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再见杰森
    起司没有让希尔等多久,法师的思考方式总是短暂却专注的。当他注意到房间里不知何时出现的希尔时,起司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算算时间确实差不多了。不过爱米亚女士派你来请我真的好吗?巫师之影这东西可没法用锁链铐起来。”

    “杰森是葛琳女士召唤出来的产物,我想她一定也把控制的方法教给了爱米亚女士,所以这方面就不劳您费心了。”希尔站起身对起司行了一礼,出于对女巫的维护,她在听出法师话中的担心后说道,“如果您没有什么其它安排的话,我们还是尽早回去的比较好。爱米亚女士一定也想更早的看到自己的女儿。”

    对此,起司只是点了点头。他起身的时候转头看向罗兰,虽然没有说话,不过目光中的询问之色已经足以传达意思。“我就不去了,面对那样的魔法生物我可帮不上什么忙。”老人只是摆了摆手,吐出一个烟圈,“对了,你把日志带上,也许那个叫杰森的会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

    从港口区到女巫之家所在的居民区还是有些距离的,好在希尔医生也不是徒步走过来的,小楼外停放的马车让两人不必耗费更多的时间在赶路上。女医生和起司坐入马车的舱室内,希尔示意驾驶者,一个同样戴着面具的男人可以开车了。在清脆的皮鞭破空声后,车轮开始了咿咿呀呀的转动。

    “医生,我有些话要问你。”车舱内,起司突然开口说道。“对于马库斯泰勒瑞尔这个人,你知道多少?”

    希尔沉吟了片刻,似乎是没有想到巫师会问这种问题。不过这倒也难不住她就是了,身为摄魂怪们的领袖,希尔明面上的身份可是王都赫赫有名的私人医生,整个王国大大小小的贵族,她多少都有接触过,毕竟谁也保不齐会得病不是吗?尤其是身为贵族,有些病症最好还是不要去找那些正经大夫比较好,像希尔这样名不见经传且守口如瓶的私人医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马库斯泰勒瑞尔,王国伯爵,现任财务大臣,今年应该在25岁左右,无不良嗜好。”摄魂怪一板一眼的说着,将脑中关于马库斯的信息毫不保留的告知给起司,“少见的商业奇才,他22岁起出任财务大臣助理,一年后上任大臣因为身体原因卸任,陛下亲自任命此人接替财务大臣的职位。马库斯在贵族的风评中呈现出两极分化的趋势,在年长的贵族中有着极高的声望,虽然传闻他和很多大贵族都闹僵过,不过从后来的情况来看王国中并没有任何的家族或个人与他对立。另一方面,他在年轻贵族中是出了名的不招人喜欢,根据我收集到的信息来看,这应该和他的外貌以及基本不出席社交活动有关,当然不排除嫉妒的可能性。但是这些年轻人并不是王国的中坚力量,他们无法真正影响到马库斯。”

    “哦?这倒是有趣。”起司用食指轻轻敲击了几下自己的额头。他会问起马库斯的事情其实也不过是一时兴起,老实说虽然在城堡里和那个胖子有过一次不愉快的经历,不过法师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就记恨对方。“那么他所属的那个泰勒瑞尔家族呢?在苍狮大概是什么地位?”

    “在马库斯凭着他的天赋横空出世之前,泰勒瑞尔家族只是一个没落的虚位贵族,他们家族的固定资产早就因为无度的挥霍而耗尽。事实上,若不是马库斯的才能,陛下可能已经将那个家族的贵族头衔收回来了。不过即使如此,泰勒瑞尔家族对于马库斯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累赘。您应该注意到了,财务大臣的头衔是荣誉伯爵,这意味着他根本没有可以和黑山伯爵那样与爵位相称的土地和资产。”

    “听起来这胖子还挺惨的?明明有着足够的才能却被家族拖累的没法获得相应的地位。”法师看着马车外的街道,随意的说着。身为处于世俗之外的施法者,起司并不能认同家族这样以血缘联系起来的关系,不过这不妨碍他理解这就是俗世运转的基础。

    “可以这么说,不过这也是有好处的。”希尔目视前方,从她的声音里听不出对这位伯爵的厌恶或者其它感情。

    “比如?”

    “没有封地和资产意味着没有顾虑和风险,作为王国财务大臣的马库斯,其本人的资产可能尚且不及普通的富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就不会和其它人产生利益纠葛,徇私的可能性极小。而这正是国王希望看到的,一个绝对忠诚且完全为王国着想的财务大臣。这是马库斯的优势,除非有他收受贿赂的证据被送到国王手上,否则陛下对他的信任就是几乎绝对的。”

    “而在这种状态下,即使真的有人指控马库斯收受贿赂,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也非常容易。想要把一个富人的资产来源查清或许很难,但是乞丐却可以说出自己身上每一个布片是从那里捡来的。”起司接着希尔的话说着,他明白,只要马库斯没有蠢到真的去受贿,那么他在国王心目中的地位就是稳固的。这样看来,至少在王国的政坛上,这个人是有价值的。

    关于马库斯的谈话因为马车的停止而中断。女巫之家的大门已经出现在了马车外。车夫从驾驶座上跳下来,轻快的为两位乘客拉开车门,动作恭顺老练的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以此为生。“这里暂时没有你的事了。先回家里等着,如果有需要我会呼唤你的。”女医生抱着珂兰蒂走过同族身边的时候轻轻说道。车夫听了点点头,关好车门后一步跨回原位,抖动着手中的缰绳让马车迅速的消失在了小巷的转角。

    “你跟他关系挺亲密的,伴侣吗?”起司笑了笑,他注意到希尔和这个车夫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同。摄魂怪严格来说没有性别,不过长久的在人类世界中生存也会让它们沾染上人类的习惯,很多摄魂怪会在自己成年的时候为自己选择一种性别,这有助于它们更好的融入人群。

    “不,他是我的子嗣。”女医生说着,手中比划了几个手势解开了女巫家门台阶上的防御魔法。这个魔法在起司第一次登门拜访的时候造成过不大不小的麻烦。当然正确的“敲门”方法早已在和女巫们缔结盟约的时候一并教给了法师。

    跟在希尔的身后,两人很快就穿过带有魔法的走廊来到了一扇有着厚重铁门的房间外。“爱米亚女士就在里面,我先去把珂兰蒂女士安放好。”说完,女医生就留下了起司离开了。

    法师耸了耸肩,伸出手推开了铁门。有趣的是,站在铁门外的起司居然无论如何都看不见门内的东西,只能见到一片黑暗。这种简单的魔法可以有效的让那些对未知心怀畏惧的普通人走开,不过法师看不出来它被设立在此处的意义。而既然想不出原由,不如直接走进去问问释放了这个魔法的人,起司没犹豫多久就走了进去。

    走到房间里的过程就好像穿过一次没有实体的黑色幕布,当来访者穿过门口的那层黑暗,房间中的情况就正常的展现在他的眼前。而起司,也理解了为什么爱米亚要这么做。因为这个房间,实在是太亮了。

    剧烈的亮光从房间边界十二根两米高的水晶三棱柱上照射出来,配合着房间地板上镶嵌的水晶板和穹顶上的光源,这个房间让法师觉得没有任何躲藏的余地,所有的一切都在光线下露出它们原本的面貌。而在这里仍然能保持黑暗这种特性的,也就只有房间正中央,被一座巨大的水晶十字架束缚的黑色人形了。

    “杰森,我们又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