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危险的走廊
    ..,

    在米戈的帮助下,起司总算是安全的落地。巨龙利用着身体的优势,将敢于挑战自己的蝠人一个一个打落夜空摔落在街道或者建筑物的屋顶上。法师知道他的龙同伴并非噬血好杀之辈,这或许也是因为它跟自己相处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米戈作为一条脾气暴躁的红龙,却能很大程度上的控制自己的脾气,即使是现在这种情况,大部分的蝠人也只是被巨龙剥夺了战斗能力,并没有立即死去。当然,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龙爪造成的伤口绝对可以导致缓慢且痛苦的死亡。

    另一方面,落到离女巫之家不远街道上的起司可就没有米戈那么轻松了。迎接法师降落的,是黑暗中难以得到实际数字的爱德华家族食尸鬼。而且,这些家伙作为随族长进攻女巫之家的精锐,全部都在战斗状态中保持着清醒的理智,如果说陷入进食狂热的食尸鬼是本能的怪兽,那么当它们像人类一样团队合作的时候,这些家伙就是拥有怪力的杀戮机器。

    “最后一次机会,”法师穿着灰色的长袍立于街道的中央,在他周围十步之外,是将他包围住的敌人。起司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空中肆意冲杀的巨龙,“你们的族长受到魔鬼的挑拨而掀起了这场叛乱。错不在你们,我以灰塔的名义宣誓,如果你们现在停止对我和其他盟友的敌对行为,你们就可以活着离开。”

    “法师,收起你无用的劝说吧!我们已经等了今天太久了,现在,苍狮的黑夜属于我们!”说这话的并非是食尸鬼,而是出现在食尸鬼们身前的怨灵老人,他此时的样子真正配得上怨灵这个名字,那狰狞到完全扭曲的容貌和身上伸出的多余肢体,令人不寒而栗。

    “是吗。”法师低下了头颅,他的目光被魔力遮挡,让人看不清此刻起司的眼神。不过从他的动作来看,法师似乎在对这些背叛者的选择感到遗憾。可事实真的如此吗?自从落地开始,灰色长袍里的双手就没有停止细微的动作,魔法的波动在起司的巧妙指引下躲开了怨灵的感知,起司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靠三言两语让对方改变想法。

    “真是可惜。”巫师轻叹着,将双手伸出长袍,准备完整的魔法以他为圆心爆炸。起司知道,他只有这一次机会,一旦和食尸鬼们陷入白刃战,他绝对没有机会突破对方的包围。不过好在,这一次机会对于灰塔的巫师来说已经足够多了。“呼!”没有冲击波,也没有音爆,起司的魔法更像是吹出了一阵无害的威风。但是当这阵风声逝去,这条街上再也听不到除了法师的心跳之外其它的任何声音。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起司走过怨灵身边的时候如是说着,他身旁张牙舞爪的怨灵仍然保持着魔法爆发那一刻的样子,只不过,他的身体已经不再是闪烁着微弱白光的灵体,而是变成了沉重的石块。不仅仅是怨灵,在法师周围的食尸鬼们全部变成了石雕,它们的脚和街道的石砖完全连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某个疯狂的石雕艺术家创作出的巨幅作品。“咳!”起司在石像中穿行的时候咳嗽了一声,他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自己的喉管里吐了出来。法师随手擦去嘴角流出的血迹,这种大规模施法的后果往往会即时反应到施法者的身上。

    “这种粗暴的施法方式可不是我的风格啊,看来得找找其他办法应对这种局势。”起司自语着,继续朝着女巫之家的大门走去,敞开的大门前三阶放置着蜡烛的台阶已经被不知名的巨力粉碎,几截断裂的蜡烛混杂在碎石里。法师在经过的时候轻轻弯腰捡起了一小块蜡烛,把它攥在手心里。

    幽深的走廊此刻在法师的眼前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面貌,葛琳设置在上面的强大女巫魔法被鲁莽的破坏,导致这里的空间产生了微妙的扭曲感,看上去就像是借着有波纹的水看事物一样。这也是起司没有让其他人跟来的主要原因,他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出现。即使是自身免疫魔法的狼行者,面对这种不稳定的空间乱流也有可能被莫名其妙的传送到某个听都没听说过的遥远世界。法师可不想让同伴们因为这种原因消失。至于如何破解这种情况,女巫的防御魔法往往都围绕着一个核心展开,她们的汤锅。

    活动了一下关节,起司迈步走进了大门。他的脑中努力回忆着如何在空间乱流中保持自身的位置,这需要极为深奥的空间知识以及对自身魔力的精细操作,整个过程就像是在万丈高空走钢丝。如果在这期间没有其它干扰还好,可空间乱流之所以被称为乱流,就证明了那种平稳的状态并不存在。

    身体的各个部分都传来轻重不同的拉扯感,这片不稳定的空间在尝试将冒险通过它的人永远留在这里。好在对于灰塔的学徒来说,这样的情况并不难解决,只需要及时调整自己体内的魔力平衡,就可以在跌下钢丝之前挽回局势。真正致命的威胁,是那些栖息于这种空间乱流中,顺着魔力而来的猎食者。

    行走于扭曲的通道里,起司很快注意到这片失序空间中唯一稳定的东西,那是一副被挂在走廊墙壁上的人物肖像油画,画中的年轻女人可能是年轻时的葛琳。不过现在,随着法师走过这张油画时画中人物转动的眼球,起司肯定,这张油画变成了某种载体,让混乱时空中的猎食者获得一个可以短暂行动的躯壳。

    油画,在法师视觉的盲区里悄然长出了手脚,那是一种覆盖着海洋甲壳类动物特有外壳的肢体,在这总共十二支肢体的尖端长着锋利的尖刺和可怖的倒钩。当然,这一切都没能躲过起司的魔力感应,他很清楚背后的东西是什么。隙间钓蟹,这是那东西的名字,在众多猎食者中它是最臭名昭著的家伙之一。

    说它臭名昭著,是因为隙间钓蟹并非像它看上去的那样使用十二支鳌足来杀死猎物,相比起近战,这些恐怖的杀手会用天赋的能力让它们的猎物产生强烈的空间错位感。这种感觉或许放在平时还算能够接受,可在失序空间中,细小的错觉都有可能致命。隙间钓蟹就是故意让猎物陷入恐惧当中,它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玩弄食物,尤其是那些自恃有魔力护身的猎物,它们会像现在这样隐藏在周围扭曲的场景中,悄然释放能力,让猎物因为突然超出预计的空间变化而惊慌失措,陷入恐惧和自我怀疑中。钓蟹极具耐心,它们可以等上很久让猎物因为这种焦虑感而精疲力尽。到了那个时候,它们再出现在猎物的面前,让对方误以为找到了混乱时空中唯一的稳定物,接着突然显出原型,用它们锋利的肢体将那个可怜人的脑子敲开吸食他们的脑髓。

    可知道了对手的习性并不代表起司就能迅速脱困,恰恰相反,隙间钓蟹的能力让法师在解决掉它之前根本不可能找到正确离开这片失序空间的方法,想要出去,起司必须干掉那东西。,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