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国王的忧虑
    ,。

    “你这家伙居然没有被法师顺手干掉,这可真是奇迹。”书房的门再次打开,阿提克斯在看到财务大臣仍然完整站在房间里时露出了颇为夸张的惊讶表情。而从铁骑士少有的戏谑语气来看,他对于马库斯的窘境似乎非常满意。

    肥胖的大臣对大骑士长行了一礼,不过由于他过于臃肿的身体,本来优雅的礼节到了马库斯手上总有几分滑稽。“感谢您的问候,阿提克斯爵士。陛下,我在这里的预定工作已经做完了,如果您没有什么其他指示的话,请恕我告退。”西格特巴不得这个家伙赶紧从眼前消失,他赶紧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了马库斯的离开。

    在财务大臣离开了书房之后,苍狮的国王又一次坐回了椅子里,轻轻出了一口气,“呼…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和胖子说话比当年外出探险的时候还要累。”铁骑士听闻这话露出会心的笑容,王国上下没有一个人在见到那位马库斯爵士后不是这种疲惫的样子,阿提克斯随手将起司坐过的椅子拉到身下,将佩剑靠在书桌旁。

    “虽然我一直认为马库斯是王国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我不得不说他这次做的有些过了。您是没有看到法师走出去的时候眼睛里的光有多可怕。我当时还以为他准备杀人了呢。”国王嗤笑了一声,仰头看着天花板回答道,“是啊,能把灰塔的法师大人气成这个样子,整个王国里恐怕也就只有他和安德烈那家伙有这个本事了。”

    “说起烈锤大公,我记得当初马库斯去烈锤办事,回来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吧?他还一直嚷嚷着要让安德烈公爵赔他的误工费,结果大公又寄了一把刀子给他让他把腿锯了直接赔他条假腿,那小子就不说话了。”老骑士耸了耸肩,想起当时财务大臣刚刚崭露头角时的糗事,跟国王一同笑了起来。“哈哈,我记得我记得,后来安德烈回王都办事,胖子在王座之厅见到他的时候愣是一下子蹦起来三尺多高,我可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激动。”

    书房里的笑声在片刻后停止了下来。国王和大骑士长之间保持着微妙的沉默,似乎都在想着什么。良久,阿提克斯率先开口说道,“马库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他是。如果那家伙身上有一丁点赫恩家族的血统,我都会把他定为下一任国王,或者干脆直接让位给他。他的才智和忠诚足以让王国走向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世。”

    “可是马库斯并不是全能的。”铁骑士继续说道,他看了看自己的佩剑,那把名为铁则的猎巫刀。“在阳光下,我们这位财务大臣的本事堪称至宝,但是他从未见过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是啊,居然敢这么挑衅一个灰塔巫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家伙的行为才好,要不是起司的涵养是我见过的施法者里最好的,恐怕现在这间屋子里四分五裂的就不是一把椅子了。”国王咳嗽了一下,声音里带着无法掩饰的虚弱,身体上的痛苦不足以让这位坚强的战士低头,可是思考人际关系这种事,哪怕西格特已经当了这么多年的国王也还是没有习惯。

    “如果是平时也就罢了,阴影里的东西不会自己走到太阳下。可现在,”说着阿提克斯站了起来,看了看窗外的王都,昨天的大雨不仅没有让这座城市焕然一新,反而变得有些,肮脏,那感觉就像是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泥泞之中,无法摆脱,“现在不是平时,铁则的铭文从来没有这么频繁的闪烁过。”

    “谁说不是呢。法律,义务,荣耀,这些东西都是和平时期才能被挂在嘴边上的玩意儿,我冒险的时候如果碰到一个满口这种东西的家伙,一定把他坑到渣都不剩。”国王撇了撇嘴,虽然现在苍狮的国民和臣子都认为西格特是一个极具荣誉感和责任感的王者,不过只有极少数真正见证了他成长的人才知道这位国王在年轻的时候是一副什么样子。

    “内有马库斯,外有洛萨,可现在看来我们看好的这两个年轻人都陷入了他们各自的局限里啊。”铁骑士双手扶着窗框,摇了摇头。不过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鼠人瘟疫的爆发打破了太多这个王国里正常的状态,那些在和平时期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面对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事态会有些措不及防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是吗?我倒觉得这瘟疫爆发的太好了。虽然这么说对不起死去的国民们,不过苍狮已经安逸了太久了。自从我小时候开始王国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战争,安德烈那家伙把烈锤领盖好之后更是把草原上的游牧民跟拦在了外面。再这样下去不出几年,恐怕整个国家都会怠惰下来。”西格特用手指轻轻敲打着座椅的扶手,悠悠的说道。

    “可别忘了,阴影永远不会真正褪去,苍狮是一个建立在危险上的国家,一旦丧失战斗的意志,这个国家也将不复存在。适当的刺激,就像不致命的伤口一样,只会让战士吸取教训后变的更强。”

    阿提克斯转过头看着椅子里的国王,他是看着西格特从一个天真的孩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人,如果说里昂被他当成了儿子,那么这位国王就是老骑士奉献了一生虔诚供奉的神邸。如今的西格特虽然不如马库斯那样机敏,但也有着深沉的智慧,在这乱世之中,这样的智慧远比笔头上的把戏有用的多。

    “看来,我这把老骨头还得再撑几年喽?”铁骑士打趣道。

    “嘿嘿,那当然。我和里昂都还需要您的教导呢,咱们得为王国的新血争取到足够的成长空间才行啊。”国王笑着说。

    “里昂吗……”西格特的话令大骑士长有陷入了忧虑当中,和熔铁城之间通讯的阻断让他无从得知血狮幸存的消息。

    国王听出了阿提克斯的担忧,于是宽慰道,“您放心吧,那家伙可没这么容易死。他可是能从那种战场杀回来的狠角色,比起担心他,您还是想想怎么整顿城里的治安吧。”

    老骑士没有回话,只是走到桌前拿走了自己的佩剑,行礼告退之后走出了书房。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