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在城堡中醒来
    “这样就可以了吧,我已经降下了疯狂,它会让那些不人不鼠的东西自相残杀到天亮。可笑你的那个同门居然认为我真的是因为出于对地穴之母的仇恨才和他完成这笔交易的。他难道不明白对于我们来说你们所谓的情绪完全不存在吗?连喜悦都感觉不到的存在自然也感觉不到仇恨,真是无知啊。”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你们本身是不存在情绪的。可是当你们把意识投入这个世界,你们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这个世界生灵的影响,尤其是在你们试图来影响他们的时候。比如,你对我的偏爱,已经让我到了需要戒备的程度。”

    “不过是这种小事,先不谈你和我之间只是做了笔交易,湿魂,你们是这么叫祂的对吧?祂不是也给了你祂在这个世界的化身碎片吗?和这个比起来我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那不一样,第一场雨的雨滴与其说是馈赠,不如说是祂预付给我的定金,从后来发生的事情来看,这定金给的并不过分。但是你,影之母阁下,您在这个时候潜入我的梦里主动和我对话,让我对自己保护精神的手段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忘了那些愚蠢的法术吧,你们所见识到的东西太过于狭隘,更别说掌握到手里的东西。如果你想要知识和力量的话,你只需要信仰我,然后你就可以得到你所追寻的一切。”

    “感谢您的好意。还请恕我无法接受您的邀请。太过于容易得到的东西过于虚幻,比起您的赐予我更偏向于靠自己的双手来发现新的知识。至于我们目光的狭隘,认知的局限,我认为恰恰是这些东西造就了我们的灵魂。”

    “好吧,我会再来询问你的,凡人。而下一次,我或许就不会这么柔和了。”

    睡梦,在轻微的摇晃中被打断。起司睁开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脸关切的爱尔莎,法师随即想起来自己之前是睡在了王室城堡的客房里。值得一提的是,因为睡眠被影之母打扰,虽然**上起司得到了些许的休息,可是在精神上法师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恢复。

    “龙脊山在上!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你,要是摇晃都对你没作用我就只能去找冰水了。”老板娘的红发顺着耳根垂下,起司发现自己原本紧绷的心在听到她的玩笑后迅速的放松了下来。

    “请千万别这么做,冷水会唤起我很多不好的回忆。”法师揉了揉太阳穴,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身上穿着仆人送来的睡袍,脸上的胡茬由于多日的事物而无暇打理。此时的起司看起来完全不像一名强大的施法者,倒更像个刚睡醒的普通年轻人。

    “好吧,你的这个弱点我姑且就记下了,法师先生。愿意说说到底是什么让你睡的这么沉吗?”爱尔莎微笑着,坐到了起司身边,她虽然不知道法师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是当一个人无法被声音唤醒的时候,总是不太对劲不是吗?

    “唔……”起司想了想,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解释自己的遭遇,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他多久,面前女人的笑容和眼睛里的关切让灰袍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被麻烦的家伙缠上了罢了。”

    “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我猜猜,她是叫珂兰蒂吗?”老板娘仍然在笑,可是法师本能的觉的她的笑容不像刚才那么温暖了。事实上,虽然爱尔莎等人的归队已经有一些时间了,可是王都内的形势瞬息万变,起司并没有时间向她说明自己和女巫订婚了这件事的始末。现在看起来,她应该是听其他人说起了这件事情。

    这一次,起司是真的语塞了。想要解释清这件事,他必须从女巫是多么奇特的一种存在开始说起,可老板娘脸上的笑容让他觉得对方似乎并没有耐心听他讲这么一大串的事情。而且很快,法师又对自己为什么要和爱尔莎解释珂兰蒂的婚约产生了疑惑,他和爱尔莎之间有某种迫使他必须这么做的关系吗?

    在起司陷入了自己和老板娘关系的思辨时,爱尔莎的笑容慢慢敛去了。很多时候,没有回答也是一种回答。“好了,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这么说是因为爱米亚女士托我问问你她什么时候可以看到自己的女儿。听她的意思,既然那些追捕她的女巫们离开了,她似乎正在考虑带着珂兰蒂离开这个国家。我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施法者,但我觉得一直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巫师耸了耸肩,算算日子珂兰蒂因为意外被起司身上的预警机制传送走已经过了两天,也是时候把她带回来了。这么想着,灰袍法师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说道,“她们有她们的想法,这我也无法干涉。不过这次我同意你的看法,虽然那些女巫离开了,但是她们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失,现在冒然离开苍狮经营许久的据点不是个好主意。”说完,他就拿起挂在墙上的衣服,看样子是准备出门了。值得一提的是,看到法师准备换衣服,爱尔莎却一点想要离开这个房间的打算都没有。而习惯于灰塔生活的起司,也并不熟悉某些俗世中的礼仪。

    当穿戴整齐的法师推门离开客房的时候,他被等待在门旁多时的侍者拦了下来。看得出来,这个拘谨的年轻人知道他在和怎样可怕的存在对话,起司和他的同伴们是如何打败藏在国王体内的恶魔的故事已经在这里有了很多版本,而最普通的那个版本里,法师也被描述成可以喷火招雷的怪物。

    “尊,尊敬的大师,”侍者的身体在确认起司注意到自己后开始因恐惧和紧张颤抖,“国王,陛下和财务大臣在书房等您,希望您可以过去一趟。”

    法师听了这话皱了皱眉头,以他对恶魔的了解,西格特,苍狮国王的身体不可能这么快恢复。即使他曾经是个强壮的战士,在床上躺个一两个月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情。那么,是什么情况让重伤未愈的国王如此心急的召见自己呢?还有那个财务大臣,之前起司可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