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成交!
    “我对于成为魔鬼的帮凶没有兴趣。”起司果断的回答道。尽管在这个世界上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可这不是法师将他们变成和魔鬼做交易筹码的理由。

    “嘿,别这么肯定。我保证你要杀死的那三个人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的。”笑面人似乎对起司的反应有些意外,在魔鬼看来,像起司这样将知识摆在第一位的施法者应该会非常爽快的答应自己的要求。毕竟那些愚昧无知的凡人在后者的眼中和牲畜蝼蚁无异,杀死几只蝼蚁就可以换取想要的知识,这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一笔划得来的买卖。

    可法师只是摇了摇头,“如果他们是死于和你签订的契约,那我无话可说。但是让我亲自去杀人,这可完全是另外一件事。魔鬼,我虽然自认不是什么高尚的人,却还不至于沦为**的奴隶。是的,我渴求知识,不过这不代表我不在乎其它。”

    “这可真令我意外,你真的是那个克拉克的弟子吗?他居然会让自己的门徒有这种观念?还是说这是你抬高身价的另一种愚蠢的尝试?我要提醒你一下,起司先生,不论你真实的想法如何,你表现出来的东西都让我有点动摇要和你做交易的信心了。我可不希望自己的交易对象如此的,嗯,多愁善感。”魔鬼挪动着身体,语气中带上了明确的不满情绪。“要我说,你最好赶快把这份契约签了,让我们彼此都多保留一些对对方的好感如何?”

    “呵呵。”起司,笑了。确实,灰塔的教育一直都不曾有过关于尊重生命这种话题。对于灰塔之主来说,学徒们用他们有限的时间研习奥秘还进度缓慢的可怜,他自然不会再关心他们价值观上的问题。这也就造成了大多数的灰袍法师冷漠的性格,他们只在乎更多的知识或是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对于自己行为的善恶对错,这些施法者才不在意。

    但起司不一样,在灰塔当中,他是特别的存在。因为其他所有的学徒,他们都是孤独的,从来到灰塔开始,他们的生命中就只剩下自己和无尽的知识。然而起司却有着除了克拉克之外第二个老师,安莉娜。这位古老的吸血鬼像母亲一样养育了起司,在这个过程中,她的一些价值观不可避免的和魔法知识一起进入了年幼法师的脑中。再加上起司步入俗世的第一站是苍狮,一个骑士精神泛滥的王国,他所接触的人们都表现出了对生命极大的崇敬。这两种影响共同作用在法师身上,让他不知不觉中避免了成为像咒鸦那样的人。

    “换一个条件吧,我不会接受这个的。”灰袍法师并不在乎魔鬼的威胁,摇了摇头说道。

    魔鬼,沉默了。他站在起司的背后,不知道在想什么。房间中的烛火安静的燃烧着,红色的蜡烛已经所剩不多,可是那卷契约依然漂浮在法师的身前,纸上用魔鬼文字和人类文字共同书写的语句散发着暗红色的不详光芒。

    “好吧,巫师。看来我之前确实对你有了一些错误的评价。那么我能在修改交易的条款前问你一个问题吗?用来满足我那许久没有产生过的好奇心。”

    “请讲吧,我会尽量回答你。”起司的嘴角向上翘起,他知道在魔鬼让步了。

    “为什么,你可以向那个叫爱米亚的女巫保证去猎杀她的同类,但是却不愿意为了和我做交易而杀人?这二者之间难道不矛盾吗?”

    法师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没什么道理可讲。我并不是因为那些失心女巫属于黑暗就猎杀她们,也不是因为你要我杀的是三个凡人就拒绝。这和我要杀的人的身份无关,也和杀人后能得到的利益无关。我只是觉得,按照你的契约去杀人,会让我不舒服,就是这样。”

    “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是魔鬼第二次放声大笑,同时,在那张笑脸面具底下的存在不断发出令人不快的笑声时,位于法阵五角的蜡烛也在此刻燃尽。但,魔鬼并没有和烛火一同消失,笑面人只是随手挥了挥,那五个即将熄灭的蜡烛就诡异的停住了。它们头顶的火苗不再跳动,那感觉,就好像时间突然凝固了一样。

    起司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如果这个魔鬼真能停止时间,那他完全不需要和自己做交易。所以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你在支付自己存在的代价?我听说那价格可是十分惊人。”法师的眼睛眯了起来,身后魔鬼对这笔交易的兴趣超过了他的预期,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不过是几单生意白做了而已,既然你已经让我看到了这么有趣的东西,几个空洞的灵魂就当做我给你的小费了。”魔鬼说着,从椅子后面走到了法师的面前。这个举动险些让起司从椅子上跳起来,因为在这种召唤仪式中,被召唤的魔鬼是不能出现在召唤人眼前的。而笑面人能这么从容的做到这一点只意味着一件事,他摆脱了召唤仪式的限制。

    “噗”随着羊皮纸在魔鬼的手中化为灰烬,那张面具上的笑脸在火焰打出的阴影下显得更加诡异。“忘了这无趣的契约吧,鉴于你的表现,我这次可以给你更好的服务。”说着,一块由金板出现在空中,魔鬼轻巧的用指甲在上面划了记下,大段大段的文字就被印刻在了上面。

    “来吧,起司先生,我保证你会对这一次的契约满意的。”

    法师飞快的着金板上的内容,他发现在这份新的契约中,原本只是提供掮客有限信息的条款被更改为提供掮客在苍狮的瘟疫事件中所有的信息。同时,原本让自己去杀死三个凡人并收割他们灵魂的条款,也被更改为了另外一项匪夷所思的内容,保护原萨隆伯爵的遗女,葛洛瑞娅,时长为三年。

    “葛洛瑞娅?这关她什么事?”起司不解的抬起头看着魔鬼,他不明白那个可怜的姑娘为什么会在这里被提起。

    “哦,这不在契约的说明范围里。请恕我不能回答您的问题,起司先生。”魔鬼夸张的躬身,满怀“歉意”的说。

    法师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对方一定有诈,不过……和魔鬼做交易总要付出点代价不是吗?至少这样看来,自己并不抵触保护葛洛瑞娅。“好吧,成交。”起司点了点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成交!”魔鬼大呼着,也用自己的右手一把握住法师!那块象征着契约的金板快速融化,变成流动的金色熔浆,顺着无形的轨迹在交易的双方手上留下了一个诡异的符号。这符号闪烁了三次后就隐入了皮肉里消失了。

    …………

    太阳,终于还是落下去了。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黄昏之后,巫师与魔鬼的交易也以达成。先不提得到了自己想要信息的起司做了什么,在笑面人的身影从密室里消失之后,王都外三公里一片安静的森林中迎来了访客。

    似乎,是察觉到了来人身上令人不安的气息吧,原本在池塘边喝水的小动物在笑面人走近时全部逃到了树丛里,只留下魔鬼和一片幽邃的池塘。

    “我和您的交易,完成了。”笑面人单膝跪在池塘边,对池水说道。

    “嗡!”当魔鬼的话音落下,他面前的水面在低沉的震动中凭空泛起了皱纹,这些波纹打散了池塘原有的颜色,当其散去,水中倒影着的景象已经不再在是清澈的夜空和周围的树木。出现在水池中的,是一张巨大的王座,以及坐在上面的,存在。

    那王座是如此的耀眼,通体用黄金,白金等贵金属的熔浆铸成,上面点缀着大颗大颗矮人国王都无法想象的硕大宝石!王座的下方,是堆积了不知道多厚的财宝,各种钱币,做工精美的武器,散发着魔法光辉的魔杖以及艺术品像垃圾一样随意的堆放在一起。从王座背后的墙壁可以看出,这只是一个巨大房间的一角,如果整个房间里都像王座前那样铺满了这些财宝,天知道它的主人拥有着怎样的财富!恐怕,即使是神话中神邸的居所都无法如此奢侈。

    不过魔鬼却知道,那令人炫目的王座绝不仅仅是贵重物品的堆砌,就像大部分人总是认为它的主人是一个无脑的暴发户一样,王座过于华丽的外表总是让人忽略了真相。而真相就是,那些贵金属和宝石所修饰的纹路并非出自任何一位艺术家之手,如果将它们散发出的宝光忽略,只考虑形状,那么你会发现,整个王座,其实都是由大大小小规格不一的骨骼拼凑而成。据说,这些骨头里有一些曾经是被称为神的存在。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朋友。”一个低沉柔美让人不自觉想到来自于身穿笔挺礼服的绅士的声音从池塘里传出来。只不过它的主人可和帅气的绅士搭不上半点边。那是一头怎样的怪物啊!它肥胖的躯体几乎占满了整张王座,尽管身上穿的华丽服装是出自与世界上最好的裁缝之手,可是这也无法掩盖那臃肿的肉块在礼服下的凸起!这怪物的脸在池塘的影像中无法看清,不过想来应该也是丑陋不堪。

    “是的,大人,每次和您交谈之间的时光都漫长的想让我自杀。”魔鬼深深的低着头,用最真诚的语气恭维着。

    “好了,你我都是生意人,这些无用的话就先放一边吧。你这次做的不错,我很满意。”怪物用违和的声音说道。

    “不胜惶恐。您一定是早就知道那个法师不会接受第一个契约对吗?”

    “呵呵,你觉得呢?”

    “我不敢揣测您的意思,毕竟您的智慧早就让所有魔鬼拜服,掮客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