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掮客
    十字架上的黑色人形并没有回答法师的话。而巫师之影漆黑一片的身体也让人难以直观的观察到他们的精神状态。“他晕过去了。”爱米亚依然是一袭红裙,这位看起来比起司大不了多少的女巫走到法师的身边,看着杰森说道,“没有人来提供能量,他就没办法保持清醒。”

    “听起来他会是个模范犯人,这样的阵势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起司的眼睛里吞吐着少量的魔力,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自己在这里的视觉。并且,由于使用了魔法的视界来观察外界,法师很快注意到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爱米亚身上也有着数种防御型法术。这些法术当中有些起司能辨别出作用,但是更多的却是源自于女巫血脉的特殊术式。

    女巫耸了耸肩,将鬓角垂下的发丝撩开。“话虽如此,可是如您所见,我也没办法确认他什么时候是真的昏迷过去。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能量在送来之后持续的下降,我恐怕都不会给他显现出形体的机会。”和起司一样,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被巫师之影突袭,爱米亚并不会表现的比她的女儿好上多少。

    “那他还可以接受审问吗?还是说他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了您?”巫师皱了皱眉头,杰森的状态并不健康,这点他也看得出来。事实上,在持续不断的强光照射下,黑色人形的边缘已经出现了模糊的状态,这是巫师之影即将崩溃的前兆。现在起司要担心的,是这个叛徒能不能撑到他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我很抱歉,他说有些事情只能跟您说。”爱米亚微微摇头,嘴角带着歉意的微笑。“请放心,这个房间并不会真正杀死他,所以您有充足的时间和他交流。”

    起司没有问对方为什么不逼问杰森,巫师之影到底是葛琳召唤出来的东西,身为她女儿的爱米亚肯定有方法控制已经被新主人抛弃了的杰森。而之所以女巫没有这么做,显然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浪费自己的魔力。之前就听说了爱米亚有带着女儿离开王国的打算,这么看来这种可能性确实不低。

    法师走到束缚着杰森的十字架前大概五步左右的位置,抬头看了看后者。“叫醒他吧,这不会花费太久的。”女巫接到命令,口中吐出几个短促的音节,一股由无数头发粗细的黑线组成的阴影从她的脚下涌出,顺着发光的水晶地面像海面下的游鱼一样飞快的冲到了与地面相连的十字架里,一根根的钻入杰森体内。

    随着一阵触电般的抽搐,巫师之影的脑袋缓缓的抬了起来。杰森沉默了几秒之后才发出了一些像是砂纸摩擦岩石的声音,又过了几秒之后他才真正恢复了语言的能力。“你来了。”他虚弱的说,那感觉就像是垂危的病人。

    “让我们都简单一点吧。”法师双手抱胸,两只躲在长袍阴影里的手已经做好了随时施法的准备,不过这些从他的面部表情上可看不出来,“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则让爱米亚女士给你一个痛快点的结局。如何?”起司不喜欢审问,可是作为一名施法者这又是必备的修养。毕竟有些别人不愿意传授给你的知识只有用激烈点的方法才能得到。

    “呵,”对于法师的提议,杰森知识冷笑了一声,如果他那短促的发音确实是冷笑的话,“痛快的结局?无非就是被送回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比起那样,我宁愿永远待在这个房间里。”

    爱米亚皱起了眉头,杰森的话可和她承诺给起司的不一样。女巫下意识的抬起手,准备对这个不老实的犯人降下一些惩罚。但起司却摆了摆手,示意爱米亚先不要这么做。“爱米亚女士,可以请您先出去一下吗?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可是…”女巫自然是不希望离开这个房间,倒不是她担心起司的安危,只不过在这样暗流涌动的情况下,多知道一些总不是坏事。但她的话刚开口就被法师打断了。“放心吧,我不会有危险的。而且,您也该去看看珂兰蒂。”

    或许是起司说话的语气中透露出来了少有的强硬态度,爱米亚没有再多说什么。在红裙的女巫关上了房门之后,法师再一次开口。“说吧,现在你可以说了。”杰森笑了,虽然法师无从看到这个黑影面部的细节,可他身上的气氛改变了。有那么一瞬间,起司甚至以为自己落入了对方的陷阱,差点就要释放魔法反击了。不过杰森到底还是没有挣脱十字架上的束缚。对于他的种族来说,这水晶制成的发光体就是世界上最难解开的锁链。

    “等你从这个房间走出去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告诉他们?那些等着我脑子里信息的人。”巫师之影的问题听起来很奇怪,但起司显然知道对方的真正意思是什么。“我会告诉他们你是为了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接受了另外一群女巫…”“失心女巫团,她们是这么自称的。”“好吧,失心女巫团的雇佣,并宣誓效忠。背叛是早有预谋,我们遭遇到的突发事件都是你将信息透露出去的。”

    “合情合理的推论不是吗?”杰森说道,“为了活下去,人类会做任何事情。”

    “可是你不是人类。”起司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我从来没听说过巫师之影会怕死,因为严格来说你们从来不曾生。所以你可能确实会对这个世界抱有留恋,但是绝不会为此主动给自己物色一个新主子,那不符合你种族的惰性。那么,真相是什么,杰森?”

    听了法师的话,黑色人形的脖子竟然伸长了,他漆黑一片的面孔凑到起司的脸前不足一步的距离。“老主人是对的,你确实和他们不一样。”法师努力保持着冷静,他没想到被束缚的杰森居然还有改变形体的能力。

    “别紧张,我只是太激动了。”似乎是察觉到了起司的状态,巫师之影主动开口说道,“那么,也是时候执行主人最后的命令了。是时候告诉你一些,实情。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还要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掮客,这个名字吗?”

    “听起来像是某种中间商?”掮客这个名词法师并不陌生,可是以此为代号的人在起司看来不应该是什么大人物。

    “是的,他或者祂确实是一个中间商。而和那些凡人的区别在于,这位掮客做生意从不亏本。”

    “我不懂你的意思,你是在和我谈论某个商人或者类似的存在吗?”杰森的话彻底让起司糊涂了,他搞不明白这个黑影到底想要说什么。

    “呵,其实很好理解。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他确实是一名商人。只不过他贩卖的东西比较令人,毛骨悚然罢了。”

    “一个魔鬼?这个掮客是个魔鬼?”若说这世上哪种商人最让人胆寒,那么以灵魂交易出名的魔鬼绝对是首当其中。所以法师在听到对方的话后第一反应就是魔鬼。

    “不不不,他当然不是魔鬼,而且,他比所有魔鬼都要古老的多。掮客,没人说的上来他算是怎样的存在,我们知道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所谓的大事,后面都有他的影子。他像一个最古板的商人那样购入货物,然后再贩卖出去。不同的是,他从不亏本。”

    起司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我还是不明白,你说的掮客是个世界之外的存在?”

    “不,掮客他是…是…”

    当杰森的身体如同被太阳照射到了的露水一样消融于光亮的时候,起司真的说不上来自己此刻的心情。显然巫师之影有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什么东西遣送出了这个世界。可能是他口中的掮客,可能是其他存在,法师不确定。起司知道的是,自己和杰森的对话一开始就在对方的监控下,并且由于某种恶趣味在这个时候中断。这种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