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爱德华之战 上 吾即魔法!
    起司在面对食尸鬼时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身后房间里的人们。他注意到相较皮糙肉厚的食尸鬼,珂兰蒂的荆棘显然对同伴们造成了更大的伤害,现在不论是爱米亚还是希尔都没有办法来帮助自己。同时法师摸了摸身上,灰袍下的装束只是普通的衬衣和长裤,虽然看上去像模像样也还算方便方便行动,可,若说有什么能对他接下来的战斗起到帮助的东西,那是真的没有。

    “怎么?没有了戒指和袍子,我们伟大的灰袍巫师就没有伎俩可用了?”爱德华注意到了起司的窘迫,嘴角露出冷笑。灰袍法师最大的依仗就是女巫的戒指和身上的灰袍,这是从怨灵那里得到的消息。现在看来此言不虚,没有了魔法装备的辅助,巫师连和自己对峙的勇气都没有,再加上手中的铁铲不知道为什么有了破除魔法的能力,食尸鬼王的自信在此刻空前膨胀,它突然觉得在这里杀死起司进而杀死房间里其他所有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法师,摇了摇头。他注意到了对手作战态度上的转变,而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此时的起司,确实缺乏与敌人正面一战的资本。不管怎么说,施法者,尤其是像起司这样的施法者,是十分依赖距离带来的优势的。当他们有充足的空间换取施法的时间时,巫师就可以将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当然,并不是所有时候敌人都会像木桩一样傻傻的朝施法者跑过来变成靶子,所以每一名法师,多少都会有自己的办法来拖住近身的敌人争取机会,比如咒鸦曾经施展过的变形术。但是,作为一名刚刚走出学习的巫师,起司到现在为止从鲜少有机会在没有灰袍的情况下对抗敌人,此时的他发现,在没有了这件长袍的情况下,自己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抵挡食尸鬼的攻击!非常致命的缺陷。起司在心里对自己说。

    爱德华可不会无限期的让起司想主意对付自己,食尸鬼很清楚如何对抗施法者,那就是快,快到他们的思考速度跟不上战斗的速度,那么即使那个巫师有着屠龙灭城的本事,他也施展不出来。这么想着,爱德华开始了攻击。食尸鬼的攻击有多快?这个问题难以得到量化的回答,不过从洛萨曾经和其交手的经验来看,一位经受过作战训练并且久经沙场的战士是完全可以跟上食尸鬼攻击的节奏的。可,起司并不是战士。即使他的身体有魔力的增幅,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适应过于迅速的白刃战。

    “噗!”铁铲,划过右臂,血顺着衣服下皮肤的破口潺潺流出,染红了巫师的衣袖。挪动身体,让比较不重要的四肢来抵挡伤害,这已经是起司匆忙之间能做到的极限了。“哈哈,看来你的皮肤还不如你的袍子来的结实!”鲜血,刺激了食尸鬼的凶性,爱德华露出满嘴锋利的牙齿,半威胁半嘲弄的对近在咫尺的法师说道。

    而回答它的,是起司张嘴吐出的半口鲜血。“呸!”食尸鬼没有料到法师的动作,那些血液不偏不倚击中它的面门,流到了眼睛里。“臭虫!”爱德华咒骂着,用手中的武器朝法师的位置挥舞过去,而起司当然已经趁着这短暂的时机转移了自己的位置。不过话虽如此,这间屋子里可供躲藏的地方也没有多少,更何况爱米亚他们还占据了房间将近四分之一的地方,法师可没丧心病狂到躲到受伤的盟友身后。好在之前被起司石化的众多爱德华家族食尸鬼在这时起到了效果,它们的身躯足以将身材较为瘦弱的巫师遮挡起来。

    “懦夫!胆小鬼!没了魔法你什么都不是!”食尸鬼王用空着的手揉了揉眼睛,暂时重获了一只眼睛的视力。它见起司已经不在身前,略一思考便猜到法师一定是躲到了石像的背后。爱德华愤怒的咆哮着,手中铁铲本想将身前的一尊石像砍翻,可心底里还是希望这些被石化的族人能够重新活过来,所以半途变招,只是将其轻轻推开。这样寻找自然是低效的,而不知道起司在准备什么法术的压迫感如鲠在喉的令食尸鬼变的狂躁,它索性冲过石像群,走向房间深处的爱米亚等人。“你不出来?没关系,我先把他们杀了,反正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只是改变一下顺序。”

    “住手!”听到这话,起司立刻从藏身的石像后面站了出来。法师一脸的惊慌,看起来生怕爱德华先对同伴们下手。恐惧的气味让食尸鬼发出了得意的笑声,从而忽略了,起司仍然在石像后的左手。“这就对了,乖乖站在那里,我会让你死的,没那么痛苦。”

    “你说我没了魔法什么都不是对吗?”法师的脸上满是沮丧,似乎是在反思自己的无能。看起来,他已经完全放弃了战斗的**。“确实,我不擅长战斗,而且你还夺去了我的袍子。在你面前我没有机会念咒,没有机会做施法手势…”起司的话越说越快,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消沉下去,而是开始从沮丧变成兴奋。爱德华意识到了那里不对劲,它离开放弃行走,飞扑上前打算直接杀死法师,但,起司的下半句话还是说出来了,“但没有机会就没有机会吧。因为,我,就是魔法!”

    “啊!”食尸鬼王庞大的身躯在地上跪倒了下来,它放弃手中的铁铲,双手掩面,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缕缕暗绿色的烟雾顺着它手指的缝隙里飘出来,那些溅到爱德华身上的,来自起司的血液,竟然在一瞬间变成了极具腐蚀性的强酸!这强酸在身体表面也就罢了,可别忘了,爱德华的一只眼睛里,现在还都是法师的血。眼球被腐蚀的痛苦摧残着食尸鬼王,让它持续发出可怕的吼叫。

    起司笑着,他的施法成功了。虽然这代价是自己的右手手臂也被一同转化的强酸侵蚀的冒出阵阵酸臭的气体,可敌人无疑比自己惨得多不是吗?法师蹒跚的走到食尸鬼身边,捡起它扔在地上的铁铲,果然,这柄普通的掘墓铲上不知何时萦绕着强烈却隐晦的魔法气息。这和猎巫刀并不相同,铁铲上的魔法并不会排斥同为施法者的起司,所以灰袍法师得以将其拿起来。

    由巫师鲜血化成的强酸可不仅仅只是腐蚀那么简单,那是这世界上最强效的麻药之一。在血毒的影响下,起司毫不担心爱德华还能做出什么像样的反击。他用左手挥了两下铁铲,发现以自己的臂力也可以使用这间工具之后将其高高举起,像是将要斩首犯人的刽子手一样用铲尖对准了食尸鬼王的脊椎骨缝隙,精通解剖学的法师知道,从这里,他可以最轻松的砍下对方的头。

    “告诉我守魂者,你想过自己的墓地该怎么建吗?”说完这不会有回答的问题,起司手中的武器猛地砍下!惊呼声,来自爱米亚等人的惊呼声,他们在惊呼着什么?是法师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完成了复仇?还是惊讶于那把普通铁铲的锋利?又或者,是惊讶于那接住了铁铲的食尸鬼爪子…

    “守魂者不需要墓地,我们,是不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