魔像脚下的泥土像被吸进旋涡的流水一样飞速的涌入它的身体,修补其身体上的破损。同时,岩石人的双臂也高高举起,对着面前的城墙重重落下!早已被齐射时的流弹伤及到的熔铁城城墙在魔像的攻击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呻吟声,随后原本光滑的表面上出现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痕。那些裂痕附近的城墙表面也不再释放出流铁一样的热量和白光,显然这次伤害破坏了城墙原本的结构,导致烈锤大公的设计无法继续运行。不过巨像可不会就此止步,那双土石铸成的巨大手臂再一次举起,而没人知道已经受损严重的城墙能不能挡下这第二次攻击。

    “巫师!”被魔像重击城墙导致的震动翻到到地上的矮人爬了起来,对着咒鸦大声喊道,现在的时间和距离都不允许投石机再次对目标发起第二轮攻击,想要阻止城墙被这么攻破,灰袍法师成了唯一的出路。

    晚风,穿过被震歪了的督战台狂啸而过,背后有着乌鸦图案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巫师没有入烈锤大公那般狼狈的倒地,因为他早在看到魔像举起手时就提前趴在了地上,等震动过后,他自然是第一个站起来的人。此时的咒鸦拄着他的法杖,站在平台的边缘低头看着远处城墙边巨大的阴影,他的眼睛和法杖顶端乌鸦的眼睛一样变成了不详的红色,那是干涸的血液才会有的颜色。“女巫吗?令人不快的种族,她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和起司不一样,研习诅咒之道的咒鸦远比其他人更加了解女巫,事实上,咒鸦平生杀死的第一个类人生物就是女巫。在咒术师看来,这群不经过学习就可以掌控魔法甚至超越魔法力量的家伙简直就是造物主对人类的嘲笑,凡人施法者耗费几多岁月获得的力量很有可能还不如一个刚刚觉醒了自我意识的幼年女巫,这让为了学习知识付出了严酷代价的咒鸦如何能容忍呢?不过,既然知晓了魔像制作者的身份,咒术师也就有了破解魔法的方法,那庞大的魔像或许在战士眼中是近乎无解的存在。可,在带来厄运的渡鸦眼中,事物的腐坏是难以避免的一环,魔法的造物也躲不开这一天的到来,而它所做的,无非是提前让崩解的日子降临罢了。

    “巫师!”已经站起来的公爵气急败坏的喊叫着,他迫切的需要知道咒鸦到底能不能搞定那个石头人。如果灰袍表示无能为力,他就得拼着巨大的牺牲用人命拖住那该死的魔像。索性炙热礼物中的铁浆虽然无法破坏巨人,却成功的在魔像周围制造了一片死亡沼泽,在滚烫的铁浆冷却之前,鼠人暂时别想靠近那片区域。

    “给我几分钟。”咒鸦转头对身后的矮人说道。他确实需要些时间才能破坏魔像身上施加的魔法,不过那可用不到几分钟那么长。女巫的施法方式在博学的法师面前既粗糙又简单,那些凭本能施法的魔女无法将自己的魔法简化太多,毕竟她们根本不懂得魔法的原理。但是咒术师不同,所以他说的几分钟并不是用来破解魔像的,咒鸦所需的时间是要将这种魔像的制造方法和它的创造者的基础信息榨取出来。

    安德烈理了理自己的铠甲,如果有必要,他不会派出亲自上场争取时间的选项。“你最好在那玩意儿砸开我的城墙之前搞定。真是见鬼,那东西说到底也不过是些石头和土块,它怎么可能那么硬?”

    “挤压,简单的道理您应该也很清楚。虽然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东西都很脆弱,可是通过不断的挤压就可以让事物的密度上升,从而增加硬度。”巫师眼睛里的红光越来越盛,他说话时的声音也出现了诡异的失真,听起来好像是从水里传出来的一样,“这些土人说白了就是依靠着一个魔力核心在活动,它们的核心像是一个吸盘,把岩石和土壤吸附在上面来构成身体。只不过,这个的吸力格外强些。”

    “听起来你有方法了?”矮人撇了撇嘴,挤压可以增加硬度的道理他自然是懂的。只是对于魔力核心之类有关魔法的知识,他可真是一窍不通了。

    咒术师用自己的法杖敲击着地面,当他敲到第三次的时候,法杖顶端的乌鸦竟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同时,那三对诡异的翅膀也开始轻轻拍动。“找对弱点,即使是要击垮山峦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咒鸦说着,将法杖高高的举起,随着翅膀拍动的声音,他法杖的顶端不知何时已经变的空无一物,只有夜空中传来的乌鸦的叫声说明着,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从自己的牢笼里解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