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马库斯
    “既然到了现在你们都没有打起来,我想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见到自己的财务大臣好像没有让法师感到不悦,至少现在还没有,国王提出了离场的建议。怎么说呢,西格特倒也不是那么虚弱,只不过他现在在看到桌子上的天平不断被摆弄的时候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所以如果可以逃跑的话,国王陛下也没有必要死撑不是吗?

    然而西格特的计划并没有成功,财务大臣难得的抬了抬眼睛,被肥肉衬托的十分细小的眼睛里露出令人心悸的目光。“您还是坐在那吧,我已经询问过药剂师了,您现在还没有虚弱到那个地步。再说,有些事情还是您在这里比较好谈。”国王暗暗骂了一句负责看护自己的药剂师,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亲自上阵和鼠人去打仗也不愿意多在这里待下去,他的财务大臣除了远近闻名的有能力之外,也是远近闻名的骂起人来不分高低贵贱。

    “好了,我算完了。”几分钟之后,肥胖的大臣终于完成了他的计算,当他用仅剩的手记录完账目之后,他将桌子上的羊皮纸拿了起来。“经过我的大略计算,发生在王座之厅的战斗至少造成了价值三千五百三十九枚王国标准金币的损失,其中包括了城堡的修缮费用,士兵的治疗费用和他们折损武器的采购费用。而这还是按照前天的市场价格计算的,需要我提醒你在这个动荡的时期物价和人工每天都在翻倍的上涨吗?……”

    面对着大臣滔滔不绝的质问,国王明智的选择了沉默。如果是平时,西格特可能还可以一拍桌子让对方收敛一点。但是身体上的无力以及自己确实做错了的微妙负罪感让国王不再发声。不过西格特不说话,起司却看不下去了。“这位先生,我想您没必要这么咄咄逼人吧?对王座之厅造成的破坏是情势所迫,这不应该算是陛下的责任。”

    “马库斯,巫师先生,我叫马库斯.泰勒瑞尔。现任泰勒瑞尔家族的族长,王国荣誉伯爵。”自称马库斯的大臣斜了一眼法师,说道,“而既然说道责任,我也得和您谈谈。”

    “我?”

    “正是,先生。”马库斯将手中的一叠羊皮纸中的一张抽出来,交到起司的手上。“这是自您出现在浊流镇之后为王国带来的损失清单,我知道您声称是出于好意来帮助我们的国家,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您也确实站在我们这一边。可是还望您能够明白,虽然苍狮举国上下无不感激于您,可是感激并不能兑换成切实的金币。”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法师只看了两眼就看出来他手上拿着的是一份账单,上面密密麻麻的罗列着各种款项。起司看了看这份账单又看了看面前的马库斯,“你不会是打算让我来付这些钱吧?”

    “当然不是。”财务大臣一副奇怪的模样看着巫师,好像很难理解为什么起司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可还不等法师松一口气,这个男人继续说道,“考虑到这份账单账目巨大,而您又不像随身携带大量货币的样子,我为您列出了最佳的还款方案。包括了通过劳务支付和用魔法道具抵债等方式,您可以看一看。”说着,他还真就又拿出一张羊皮纸递到了起司面前。但是这一次法师并没有去接。

    “陛下,这是您的意思吗?”起司转头朝西格特看去,他很想知道国王有没有参与到这份荒唐的账单的制作中去。西格特撇了撇嘴,他现在是真的想从这个该死的房间里逃出去。不过作为一个君主,他还是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的,“虽然马库斯是苍狮的财政大臣,但是我可以保证我是不同意你手里的那份账单的。”

    “可是您曾经跟我签署过协议,这方面您虽然是国王,但是只要我还是财政大臣就保有对破坏王国财产的人追债的义务和责任。”说着马库斯还真的从衣服里郑重的掏出一张盖着王室印章的合约。

    “我…那我现在解除你财务大臣的职位!”国王语塞了半天,终于想到了对方话中可以利用的前提,只要马库斯不再是财务大臣,他手里的合约也就成了废纸一张。国王不禁为自己的机智露出了笑容。

    “根据苍狮王国国王法第三大章第二十五小章第三条款,财务大臣的任免必须经过王国三分之一以上贵族的同意。您无权直接开除我,更何况现在根本无法确认还有多少贵族在瘟疫中幸存,三分之一的数量无法界定,根据国王法中的紧急条例,这种情况下…”

    不知是因为身体原因还是只是单纯不想在和这个麻烦的臣子交流,苍狮的现任国王,西格特陛下还没听完就很果断的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起司甚至还看到这位国王在晕倒的时候故意把头往椅子里靠进去,以此遮住自己的耳朵。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法师看到这个情景,直接起身,想要离开这间书房。他可没兴趣把精力耗费在那张该死的账单上。

    “有没有意义并不能只靠您的主观想法来判断,先生。”见到起司打算离开,马库斯却不慌不忙的整理起桌子上的纸张,“如果您现在离开这个房间,我将认为您拒绝偿还您的债务。而作为非本国人士,我当然不能对您做什么,可是赤红之瞳,那间酒馆是叫这个名字吧,的老板以及冰霜卫士的司令官乔恩爵士作为您的协助人必须要负起责任。哦,当然,考虑到您的名声,那场传闻中证明黑山伯爵清白的荣耀审判也将彻底不起作用。”

    起司的脚步停住了,他慢慢转过头看着对方的背影,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马库斯对法师话语里的愤怒不为所动,他耸了耸肩说道,“我的原意只是在陈述一种可能性。不过鉴于您现在的还债意愿以及行为方式,我恐怕必须承认,是的,我是在威胁您。”

    “嗡!”剧烈的气流从起司的长袍下爆发出来,法师随手一挥,马库斯身下的椅子就瞬间崩解,变成了四散的木屑。措不及防的财务大臣狼狈的坐到地上。不过这还没完,起司将手中那份已经被攥的变形了的账单甩到空中,手指轻轻一点,红色的火苗就凭空出现瞬间吞噬掉了羊皮纸。接着,巫师打开书房的木门走了出去,那扇大门在起司身后狠狠的合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你高兴了吗?”起司离开后大概一分钟,西格特从座椅上有些颤抖的站了起来,越过书桌看着仍然坐在地上的财务大臣问道。

    谁知马库斯脸上的表情丝毫都看不出恐惧或是其它什么负面的情绪,这个胖子只是掸了掸衣服从地上站了起来。“嗯,他的反应我确实没有料到。不过这也是好事,他越重视这些人,就越不会和王国发生正面冲突。虽然不能正式让他归于王国管辖,不过靠人情筹码来控制他也不是不可能。考虑到这一点,我建议在瘟疫过去后要加强和冰霜军团的联系,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考虑给溪谷城找一个北地人做领主,我看那个叫杰克的就不错。至于赤红之瞳酒馆的势力,也可以派人和他们的头头谈谈,王国的情报网已经老到过时了,就连这些情报还是我靠私人手段弄来的。”

    对于这位臣子,西格特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有的时候真的搞不清,马库斯泰勒瑞尔这个人到底是个精明的天才还是个不要命的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