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财务大臣
    虽然也不是非得接受这个邀请,不过苍狮国王给起司的印象还算不错,考虑到对方在这个时候要求见自己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法师也就没有再为难带路的侍者。简单吩咐对方带路,并让爱尔莎自己先去找蒙娜和杰克,看看他们的情况如何后,巫师就走入了城堡的深处。

    老实说,起司并不是很喜欢城堡这种建筑,当然他并不否认城堡带来的优秀防御能力和对周围居民的影响力,只是就实用性的角度来看,崇尚效率的法师颇为厌恶那些拐来拐去的走廊和昏暗的灯光。相比之下灰塔内部简洁的构造和一目了然的布局简直可以算得上是杰作。当然,这只是巫师自己的想法,对于普通人来说,灰塔那近乎无规律的房间和无尽的螺旋走廊简直就像是某种魔法监狱一样令人崩溃。

    好在带路的侍者很是熟悉这座城堡的构造,毕竟他是被指派来接引那位神秘法师的仆人,这种差事可不能随便派一个人来干。值得一提的是,以往这位侍者给来访城堡的客人带路的时候,无不是一副挺胸抬头的样子,这座城堡所代表的王国荣耀不允许他向任何访客低头。可是这一次,面对超越了世俗的施法者,这个年轻人在带路时甚至不敢把头抬得太高,这让他有几次险些就撞上了走廊旁的灯台。

    就在起司即将对带路人那滑稽的行走方式失去耐心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国王的书房。在书房门前,起司见到了一位熟人。铁骑士靠在墙壁上,抬头看了看走近的两人,挥了挥手示意侍者可以退下了,后者如蒙大赦,法师看见他几乎是用小跑的离开了这片区域。

    “看起来我在这里并不是一个被尊敬的客人?”巫师笑了笑,对于仆人的反应,他并没有生气。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在帮助了别人之后被这么对待。

    “你得理解,我穿灰袍的朋友。这里绝没有人不尊敬你,只是有的时候,对未知的恐惧会压倒这份尊敬。”阿提克斯撇了撇嘴,他此时并没有穿着铠甲,一身剪裁得体的麻衣让这个老人少了些威严,可这并不能掩盖他眼中的智慧。

    起司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随后他觉得既然大骑士长专门在这里等自己,那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于是法师说道,“是什么让您拖着疲惫的身躯也要在这里站岗?我想国王陛下总不至于严苛到让您带伤执勤吧?”

    铁骑士露出一抹笑容,“啊,我们的国王虽然有时候胡闹了一些,不过还不至于这么不近人情。可虽然陛下很能体谅他人,他身边的人却不全是如此,我在这里是为了防止待会你跟里面的某个家伙打起来。你知道,有的人就是有天赋让人在三句话之内把剑拔出来架在他脖子上。”

    “我想您多虑了,毕竟,我几乎不用剑。”法师明白了阿提克斯的意思,轻轻敲了两下之后推开了国王书房包铁的木门。在起司进入书房之后,老骑士长轻轻叹了口气,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这就是我担心的,惹怒一个拿剑的人总还有机会挽回,可是惹怒一个法师…愿先王保佑。”

    走入了房间的法师可听不见阿提克斯的自言自语,他刚一进门就听到羽毛笔在羊皮纸上摩挲的声音,带伤的国王这个时候可抬不起手臂,那么是谁在写字就很清楚了。国王的书房不大,或许苍狮的王室并不喜欢太过宽大的东西,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是为了必要的作用而设立的,墙壁上除了一副王国地图之外别无它物,就连寻常贵族喜欢挂在墙上的挂毯或者装饰用武器都看不到。一张三人宽的弧形长桌,两座和长桌同材质制成的书架,这就是房间里仅有的家具。哦,现在还得算上三把椅子。

    这三把椅子当中,长桌后面宽大的衬有红色天鹅绒面料的那张属于国王,西格特正无精打采的瘫倒在椅子里,看得出他的精神不是很好,连眼睛都只睁开了一半,似乎随时会睡着一样。另外两把椅子在长桌的外侧,空着的那把是为起司准备的,至于另一把嘛,法师看到一个穿着考究礼服的背影正在用左手写着什么。如果不是侍者说错了的话,这个右手被绷带绑在胸口的男人显然就是苍狮王国的财务大臣,虽然从背影看不出这个人的岁数,不过从礼服膨胀的轮廓上来看,他一定很重。

    “胖子,你约的客人来了。”国王在看到起司进门后想要抬手打一下招呼,可是他的手臂刚刚离开扶手就落了回去,显然被恶魔附身的后遗症让他现在前所未有的无力。而法师在意的是,哪个国家的君主会称呼自己的财务大臣叫胖子?这种戏谑的称谓更像是在称呼朋友而不是臣子。

    “您现在还是少说话的好,如果您现在病逝,苍狮一定会因为王位打的不可开交的。”被称为胖子的财务大臣也同样用毫不客气的口吻回应着自己的君王,不过看起来他并没有起身迎接起司的打算,这个人连头都不回的对法师说道,“起司先生吗?抱歉,我现在在统计账目,您要是愿意的话就到旁边的座位坐下。”

    法师竟然真的自己走到座位上坐下了,而这并不是因为起司不在乎对方失礼的说话方式,只是他心中对这个财务大臣的好奇让他暂时忽略了对方语言上的问题。坐到了椅子上,法师也就看到了这人的脸,以起司的标准来看,他并不在乎一个人的外观,可是怎么说呢,在见到对方的脸之后,巫师竟然少见的感到了些许的可惜,这个人如果愿意好好运动一下,把那层厚厚的下巴去掉的话,恐怕会成为远近闻名的帅哥。

    “巫师先生,请先让我说一声抱歉。”那胖子头也不抬的说道,“虽然是我让陛下把您叫过来,不过我显然错估了您和您的同伴以及站在门外的大骑士长先生和他部下造成的损失。所以您不得不再等个几分钟,啊,对了,既然您已经坐下了,劳烦您把桌子那边的天平递给我,我的右手断了,近期内没办法活动。”

    该怎么说呢,起司觉得自己在灰塔里已经见过很多怪人了,甚至他不认为从那个法师窝里走出来的自己还会认为别人奇怪,因为他自己也是怪人中的一员。不过这次,在法师把天平放到对方身前的桌子上的时候,起司是真的猜不透这个人是太蠢还是太聪明。

    “谢谢。”胖子随口说道,暂时放下羽毛笔,单手将一些砝码放到天平的两端,然后仔细的辨别着指针指向的刻度。“你的手是怎么断的?”起司开口询问道,按理说这样一个人实在不应该会折断自己的手臂,他看起来是那种连吃饭都会请佣人喂到嘴里的家伙。

    “您说我的右手?前天夜里在城墙上被一只鼠人撞断的。不过我砍下了那家伙的脑袋,从账目上来看我并不算亏。”财务大臣平静的回答着,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发言已经让法师少见的露出了吃惊的眼神。

    “你的意思是说你参加了战斗?”虽然知道自己的话十分失礼,不过起司还是把这句话说出口了。毕竟要让法师相信眼前这个胖子参加了那场惨烈的战斗……请恕起司实在想象不出那样的画面。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上前线杀敌的类型。

    “当然,参加战争是贵族应尽的义务,那些听到钟声就躲在自己宅子里瑟瑟发抖的家伙要我说就应该通通推上绞刑架,把财产没收充实国库。”

    不知道为什么,起司发现自己有点欣赏这个胖子大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