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温暖的晚宴
    ,。

    起司可不知道刚和他做完交易的魔鬼实际上与掮客之间有着联系。不过即使法师知晓了这件事,他恐怕也不会太在意,毕竟像掮客这样的家伙如果真要设计他,那么他不管怎么小心应对迟早还是会中招的。比起十年如一日的防备被别人算计,起司更倾向于自己有把握的时候主动出击。而得到魔鬼给予情报的他,也确实打算这么做。

    晚宴,在些许漏风的客厅中进行着。房间里弥漫着的,是木板间溜进来的冷风也无法吹散的浓浓食物香气。大块的炖肉配上已经因为持久加热而变软的土豆装在大锅里直接被放到了桌子上,好在晚宴的参与者们都不会对这种豪迈的吃法感到不适,不如说让他们像贵族那样用精致的餐具小块小块的品尝食物的味道才真的让他们痛苦。

    杰克手里拿着一大块黑面包,从面前的木碗里沾上满满的肉汁,另一只手里则拿着半只啃得面目全非的烤兔子。在他身边的蒙娜虽然身为女性,不过身为一名冰霜卫士,女战士吃起饭来和她的男性同袍相比自然不逞多让。要说区别,可能也就是她的碗里不像狼行者那样装满肉块,龙脊山的气候太过于寒冷,王都中常见的野菜在她看来却是少见的食物。这些蔬菜被装在相对小一些的锅具中,和牛奶一起炖煮,颇受女士和小孩的喜爱。即使是斯派洛这样的小孩子也忽略了植物特有的土腥味,被炖菜所俘虏。

    “这是最后一道菜了吧,您再不过去,肉都要被他们吃完了。”爱尔莎穿过走廊进入厨房,对里面的罗兰说道。是的,客厅中的那一大桌子食物都出自老魔术师之手。虽然老板娘自问做菜的水平不差,但那毕竟只是粗糙的烹调方式,而罗兰在旅行的途中显然并没有只专注于魔术的研究,老人对料理食物的理解完全打破了爱尔莎的固有印象。

    “再等等,快要烤好了。这可是国王赐下的食物,不好好烹制一番可说不过去。”罗兰少见的将白发扎起来,就连下巴上的胡子也被用布包裹好以防掉进菜品里。在老人的面前,烤架升起的黑烟被上方的烟道吸走,露出火上表皮已经变的金黄的烤猪。这只猪是爱尔莎他们在离开王宫时国王送给他们的谢礼之一,此时王都中的食物虽然不至于短缺,可是想要得到如此奢侈的食材也实为不易。据说这只猪本打算用来做王宫晚宴的主菜,但是起司苏醒之后就离开了城堡自然也不会去赴宴,国王索性就把它送给了几人。

    爱尔莎点了点头,站在一旁等着帮老人对烤猪做最后的处理。能继承父母留下的酒馆,要说老板娘对烹饪没有兴趣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可怜北地人几代人都将精力放在了和恶劣的自然环境对抗,苦于生存从来无暇提高生活的品质,对食物,尤其是肉类的处理仍然停留在最基础的煮和烤上,这次能见到罗兰的厨艺,爱尔莎已经能想象到当她把这种手艺带回龙脊山酒馆里会变成怎样的盛景。

    透过烤架下的火焰,这位有着红狐之称的女性恍惚中看到了她熟悉的酒馆。爱尔莎从未离故乡这么远,也从未离开的这么长。当伙伴们享受食物的吵闹声音从客厅传过来时,她的精神不自觉的想起了往日的时光。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带着这些烹饪手法回去,她想到。????“好了,差不多可以把它抬下来了。”罗兰的话唤醒了爱尔莎,后者很快意识到老人说的是要取下烤架上的食物。于是老板娘赶紧上前,和魔术师分别抬起串在烤猪身上的烤肉杆两边,烤肉本身浓烈的香气再加上涂抹在上面掺杂蜂蜜的特质酱料,让一直顾着帮罗兰做菜,没来得及吃上一口的老板娘产生了自然的生理反应。

    “咕”爱尔莎的脸红了。老人微微一笑,在将烤猪放在准备好的大盘上后转身拿起切肉用的小刀,从猪的肋下走刀,划下一块肉插在刀上递给老板娘。“先吃点吧,正好帮我看看味道怎么样。”爱尔莎想要拒绝,可是烤猪散发出的味道却让她的手不由自主接过了小刀。

    就在爱尔莎咬了一口烤肉,享受着美味在口中扩散的感觉时,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起司,走了下来。“啊,你下来了。大家在吃晚饭,你……”厨房的门没有关,老板娘伸手想要招呼走过的法师一起吃饭,可是此时刚刚得到了重大消息的起司哪里顾得上这些,由于专注于思考得到的内容,法师径直的从爱尔莎面前走了过去。

    “!”“砰!”老板娘追着起司来到走廊,手中的刀上插着烤猪肉,然而还不等爱尔莎的话出口,法师的身影已经随着沉重的关门声从屋子内消失了。

    “我跟上去看看。”回到厨房中的爱尔莎将只咬了一小口的食物放到盘子上,转身追着起司的脚步冲出了房间。

    罗兰因为位置的关系并没有看到法师,不过从脚步声和老板娘的反应老人很快推测出发生了什么。他拿起烟斗抽了一口,当烟雾从他的鼻子里飘出来的时候轻轻说了一声,“这小子和他老师真是一个样。”说完,就走到客厅里去了。

    码头区的夜晚总是特别安静,尤其是在这个商贸几乎完全停止的时期,就连水手们在酒馆里的吵闹声都听不见。晚风,带着冬天残留的寒冷吹过灰色的长袍,不过它的主人却对此毫不在意。起司没有骑马,倒不是他不急着赶路,只是马匹的声音很可能会惊动黑暗中的窥视者,他不希望如此。法师的眼睛里闪着雾霭一样的光芒,这些魔力遮蔽了他的脚步声和气味,也让人无法从远处注意到黑暗中的这一抹灰色。

    可即使如此,起司的脚步在通往主城区的小桥前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在桥的前方,站着大概二十只左右的爱德华家族食尸鬼。这些食尸鬼受到了惊动,从地上站了起来,在月光的照耀下露出脸上大片的血迹和还没有咽下去的肉块。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副可怕的油画。而随着食尸鬼们的站立,原本被它们包裹在中间已经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则为这幅画再添加了一笔令人毛骨悚然的色彩。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