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与魔共舞(上)
    当晚,码头区的小楼二层

    这栋房屋的二楼原本是女巫们用来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不过随着自身据点的完善,这座仓库性质的房屋也以完成了它的使命。不过,女巫为了藏匿物品所设计的暗门和诸多隔间却让起司有了一个完美的发挥空间。在将现在这个房间的墙壁上写下大量的魔法符号,并且特意用蜡油封死了房间仅有的两扇门之后,他得到了一间足够安全的密室。

    小楼一层的罗兰和斯派洛并不知道法师在楼上干什么,对于他们来说,施法者想要独处一段时间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对于起司要用这段时间来做什么,两人也没有多问。不过如果他们知道法师是要在这里召唤一名货真价实的魔鬼的话,恐怕就不会再这么悠闲了。

    召唤魔鬼对于起司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魔鬼们向来非常乐意响应人类或其他智慧生物的呼唤。甚至为了让这些潜在的交易对象能够更方便的召唤自己,魔鬼们会通过各种途径散播召唤方式,据灰塔图书馆中的不完全统计,世界上流行的魔鬼召唤法术在数量上至少是恶魔召唤术的十倍以上。而和只有真正的施法者才能施展的恶魔召唤不同,魔鬼们并不在乎交易人的贵贱,只要可以收走灵魂,他们才不在意向他们求助的是国王还是农夫,因此,千奇百怪却都可以生效的唤魔法术应运而生。

    起司现在要施展的,是这些法术中比较安全的一个。密室的地板上用白色的蜡油画出精细的五芒星图案,同时在五芒星的五个角上则各摆放着一根泡在山羊血里的蜡烛。法师自己坐在五芒星中央的一把木质座椅上,这不是起司第一次召唤魔鬼,不过这次他召唤的对象绝对是历次中最强的那个。

    关于掮客,起司想到了很多可以给自己提供情报的人,比如他的老师,灰塔之主克拉克就一定知晓相关的信息。再者寿命超过了常人想象的安莉娜学姐也极有可能知道相关的隐秘。向这些人询问,显然要安全的多。可是法师不能这么做。这道理很简单,虽然起司相信这些人手中的信息一定比自己和魔鬼做交易得来的要安全而且准确,可是不论是克拉克还是安莉娜都有充足的理由隐瞒一部分相关的内容,他们总是这样,法师可以理解这种做法,将过于残酷的真相一下子呈现给毫无准备的人是有违灰塔的精神的。所以起司也清楚,想要在此时此地获得真相,他就不能依赖灰塔的同伴,拥抱黑暗,你才能了解黑暗。

    密室里的窗户自然也被蜡封死了,然而落日昏黄的余晖还是透过带有杂色的玻璃窗照射了进来。黄昏是一个奇妙的时刻,在诗人们看来,它远比象征着新生和成长的日出要浪漫的多。而在法师看来,这是一天当中最适合召唤魔鬼的时刻,黄昏这种黑白混淆的特殊时间点,和魔鬼们邪恶却守序的矛盾本质不谋而合。

    “呼”起司没有使用任何的魔法,可房间里的蜡烛却自己燃烧了起来。起初,五芒星上的白色蜡烛散发出温和的黄色火焰,可是随着托盘中的山羊血像是有了生命一样顺着蜡烛的边缘向上流动,烛光的颜色也渐渐变的令人不适。当五根蜡烛完全变成红色的时候,它们烛芯上发出的光已经是腐烂沼泽一般的深绿色。五只蜡是这个房间中仅有的光源,它们从五个方向投出五个阴影,当这些阴影慢慢交汇到五芒星的中心时,烛火的颜色猛地变回了橙黄。

    “我不得不说,作为灰袍来说,你的准备工作严密到让我受宠若惊。”一个不知何时站立在法师椅子后面的高瘦人影伸出双手,搭在木椅的靠背上,低头在起司的耳边轻声说道。“尤其是,我们早就不是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起司先生。”烛光照亮了这个人影的衣装,那是一身覆盖了身上每一寸肌肤的黑色套装,只有这个人的脸上出现了不同的色彩,他带着一张绘制有蓝色和红色纹路的面具,面具上画着一副夸张的笑脸。

    法师轻笑了一声,“在和您这样的存在交流的时候,再多的防备也不嫌多。”

    笑脸人歪了歪头,又细又高的声音从面具下继续传出来,“我姑且把这当成是您对我的赞美。那么,尊敬的起司先生,您这次把我召唤出来是为了什么呢?别忘了,上次在铁堡您还欠我一次人情呢。我要您帮我找回来的东西,您可还没有拿到。”

    “嗯,被马库斯那个纯粹的凡人骗到,我该说你这个魔鬼当的真不专业吗?”面对对方的低语,起司依然保持着笑容。不过在笑面人看不见的衣袖里,法师的指节已经因为紧张而泛白。魔鬼没有告诉他马库斯这个名字,在铁堡将起司从多足女士手下救出来之后,他只告诉法师偷了自己东西的人在这个王国中,却没有给出更多的提示。因此起司说出马库斯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也不敢百分百确定他是不是魔鬼要找的人。

    “我专不专业不需要您来操心,灰袍。既然你已经找到了小偷,为什么还不动手?”笑面人的声音有些恼羞成怒,不过法师敢保证他一定是装出来的。但对方的反应让起司确信,他找对人了。

    “你瞧,我其实也并不确定马库斯就是那个人,所以我这不是跟你确认一下我有没有搞错嘛。万一我找错了人,对你我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不是吗?”法师挑了挑眉毛,做出不在意的样子。

    是知道起司的话得到的却是意料之外的反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回头法师也知道他身后的那个魔鬼恐怕已经笑得站不住了。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哦,请原谅我的失态!”魔鬼笑了大概五分钟之后才停止下来,用手摸着面具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毕竟你的样子实在是太,让我高兴了。我是真没想到只是见过一面再加上从那个摄魂怪小妞嘴里得到的资料,你就能得到这样的结论。告诉我,这是你独家的魔法吗?你能察觉到那个小偷身上的特殊气味?”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依赖魔法,观察和思考事物之间的联系就足以察觉到很多事情。这是我最近才学到的东西。教我这个道理的人现在正在楼下吃晚餐。”起司正了正身子,说道。至于为什么魔鬼会知道他和马库斯的见面以及在马车上询问过希尔相关的信息,法师明白对方是不会告诉自己的。

    “你说戴大帽子的老家伙?嗯,他的灵魂太,呃,复杂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这都不是关键,你是想继续跟我说你的成长心得,还是我们直奔主题,聊聊关于‘掮客’的话题。”魔鬼将头换到起司的另一只耳朵边,低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