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闪电之死
    想要安全的穿过混乱的空间,有两点是必须的。35xs首先就是必须有能力在空间的拉扯下不偏离自己预计行进的轨迹太远,对于起司而言,就是不离开两侧时而狭窄时而宽阔的走廊。只要他还在走廊的范围内,细小的空间偏差就可以被忽略。如果说这比较容易完成的话,那么想要走出这里的第二个要求则是这里之所以致命的主要原因。

    离开混乱空间的第二个要求,就是找到“坐标”。空间本身是不能被人标记的,也不存在什么特征可言。但,经过施法者们的研究,他们发现附着在空间外层,将空间定型的物质却会有些许固定的性质。法师们把这些物质称为以太,通过定位某一部分以太,坐标得以实现。而借助坐标稳定的性质,进入失序空间的人得以寻回他们的道路。大部分人为了保证自己的坐标永久有效,都会将自然界中的山峦或者大湖以及某座宏伟的城市作为自己的灯塔。至于起司,身为灰袍,他的坐标自然是自己长大的那座立于世界之北的高耸建筑。

    定位灰塔并不困难,这对于法师来说几乎快要变成本能了。要知道,起司和他的同门们每天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并非睁开眼睛,而是通过灰塔来定位自己的位置,这样他们才能确定自己仍然在现实的空间中没有被梦魇或者其它什么东西捕获。可,起司在尝试过后惊讶的发现,他虽然能准确的找到灰塔的位置,但是自己却难以以其为参照物定位,这怎么可能?灰塔之主为了保证灰塔的影响力,在几乎所有和现实世界重叠的空间中都同样修建了灰塔的延伸,这些世界甚至包括了影世界和某些更深层更难以发现的地方。

    法师将视线不着痕迹的投向身后的油画。隙间钓蟹的能力看来确实可以对自己使用,这令起司感觉颇为沮丧,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在担心自己盟友的安危,实在提不起兴致来和这种对手作战。但他同时也知道这场战斗无可避免,隙间钓蟹的能力对自己有效也就意味着它确实有猎杀施法者的能力,和这样的对手交战,绝不容许半分的大意。

    长袍,轻微摆动着,灰色布料下的双手灵活的做出各种动作。这里是不稳定的空间断层,施法必须精确并且可控,要是一不小心对这片动荡的空间造成什么伤害,天知道会发生什么。运气不好,起司和钓蟹一起被坍塌的空间压缩成肉眼看不见的微粒都是很可能的。

    法术出手,无声无息。很多施法者都觉得隐蔽施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将魔力一股脑的爆发出去对于他们来说更为简单,威力上也更强。而起司则和这些人完全相反,崇尚于效率的法师拒绝粗鲁的施法方式,他的魔法总是精确的,但是这份精确,往往也很致命。

    “噗!”像是钢针刺穿气球的声音从油画上响起,隙间钓蟹的伪装被戳破,在破裂的画布背后,它真正的躯体膨胀着显露了出来。那是一只和龙虾有几分相似却长着十二脚,外加两只螃蟹似的巨大鳌足的黑色生物。虚空中的生物大多都是这个颜色的。这只怪物的体积足有五个起司大小,也不知道它之前是如何躲在一张小小的油画下面的。钓蟹见自己一贯的捕食伎俩被拆穿,倒也并不害怕,就如起司所猜测的,这种生物有着感知魔力的能力,它能感觉到,虽然眼前的法师察觉到了自己,但是他释放出的魔力并不强大。

    这就是起司要给对方的错觉。他害怕如果钓蟹察觉到了自己真正的能耐会避而不战,那样的话想要逃离这里就会耗费更长的时间。法师转身,将身子半弓下来,虽然知道隙间钓蟹的捕食方法,可是对于这种生物是如何战斗的,书本上从未记载过。大约是能看破它伪装的法师,都可以轻易杀死这东西吧。

    “咯咯咯”怪物的甲壳里传出有序的咯哒声,起司猜测这可能就是它的叫声或者类似的东西。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法师旺盛的好奇心真想把这钓蟹好好解剖一下看看它是什么构造。就在起司想着如果要解剖这怪物应该从哪里开始的时候,隙间钓蟹动了。

    失序空间中的移动往往是缓慢的,每一步都需要仔细斟酌,防止被卷入突如其来的乱流。所以法师先入为主的认为对手也是如此,他忽略了隙间钓蟹这种生物本身就是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所以,当下一秒怪物庞大的身躯直接出现在起司面前的时候,法师不可避免产生的感到了震惊。紧接着,就是剧痛!

    “嘶…”起司捂着自己的腹部,飞速的远离身前的对手。从他手中渗出的血水来看,钓蟹的螯钳刚刚毫无疑问是刺穿了灰塔出品的长袍,在法师身上留下一道相当严重的伤口。疼痛让起司认清了现实,他现在是在一个危险的猎食者的主场和其作战。在这里,如果他不全力以赴的战斗的话,他的下场与其他葬身钓蟹之口的猎物也不会有什么差别。

    “这是你自找的!”认真起来的法师眼睛里爆裂出强大的魔力光芒,他用右手指着敌人,曾经让大量食尸鬼石化的法术再次发动,虽然这次目标只有一个,可起司却不敢丝毫怠慢。“嗡”魔法让周围的空间发出令人耳鸣的声音,这提醒着巫师这片空间并不稳定。不过现在起司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现在只希望那个怪物老老实实的变成石像。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隙间钓蟹从足部开始迅速石化,这怪物似乎并不理解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它努力的想要移动自己的脚,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它徒劳的朝法师挥舞着螯钳,最终以这个样子被定型。看起来,法师的魔法成功了。

    “呼。”起司见怪物已经变成了石雕,长出了一口气。他皱着眉头检查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好在经过这么多次战斗法师的反射神经也比以前灵敏了很多,如果还是他刚离开灰塔的时候,这一击搞不好就已经将他整个刺穿,但饶是如此,伤口离内脏的距离也已经十分接近了。

    起司从长袍的内侧找出包扎用的布条,简单的将伤口包起来止住流血。随后,他开始认真的寻找离开这片空间的办法,但就在法师背对着隙间钓蟹变成的石雕时……

    “咯咯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