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同的意志
    离开女巫的内心世界远比起司想的简单的多。事实上,当珂兰蒂认同了法师所说的瞬间,他的灵魂就被排挤出了那片树林,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可是很快,起司就注意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房间中的荆棘,确实停了下来,这似乎说明了它们的主人已经平复了内心失控的情绪。但眼前的珂兰蒂,依然闭着眼睛安静的低头一动不动,她的双手已经不再撕扯自己的脸,整个人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可从女巫身体里散发出的威胁气息并没有收敛,反而,好像还增加了一些。

    “是我那里搞错了吗?”起司的眉头紧锁着,他小心的朝珂兰蒂又走近了几步。法师注意到在女巫失控的时候,后者身上的衣服出现了破碎,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肌肤,以及锁骨下方那两点明显的红斑。起司的瞳孔在看见红斑的时候瞬间缩小,这被吸血鬼咬过的伤痕应该已经消失了才对,为何此时又会浮现出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珂兰蒂的头抬了起来,她长长的睫毛呼扇着,双眼的瞳孔既不是平时的蓝色,亦不是在梦境中的绿色,那血红色的双眸对于法师来说太过于熟悉,只是,拥有这双眼眸的人绝不应该是珂兰蒂才对。“莉莉学姐?”起司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当金发女巫的脸上露出与珂兰蒂言行不符但是又异常美丽的笑容之后,拥有红色瞳孔的人开口了。

    “幸亏你阻止的及时,再晚一点,这小丫头的身体就要受到永久不可修复的伤害了。女巫可真是麻烦,就连我刚才都没有办法夺取她身体的控制权呢。”珂兰蒂的嘴里说着奇怪的话,双腿绷紧,看起来好像是试图站起来。可是女巫的身体在这个过程中却像是断了线的提线木偶一样,由于完全不协调的动作像身后倒去,一下子坐回地上。

    “等等,你是安莉娜对吧?学姐,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怎么附身在你的小‘未婚妻’身上的对吗?”法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起司挠了挠头,眼前的变化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不过,对方说的确实是他想问的问题。

    “啊,对了,这是你第一次见到我用这一招呢。”用珂兰蒂身体说话的安莉娜似乎是放弃了站起来,索性把身体往后靠了靠,倚在身后的荆棘藤上说道,“怎么样?有没有很意外,这可是我身为真祖独门的能力,其它家族的吸血鬼可是完全用不来的。好啦,别露出那副表情,简单来说,就是我可以无视物理距离的远近,暂时远程控制那些被我咬过的人。这个小丫头被你传送回塔里的时候我就为了以防万一做了这个保险,现在看来还真是用上了。”

    “你是怕她真的和我举行‘婚礼’对吗?”无视掉安莉娜话中的说词,起司直接点出了对方的目的。

    “嗯,没错。我可不能看着你为了一个无聊的契约傻傻的丢掉性命。尤其是你刚才还说出了那样的话。”说到这里,珂兰蒂脸上的表情正色了起来,显然之前法师在女巫内心世界的所作所为没有逃出安莉娜的监视。

    “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如果说这世界上有谁可以随意窃听起司的言行而不会惹恼法师,那么这个人只有安莉娜,从小到大,起司对这位名义上的师姐,实则对他如母亲一般的女性有着完全的信任。而这份信任,也让他在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总是接受安莉娜的建议,但这一次,听到学姐并不认同自己劝说珂兰蒂的话,起司的内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

    安莉娜轻笑了一下,她太熟悉起司了,哪怕法师只是在用语中略微表现出了些许的不满,她也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出来。“我的小起司啊,你听听你说了什么吧。我知道,在这次试炼之前,你没有接触过世俗世界太多,但是这不代表你应该这么容易就被周围的人影响。”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巫的眼睛里开始释放出淡淡的红色雾气,法师知道只有学姐真正生气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现。“你和这些自以为是的凡人待了太久了,或者让你继续这次试炼就是一个错误。起司,你要明白,你不是什么骑士,也不是战士,更加不是什么拯救者!你是一个灰袍,你脑子里的知识足以让世界疯狂,你身上的潜力万里无一,那些凡人可以牺牲自己去保护同胞,那是因为在价值上他们相差并不多,在这种前提下牺牲个体保护更多的同类是值得的。可是你不一样,你一个人的价值就远胜这个王国。牺牲你来延续这个国家的生命?他们不值得这个价码。”

    法师,沉默了。价值,代价,这两个词汇他并不陌生,在起司成长的灰塔,几乎所有选择都是在绝对理性的基础上运行的,付出代价获得报酬,学习如此,施法如此,连和米戈签订的契约都如此。从这种观点来看,起司的价值确实远超了苍狮王国全体生灵,毕竟说到底,这里只是世界边角的一个偏僻小国罢了。甚至这里的大多数人更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真正的样子,天真的生活在阳光的庇护下,他们对真理毫无帮助,只是像其它生灵一样自生自灭的循环……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起司的眼睛里也开始释放出魔法的光芒,只不过这并不是因为他要和安莉娜作战,只是因为过于激烈的思考和情绪波动产生的自然反应。良久,法师开口了,“我,不能认同。抱歉学姐,我说不上来为什么。”

    “你说什么?”安莉娜脸上的表情在听到起司的回答后因为震惊而扭曲了。她认识的起司绝不会否定这一套逻辑,因为这正是她从小到大教给法师的东西,在吸血鬼真祖的预测里,起司应该认识到自己的莽撞然后更加谨慎的进行接下来的行动,而不是…顶撞自己。“你怎么敢跟我这么说话!”安莉娜狂暴的魔力通过珂兰蒂的身体作为媒介爆发出来,那强大到令起司几乎快要窒息的魔力让人完全升不起对抗的念头,有那么一瞬间,法师甚至怀疑自己的身体会被愤怒的学姐撕成碎片。

    安莉娜当然不会杀死起司,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惩罚他。随着珂兰蒂的躯体伸出右手,起司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拉到前者的怀里,法师的皮肤上开始浮现出大量的锁链纹路,但是由于之前和厄度,附身于苍狮国王身上的恶魔,战斗导致起司右手上的魔纹已经消失。女巫在看到这个情景时,脸上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张开嘴,露出两只不知何时长出的犬牙狠狠咬到法师的右手手背上。剧烈的疼痛瞬间就夺走了起司的思考能力,使他完全没有机会注意到自己皮肤上浮现出的东西。

    暗红色的物质顺着牙齿流进法师的皮肤下面,像一条条小蛇一样顺着血管和其它身体组织蔓延开来。并最终,神奇的与起司右臂上断裂的锁链衔接起来,新生的红色纹路连接到之前的蓝色纹路上,竟是分毫不差!不过起司可没办法看到这些,他只默默的忍受着疼痛,把这当成是自己违逆安莉娜的惩罚。

    犬牙,离开了伤口。灰袍法师捂着自己的右手无力的跪倒在地上,他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这一切,安莉娜都看在眼里,她红色的双瞳中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就被强行压抑了下去。片刻之后,起司终于从疼痛中缓解了过来,他踉跄着站起身,看着安莉娜,等待着对方开口,因为他的面部肌肉还没有恢复到可以说话的程度。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珂兰蒂的脸冷笑着,红色的双眸里满是戏谑,“你觉得自己成年了,不再是学徒了,可以按自己的意志行动了?愚蠢!你连自己的徽记都没有,凭什么敢违背灰塔的信条?好啊,你想证明自己,我给你这个机会。起司,你听着,我以灰塔代理人的身份宣布,从现在起,到苍狮王国不再受到鼠人侵扰为止,你都不许再回到灰塔!”

    说完,珂兰蒂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女巫的身体像是失去了能量供给一样瘫软下去。这一次,随着主人的昏迷,房间中的荆棘藤开始迅速回到地下,原本被荆棘束缚的众人,也因此恢复了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