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隐藏内容
    ,。

    苍狮王都,港口区

    虽然流经这座城市的水道一度被面目可憎的水鬼占据,不过所幸那些丑陋的怪物只对把活人拉入水中感兴趣,对于码头区周围的建筑和停放在这里的货物并没有什么损害。当起司走出那间女巫借给他的小屋时,法师的怀里抱着仍然在昏睡中的珂兰蒂,后者脸上的睡颜相当平静,看起来这段时间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影响。灰塔的秘密自然是不可能透露给同为施法者的人,和葛洛瑞娅不同,珂兰蒂自从被传送到了灰塔后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此时的金发女巫就像是童话里等待被唤醒的公主,哪怕沉眠了漫长的岁月,她的身体却神奇的停留在睡过去的那一时刻。

    可细心的灰袍还是在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衣领的阴影里注意到了两点小小的红点,那是被吸血鬼咬过的痕迹。起司略微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安莉娜是灰塔唯一的吸血鬼,不过在他将珂兰蒂带回来的时候却没有听到学姐跟他提起相关的任何事情。摇了摇头,法师并没有多想,虽然古老到无法用年纪来计算的安莉娜早就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吸血**,但是有的时候她还是会因为一些在别人看来很奇怪的原因去吸血。

    走到客厅的时候,起司将珂兰蒂放到了壁炉旁的长椅上,如果不是出于别要的原因,他绝不会和女巫产生过多的身体接触。小楼的客厅曾经在网虫的蜘蛛袭来的时候遭到过严重的破坏,那些损坏的墙壁如今已经被来自周围仓库的破木板钉了起来,这让这座建筑的风格更加贴合它的新主人。

    “起司先生,她没事吧?”斯派洛,这个在王都街头和法师结识的小乞丐有些害怕的蹲坐在房间一角的稻草堆上。虽然起司已经说服女巫将这栋建筑赠送给小麻雀,可是这个孩子一时之间还是无法接受自己身份的转换。

    “不用担心,她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女巫。”和斯派洛不同,翘着腿坐在沙发椅上的罗兰低着头接着木板间透过的阳光阅读着自己腿上的书本随口说道。老人经过了短暂的休息姑且恢复了大部分的体力,用罗兰自己的话说,就是已经可以再跟起司胡闹下去了。

    法师耸了耸肩,算是同意了戴着大帽子的魔术师所说。他轻轻拍了拍客厅角落里的石像,这座雕塑的眼睛就神奇的睁了开来。“费尔根,帮我照顾一下她。”被称为费尔根的岩石魔偶沉默了几秒才用沉重而无感情的声音回答道“您的意愿,主人。”说完,它就脱离了自己的石柱,从厨房里叼来了一张毛毯盖到了珂兰蒂的身上。????“起司先生,”斯派洛看到费尔根像是一只真的动物一样蜷缩在女巫的长椅旁时,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您能不能教我怎么让费尔根醒过来?我这几天试了好多次,都没有办法像您这样唤醒它。您知道,如果您真的把这栋屋子给我,靠我一个人可没办法保护它。”小孩子对于神奇的魔法总是憧憬的,虽然起司拒绝了斯派洛想要跟他学习的请求,不过小麻雀并没有真的死心。这不,他希望用安全问题来说服起司教授他如何激活岩石魔偶。

    法师再不懂人情,斯派洛的小心思也躲不过他的眼睛,起司轻笑了一下,坐到罗兰身边的椅子上,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小子。”不过,他转念一想,小麻雀提出的要求倒也不算过分,如果他想要将这栋屋子作为自己在苍狮的据点保留下来的话,一点适当的防护力量总还是必要的。于是巫师抬起手指轻轻指了指稻草堆上的小乞丐,对趴在地上的魔像说,“费尔根,以后如果我不在,他就是你的小主人。但是记住,你的任务是保护这栋屋子和屋子里的朋友,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离开这栋房子的范围。”

    “遵命,主人。您好,小主人。”费尔根点了点头,又趴了回去。且不提听到小主人这个称呼后兴奋的蹦了起来的斯派洛。起司把身子向椅子里靠了靠,转头看向大胡子的老人,“您有什么发现吗?”罗兰听了将手中的书本暂且合上,他手中的书正是法师从药剂师协会密室里带回来的日志。起司在获得了这本日志后并没有时间深入的研究,而要问王都中的同伴除了法师本人谁有能力找到日志上被遗漏的信息还可以完全的信任,那么罗兰就成了唯一的人选。

    “发现谈不上,毕竟我的药剂学和你没法比,这本日志上大部分的实验记录老实说我根本看不懂。”老人伸手将宽大的帽子摘了下来,同时将合上的日志打开,翻到其中一页,身体朝起司倾斜过去让后者可以看到书上的内容,“不过除了实验报告,我倒是发现了点其它的东西。”

    法师注意到,魔术师展示的这一页日志的边缘有着一层淡黄色的痕迹,这是其他书页上不曾有过的。可还不等起司询问,罗兰已经自顾自的讲解了起来,“这一页原本被小心的粘在了日志的下一页后面,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纸张的厚度有差别。粘结这两页纸的是一种精灵黏合剂,没有味道也不容易发现,效果很好,据说可以保持粘性好几百年。我曾经在魔术里使用过这种黏合剂,不过后来发现它的造假太过昂贵,而且只有极少数精灵药剂师才会炼制,所以后来找了其它的替代品。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

    灰袍法师点了点头,开始查看这被隐藏的一页里书写的内容。从潦草的字迹上不难看出,些这些文字的时候,执笔人应该是极为紧张的。“它发现了”这是书页上的第一句话。“它知道我干了什么,它明白我干了什么。”看到这里起司皱了皱眉头,文中的“我”显然是这本日志的作者,也就是那名癫狂的首席药剂师,可是文中的“它”又是指什么?而所谓的发现,是什么意思呢?

    “我不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被人看到,也不知道会被什么人看到。我只能期望看到这些文字的人是有良知的人,我只能期望当这些文字被人看到的时候鼠人,我是说那些被瘟疫扭曲了的人还没有毁灭这个世界。”……

    “我已经尽力了,当我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我所能做的只有这小小的补救。我希望这一小部分拥有智慧的鼠人可以控制它们的同类,约束它们的行为……不过它是不会允许的。”

    起司用非常快的速度阅读完了这些文字,然后看向了罗兰。“看起来,我们找到溪谷城的那些朋友是怎么出现的了不是吗?”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