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第二个交易
    起司走出房间的时候,没有人会怀疑他正处于爆发的边wwΔw.k.la法师可以容忍自己的失败,可以承认自己的弱小。但是他决不允许自己被愚弄,不管让杰森消失的家伙是谁,他都成功的让起司怒火中烧。因此,等在房门外的希尔医生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将法师带到了会客室,希望起司可以靠自我调节冷静下来。

    好在法师的精神状态在看到房间里正在交谈的女巫母女后确实有了好转,倒不是珂兰蒂或者爱米亚具有抚慰他心神的能力,起司只是不想被盟友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感谢您这段时间照顾我的女儿。”红裙的女巫看到法师走入房门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后者说道。在起司和杰森交谈的时候,爱米亚已经从女儿口中知道了她的遭遇。至于为什么珂兰蒂会一直昏睡至今,考虑到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年长的女巫也就没有再深究。

    “这是我应该做的。”法师点了点头,他毕竟还是很在乎和葛琳签订的那张契约,所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保护珂兰蒂不受伤害对于起司来说并不是需要多做考虑的事情。“比起这个,你感觉怎么样?”说着,法师看向了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灰塔之中并没有女巫,所以起司并不能肯定保护灰塔法师的魔法用在女巫身上会发生什么状况。

    “我…”珂兰蒂的精神状态似乎并不是很好,她扶着额头沉默了几秒才继续说道,“感觉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是头有些晕。”听到女巫的话,起司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很清楚头晕恐怕是因为被吸血后造成的后遗症。但法师自然是不会和珂兰蒂说她在昏迷的时候被吸血鬼吸了血,所以他也只能借势装出有些疑惑的样子。“可能是魔法的副作用吧,这种魔法对每个人的影响都不尽相同。你先简单休息一下,吃些东西,看看会不会好一些。”

    珂兰蒂点了点头,因为贫血的缘故,她现在只想吃些东西然后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睡一觉。爱米亚看到女儿的样子,对门边的希尔示意了一下,女医生随即走过去,搀扶起年轻的女巫,离开了房间。“我和希尔都检查过她的身体了,她身上的不适感应该不会存在太久。”似乎是为了打消起司的顾虑,爱米亚主动开口说道。

    “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等珂兰蒂身上的不适感消失,您就要和她离开这里?”法师看着女巫的眼睛,问道。

    爱米亚笑了一下,转身在椅子上坐下。她的手轻轻一挥,桌面上的茶壶就为面向起司的空茶杯倒上了一杯红茶。“这要看,您从那个叛徒的嘴里得到了怎样的消息。”女巫并没有否认逃离的打算,和葛琳不同,爱米亚或许在天赋上并不逊色于自己的母亲,但是她真的不喜欢争斗,尤其是和自己的同族。女巫间的战斗往往惨烈而且残酷,爱米亚可以预见到即使自己在起司的帮助下杀死了前来苍狮的女巫们,她要付出的代价也绝不会小。

    法师也坐了下来,将面前的红茶拿起,轻轻抿了一口。当浓郁的茶香在他口腔中弥漫,茶水流过喉管泛起些许的回甘时,他开口了。“这样做值得吗?您应该很清楚即使我同意你们离开,你们能拿走的东西也十分有限。而我想,您应该比我清楚对于您这样的存在来说一个经营完善的据点有多么重要。”

    “听起来,您似乎得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起司先生。”爱米亚的面庞隐藏在茶杯中升起的淡淡水雾后面,不过起司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的笑意。显然,法师主动的开口挽留暴露了他的一些想法,让女巫对他和杰森的交谈有了猜测。不过,这正是起司想要达到的目的。

    “并不完全如此,我的女士。自从我介入这件事情之后,每次我解开一个谜题,就会有更多的谜题在等着我。可是现在,我觉得我已经离答案不远了。”法师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曾经和葛琳女士达成协议,帮助您和珂兰蒂在这场瘟疫中幸免。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我做的不错。所以现在,我们不妨再做一个交易。”

    爱米亚手中的茶杯放下了,这位女巫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看着眼前的灰袍巫师,她能够感觉到起司语气中的认真。对方不是在开玩笑,而自己应对这场交易的态度,或许会决定她们母女接下来的命运。“您说吧,我很乐意听一听。”

    “呼……”起司深吸了一口气,老实说像现在这样煽动别人,如魔鬼一样的行径在法师看来并不值得鼓励。但是为了找到瘟疫的散布者,他在这个当口绝对不能放爱米亚母女离开。“我的交易很简单,您会感到不安,并不是因为您害怕鼠人瘟疫。您的不安来自于那些追捕您的女巫们。而我需要的是,在这场瘟疫以及瘟疫过后的苍狮中有一个坚定而有力的盟友。为此,我愿意帮你杀死那些追捕者。并,在近期前往失心女巫团的所在,彻底摧毁或者重创她们。这个条件,您满意吗?”

    “咕噜”女巫,咽了一口唾沫。她很想把起司提出的交易当成是笑话,毕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曾经的女巫团有多强大,就是苍狮的国王在她面前跪下发誓要铲除她们,爱米亚也不会相信的。可是爱米亚面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国王,他是灰袍巫师,如假包换的灰袍巫师。“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当然,等您想好了的时候,您知道该怎么告诉我。”起司行了一礼,转身走出了房间。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法师吹了一声口哨,这是他不常做的行为。“好了,解决了女巫的问题,我们该去找人问问那个掮客到底是什么来头。该找谁呢?”这么说着,起司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名字,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去找他吧,他一定知道。反正,我身上已经欠了这么多债了,再多一点又有何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