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入心
    法师在落地的时候颇有些狼狈,他本来还在因防卫魔法失控造成的乱流空间里和危险的隙间捕食者周旋,手上的戒指却突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魔法力量将他强行拉出了那段扭曲的时空。事实上,这几乎救了起司一命,隙间钓蟹对于魔法的免疫效果大大超出了法师的预期,当他回头看着敌人轻松的抖落身体表层的碎石时,起司已经没有时间做出应对了。但重新回到女巫之家的走廊上,等待法师的东西却不一定比隙间钓蟹要友好。

    “是灰袍!他来了!”守在走廊里的爱德华家族食尸鬼在法师意识到自己位置的转移之前就发现了他,这只手上套着镶嵌有铁片的粗革全套的食尸鬼对同伴大叫道。只不过它的声音似乎比想象的要大了一些,这导致不仅仅是走廊上的食尸鬼,连房间中的人们也听到了起司到来的消息。

    “听见了吗?巫师来了,你们完蛋了!”和一只食尸鬼战士纠缠的独眼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她的右臂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着,看样子似乎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从手肘处反方向生生掰断。可即使如此,赤红之瞳的主人也不会退却,和眼前的这些怪物一样,疼痛只能让她更加兴奋和专注。

    “那也是在你们死光之后!”食尸鬼怒吼着,它知道眼前的人类女性已经无法反抗自己的攻击。出于愤怒,恐惧,杀戮欲的混合,这只怪物高举其自己的利爪,想要将独眼的脑袋砸成一团肉酱!至于独眼,从她的脚步来看她并没有考虑过躲避这致命的攻击,她想要做的,是在对方砸烂自己的脑袋的同时,将左手握着的匕首送入它的心窝。

    “噗!”利刃刺进**,作为独眼的贴身武器,这柄带着如鲨鱼牙齿一样锯齿的匕首不付主人的决心破开了食尸鬼坚韧的表皮。当独眼看到刀身没入敌人的身体时,这位黑帮头目露出了冷笑,原因无他,作为女巫爱米亚的情人,她的鲨齿匕首上有着红衣女巫专门为她炼制的毒药,即使对手是食尸鬼,从心脏扩散出去的毒素也足够致命。

    能在死前带上一个对手,独眼对自己的战果十分满意。可是这时她才注意到,本来早就应该来临的死亡实在是有些太不准时了。“快离开那里!”爱米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独眼下意识的一个后滚翻回到房间的中央,她看到那只想要杀死自己的食尸鬼此时竟然被粗壮的荆棘藤蔓缠住了双手。虽然食尸鬼竭力挣扎,可是在这些荆棘面前仍然显得无力。“这是怎么回事?”独眼转头希望红衣女巫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爱米亚的脸色十分苍白,作为这间房屋的控制着,防御法阵的崩溃对她造成了很大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她到现在都无法出手加入战斗的原因。而现在,她身体的状态似乎比刚才更糟了,那些突然出现的藤蔓在伤害敌人的同时也在伤害着红衣女巫。“女儿,控制你自己!你必须控制自己!”爱米亚说着想要伸手去碰触不远处的珂兰蒂,可是还不等她站起身子,束缚了食尸鬼的荆棘也一样从她的脚下生长出来。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独眼奋不顾身的扑到爱米亚身边,用体重踢开想要缠绕女巫的藤蔓。不过这无疑是一次失败的尝试,她的举动只是让自己和爱米亚被捆在了一起。

    “她失控了,失控了。”爱米亚喃喃着,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女儿。独眼从来没有见过爱米亚这么恐惧的样子,冷汗顺着女巫的头发里留下来,凝聚在她鼻梁的曲线上,而一向注重仪表的红衣女巫,此时却连擦一擦汗都顾不上。一名女巫的失控是非常可怕的,她们与生俱来的魔力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呈井喷状的展现出来,对周围的一切生物造成毁灭性的伤害。同时,这种爆发也会让她们的寿命急剧缩短,魔力就是女巫的生命,这可不是一句空话,如果没有人制止,失控女巫的下场多半是力竭而死。

    荆棘,在房间里蔓延,和在起司手中时不同,失控的珂兰蒂可不会考虑如何去运用这些植物根须,她也不需要去考虑,因为这些荆棘的生长速度和附加在上面的强大力量已经足以压制除了它们主人之外的所有人。甚至就连漂浮在半空中的摄魂怪,都被藤蔓给生生拉了下来。很快,这个房间里唯一拥有行动能力的人就只剩下珂兰蒂自己,以及,刚刚解决了走廊中的护卫走近房间的起司。

    法师看着自己的未婚妻,不需要谁来解释,从戒指上传来的力量已经让他清楚的认识到眼前的状况。而起司也很清楚,和失控的珂兰蒂比起来,爱德华家族的背叛根本不值一提。所以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让珂兰蒂从这种失控中摆脱出来。这么想着,巫师开始了自己的施法。一些藤蔓从起司脚边生长出来,它们想要像束缚其他人一样困住法师,可是这些树藤最终却困惑的发现,虽然起司的形体就在这里,但是它们却无论如何都碰不到。

    这是因为法师将自己的身体转化成了某种更加虚幻的存在。起司知道凭自己的身手无论如何都绝躲不过满地藤蔓的追踪,而攻击这些藤蔓,则与攻击珂兰蒂无异。鉴于此,他只能这么做。化为了虚体的起司不会被荆棘缠上,同样的,在这种状态中他也无法切实的影响拥有实体的存在。所幸他也无需这么做。

    当房间中的一切都被绿色淹没之时,起司来到了珂兰蒂的身前。一头金发的女巫仍然在哭嚎着,她的脸蛋被自己的指甲抓出一道道血痕,眼睛里喷涌着剧烈的魔法灵光。法师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里除了荆棘藤之外已经看不见其它的东西了,不论是家具还是墙壁都被死死的遮盖起来,更别说其中的人了。起司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在珂兰蒂用自己的树藤杀死她的母亲在内的所有人之前,他必须阻止她。

    “珂兰蒂,珂兰蒂。”法师半跪在女巫面前,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似乎是对起司的声音产生了反应吧,珂兰蒂暂时降低了哭嚎的声音,她略微抬起头,与起司四目相对。

    “呜…他们,他们杀了,杀了闪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