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好人?
    “这样就好了吗?看到他变成你希望的‘好人’,你满意了吗?”灰塔的顶层天文台中,从猩红天鹅绒座椅上结束了对珂兰蒂控制的安莉娜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怒容看着窗边的www..la无数鬼影从这个背影身上的袍子上一闪而过,像升腾的烟雾,转瞬间又变成了一张狰狞的人脸。灰塔之主克拉克转过头,将视线从窗外无尽的冰封荒原上收回来。

    “安莉娜,安莉娜。那是起司自己的抉择,我从没有想过控制他的思想。”这位强大到无以复加的施法者在面对愤怒的吸血鬼时少见的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感觉就像是学校的老师在和失去理智的学生家长解释一样。可克拉克嘴角那一抹欣慰的笑容却暴露了他绝对不像话中说的那样不在乎起司表现出来的想法。

    安莉娜从椅子里站起来,她现在已经顾不上面前的男人是自己老师这件事了,起司所表现出的正义感让她出离的激动,她双手的指甲因此而变长,化为锋利的爪子。但是从窗户中射下的不合时宜的阳光却迫使她必须保持和灰塔之主的距离。吸血鬼猩红的眼睛里闪烁着疑惑,因为在一秒之前,她还很肯定窗外的风景是宁静的夜色。但此时血族的本能提醒她,脚前的光芒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阳光,只要再往前一步,哪怕是吸血鬼之王,也必将灰飞烟灭。

    利爪和尖牙被理智收回,安莉娜拍了拍衣服,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随即,阳光消失,夜色回归。“你已经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了吗?”吸血鬼有些凝重的问道。控制天气或许并不是什么过于困难的魔法,可是像克拉克这样随自己心意召唤阳光?这在安莉娜看来已经超越了施法者的范畴。

    灰塔之主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他轻松的耸了耸肩,“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我只是做了几面镜子,把阳光引过来而已。具体原理和海市蜃楼很像。倒是你,这件事情值得你真的生气吗?起司难道不只是你派遣漫长生命无聊时的消遣吗?”

    “别跟我说这不是你安排的,世界上那么多可以试炼的地方你偏偏派他去苍狮?那个被愚蠢的骑士精神洗脑的国家…你知不知道那所谓的正义害死了多少人?”安莉娜没有回答克拉克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盯着灰袍法师,任何一个人在看到她双眼中凝聚的魔力时恐怕都会心悸,不过,作为吸血鬼魔法之道的授业者,克拉克似乎并不在乎。

    “安莉娜,你得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东西不会让人死亡。你说正义害人?那野心呢?求知欲呢?别说这些东西,多少的凡人把自己全部的生命奉献给亲情和友情,他们为此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和才能,只为了回应亲人的期待!当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东西是善待你的,每一份美好皆有代价!”克拉克说着,他的身后闪过一道雷霆,将整个天文台照亮。“但那又如何?这世上最可悲的人就是拿着那些少的可怜的筹码还不敢赌局的家伙,他们不舍得转身离开,又没有勇气押上一切。你希望起司远离这虚伪的善良?但是这得让他自己决定,而首先,他必须知道何为善,又何为恶。”

    灰塔之主的语气越来越严厉,他身上的长袍也因此开始无风自动。“起司,是我的门徒,不是你的。他所要对抗的,所要背负的东西我可以帮他抵抗,而你,不能。安莉娜,你应该很清楚在未来,那个没有我的未来,你没法保护他。所以他必须保护自己!”克拉克的语气渐渐缓和下来,可是他的面容依旧严肃,“听着,我有很多的门徒,我见证了他们每一个人的成年,见证了他们如何找到自己的道路,我赐予了他们每个人符合他们人格的徽记。可是起司,只有起司,他的徽记不能由我赐予,他必须自己找到自己的徽记,而那时,他才真正从学徒毕业。因为要对抗他对抗的东西,力量的强弱毫无意义。”

    安莉娜张着嘴,她想要反驳克拉克的话,可是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因为她知道对方没有说错。“那我还能做什么…难道我只能看着他走出去,然后越走越远吗?”

    灰塔之主苦笑着点了点头,“没错,至少你还能看着他走到更远的地方去。接受吧,这是他的人生,没有其他人可以插手。”说完,灰袍法师的身影就从天文台消失了。只留下怅然若失的吸血鬼真祖颓然的坐回椅子里,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

    苍狮,王都,女巫之家,汤锅所在的房间

    随着珂兰蒂失去意识,被中止的战斗再次展开。只不过,这一次房间里的人们眼前多了一位新的参战者。起司惊讶的发现自己腹部的伤口不知何时愈合了,他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安莉娜咬他的那一口。不过现在不是思考学姐是不是真的生自己气的时候,脱离了荆棘束缚的食尸鬼们发出带有腐尸气味的咆哮,它们的战意没有丝毫的减弱。

    这对法师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他不喜欢杀死那些毫无战斗**的人。食尸鬼们身上散发的嗜血**让起司可以名正言的顺施展暴力,就是不知道爱德华家族的成员们在知道这一点后会不会感到高兴。“法师,你来了又如何?不过是给我们多加点食物罢了!”食尸鬼王叫嚣着,用满嘴剃刀般的牙齿狠狠撕下手中血肉的一部分,那是闪电的尸体。

    “食物?好,你们想要食物是吧?我给你们!”眼前的情景让起司只觉得自己身上的血宛如沸腾一样,他的愤怒突破了**,耀眼的魔力灵光顺着巫师的眼睛放射着,这一次,只有这一次,起司后悔自己不是一名战士,不能用利刃将眼前的叛徒一点点折磨致死。他抬起手,灰色长袍的袖口里喷吐出大量的浓雾,将狭小的房间迅速笼罩起来。

    这灰色的雾气浓重的令人窒息,并且身处雾气中的食尸鬼王惊讶的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感官,不论是嗅觉还是听觉,都似乎失去了作用。仿佛这涌动的灰色帘幕除了隔绝视线之外,还有着将其他信息也一并屏蔽的能力。在雾气之中只有一个声音,法师的声音在每一个爱德华家族食尸鬼的耳边低语着,“你们能得到的食物,只有你们自己的尸体。”

    “出来,藏头露尾的懦夫!”食尸鬼王咆哮着,它盲目的挥舞着利爪,朝着记忆中敌人的位置徒劳的攻击着。理所当然,它的爪子只是在浓重的雾气上划开一道小小的裂口,还不等它再打出第二次攻击,那痕迹就已经被周围的气体填补,完全看不出来了。爱德华族长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它是绝对没有办法抵挡巫师的进攻的,想要活下去,它必须脱离眼前的雾气。等等…食尸鬼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虽然这灰雾好似无穷无尽,但是汤锅所在的房间也不过就那么大而已,只要自己朝着一个方向跑,总是可以碰到墙壁的。这么想着,它开始了跑动。

    “切,聪明的混蛋。”雾气自然是不能阻挡起司的视线的,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法术影响下的每一个敌人。而食尸鬼王的举动也确实可以破解他的法术,虽然这浓雾有着影响方向感的能力,但让人无意识的原地转圈还是做不到的,不断的奔跑可以有效的脱离灰雾笼罩的范围。不过好在并不是每个食尸鬼都像它们的首领那么聪明,在陷入这种孤立无援的困境之后,爱德华家族的成员们大多只会待在原地小心翼翼的徘徊,它们对魔法和未知的恐惧限制了它们的行动,也葬送了唯一生还的机会。

    当爱德华族长冲出雾气,来到走廊里的时候,它背后房间中的浓雾也开始消去。出现在食尸鬼王眼前的,是房间里自己族人样子的石雕,以及站在其中双眼冒出光芒的法师。“现在,只剩你和我了。”起司说着,嘴角的笑容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残暴。复仇的感觉像是甜美的蜜糖,以正义之名在法师的心中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