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与魔共舞(下)
    ,。

    与魔鬼交易的往往只有两种人。第一种,最为常见的一种是那些身临绝境的家伙们。这里的绝境并不单纯的指生死之间的境地,因为即使是魔鬼,也没有办法把握好死亡来临之前的刹那时光。所谓绝境,因人而异,习惯了锦衣玉食的人无法接受失去财产后的生活,这是他的绝境;身处高位之辈不能允许自己手中的权利被夺走,沦为人皆可欺的存在,这是他的绝境;更有沉溺情网之徒,生离死别的情侣,这些人的绝境在外人看来或许还有机会度过,但当事人很清楚,这就是他们的死亡,即使躯体可以在绝境中活下来,他们也已不再是昨日的自己。魔鬼,热衷于和这种人做交易,他们为了取回失去的东西根本不会思考自己要付出什么。

    至于第二种人,在灰塔之主的课堂上,灰袍法师毫不客气的将他们称为猪猡。这些自认聪明者,觉得自己的智慧足以戏弄魔鬼,或者他们的谈判技巧和文字功底能够在和那群靠契约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的交易者博弈。如果说第一种人尚且值得同情,那么这第二种人则完全的不可救药,他们贪婪,傲慢,短视且自命不凡。老实说,就连魔鬼都不喜欢和这些人做交易,他们的灵魂太过于空洞,吃起来味如嚼蜡。

    而有趣的是,虽然克拉克把两种和魔鬼做交易的人都贬低的一无是处,但是他却没有禁止灰塔的学徒和魔鬼做交易,甚至还单独设立过一次考试逼着每一名学徒召唤魔鬼主动进行一次交易。起司至今还记得那次考核,虽然灰塔中的每一次考试都会造成学徒的死亡,但那一次尤其多。而起司之所以可以通过那次考试,是因为安莉娜告诉了他一句话。“魔鬼虽然是最恶劣的交易者,但他们也是最守规矩的交易者,他们必须遵守交易的规则,即等价交换。”于是法师和他召唤出来的那名魔鬼的交易是请他帮自己递一杯水。作为劳烦这位下位面商人的代价,他邀请对方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让这个没有进食需要的邪魔尝到了凡人口中的美味。

    所以起司对和魔鬼做交易的心得是永远不要要求太多,以及,永远做好付出比得到的多得多的打算,把握这两点,与魔鬼交易也不是不能做到的事情。场景回到眼前的谈话中来,法师在听到笑面人主动提到掮客的时候身体明显放松了一些,因为这说明对方可以和他交易相关的内容。比起要付出的代价,起司更害怕连这个魔鬼的嘴中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既然你提到了这个话题,我们顺便聊聊也不是不行。”法师耸了耸肩,用不经意的口气说道。

    这次轮到笑面人沉默了,他没想到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巫师竟然会用这种语气来回话。按照魔鬼的推测,起司召唤自己的主要目的应该就是打听掮客的信息,而由于法师身上的魔法保护,他并不能得知起司现在真正的情绪。魔鬼对自己的推断当然是有信心的,他相信巫师只是在虚张声势,不过,对方毕竟是那个克拉克的门徒,万一,他真的听说过掮客的事情呢?

    “嘿嘿嘿,真是有趣。你小子是故意的吗?如果是的话,我恐怕要重新考虑和你的交易关系了。”笑脸面具下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不过即使那声音里透露出气急败坏的意味,恐怕法师也不会当真。????“怎么会,我可不想你们那样成天想着算计别人。”起司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我只是很好奇,如果这个什么掮客,真的是那么强大的存在,为什么你还敢向我兜售他的信息?据我所知,可以用‘祂’这种字眼来指代的东西可都是对自己的**很敏感的。你不怕祂报复你吗?”

    椅子后的人低笑着,“这种试探还是免了吧。就当是我展示诚意吧,关于这个问题,我可以免费回答你。”虽然对魔鬼口中的“免费”表示完全的不信任,但是起司还是打算听听这家伙能说出什么,于是并没有阻止对方的意思。“那位大人,也就是你口中的掮客,祂当然足够强大到可以控制自己的信息外露,不过,或许是出于自信或者其它考量吧,祂没有这么做。不论是在我们哪儿,还是在这里,祂都不会禁止别人提起祂。”

    “可,另一方面,不论你对这位大人知道的再多,也无法逃出祂的手心。”恶魔说完,就将脸从法师的耳边移开了,最后那句既像是警告,又像是劝说的话在起司的脑海中回荡了几秒才缓缓消失。“现在,您还打算像我询问关于掮客的消息吗?起司先生。”

    “我的老师也不行吗?”法师突然问道。其实起司并不清楚灰塔之主和这个掮客有没有过交集,不过强悍博学如克拉克,要说他没接触过这个臭名昭著的家伙起司是不会相信的。

    “噢,有趣的问题。”笑面人说,“我差点就要告诉你答案了。不过,鉴于回答你的问题会让我们接下来的交易受到影响,所以很遗憾,我不会说的。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单独做一笔交易来交易这个信息,相信我,你不会失望的。嘿嘿”

    起司挑了挑眉毛,恶魔的话十分里只能信一分,而且那一分里还是需要辨别的谎言。或许自己的老师确实曾和掮客有过交道,但是法师更趋向于相信这是对方引诱自己的把戏。“我还是有机会直接去问他本人吧,魔鬼先生,眼下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如何?”

    “当然可以,不过请恕我提醒您一下,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想要短时间内召唤同一个魔鬼两次,可不是一只山羊的血就能做到的呢。而像我这么坦诚的交易者,在同行中可不多。”浸满了山羊血的蜡烛不知不觉间已经烧却了一半以上,而窗外的落日却诡异的还没有落下。

    起司歪了歪脑袋,这场交易已经铺垫的够多了,也确实是进入正题的时候了。“那么说说吧,你能告诉我什么?而又想要让我支付什么?”

    “嘿嘿,聪明的问法。觉得套不出我的话了就直接正面出击,看来你没有把你的全部才智都放到研究那些无聊的法术里。”魔鬼笑着,从自己黑色的衣袖中掏出一卷羊皮纸轻轻往起司面前一抛,纸张就自己浮在空中舒展开来。

    “仔细看看吧,这是我趁着你和那个女巫谈判的时候写的契约。顺便说一句,你干的真不错,我猜那个叫爱米亚的丫头应该抵抗不了彻底从追杀里解脱出来的诱惑。你极有可能在这个王国中得到一个长久的盟友。你有没有考虑过死后到我们这边找份工作?我很乐意为你介绍一位好老板。”

    “免了吧,成为魔鬼就要成天跟你一样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策划这些无聊的交易。这我可不能接受。”起司一边飞快的阅读着羊皮纸上的文字,一边回答道。这笔交易的大部分都没有问题,甚至有些对法师太有利了,不过很快,起司就指着其中一条问道,“三名凡人的灵魂,是怎么回事?”

    “就是三个凡人的灵魂喽,请我们高贵的灰袍法师做一次杀手杀死三个不会法术的凡人,应该并不困难吧?至于具体要那三个凡人的灵魂,我会签了契约之后告诉你。放心,我对你身边的那个北地人和小女巫没兴趣。”魔鬼轻柔的说。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