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爱德华之战 下 你太慢了
    起司不喜欢不死者。这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这种存在过于邪恶,反而是因为法师曾经试图深入的研究过亡灵之道,只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这条道路,因为在起司看来这条路并不能带他通往真理。这件事情还和他在灰塔的另一位同门有关,一次激烈的争辩让法师下定决心不去触碰这些深沉的知识,同时也让他开始反思与其相关的很多事情。而起司对于众多不死者存在形式的了解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厌恶,往往比热衷更能让一个人了解某样东西。这也意味着虽然法师并不擅长使用与死亡相关的魔法,但他却十分清楚这些魔法的原理和必要条件,比如,不死者的诞生。

    “谁主持了你的转化仪式?那些怨灵可没这个本事。”由于重新穿回了灰袍,起司终于有底气可以面无惧色的站在食尸鬼王的眼前。他一边问朝对手出这个问题,一边瞥了一眼在龙火下依然没有损坏的铁铲,爱德华的转化提醒了法师,他现在可以肯定那些附着在铁铲上的魔力也正是来自死灵魔法,甚至,可能来自于将食尸鬼王变成了眼前这幅模样的那个家伙。

    “呵呵,你不是一向自恃博学吗?不如你自己猜猜怎么样?”爱德华当然不会回答法师的问题,愤怒让眼眶中的红色光点变的更加渗人,它从来没想过这场突袭会变成眼前这个样子。本来应该干净利落的暗杀变成了缠斗,灰袍法师的中途加入更是让自己的族人出现了大量的折损,甚至,他还揭露了食尸鬼王身上最大的秘密,信奉死亡的守魂者,变成了亵渎死亡的不死者。这个消息只要公布出去,相信爱德华家族没有任何人会再承认它族长的地位。所以对于它来说,今天这个房间里的人,全部都必须死。

    起司歪了歪头,他的双手开始凝聚起魔法的能量,眼睛中的灵光也随之增长。“无所谓,等我把你打倒了,自然有办法找到那个人。”法师的声音平静异常,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件已经注定会发生的事情。

    “痴心妄想。”食尸鬼吼叫着,只是失去了喉咙,它的声音也无法再像真正的生者那般富有激情,听起来十分古怪。身体上的残破丝毫不影响爱德华的动作,它与起司间那短小的距离瞬息即已消失,露着骨头的爪子带着焦炭的气味猛地朝法师的胸口砸了过去!然而,还不等爱德华想明白为什么它的爪子如此轻易的贯穿了起司的胸膛,本应该在它身前的法师却悠悠的出现在前者视野的边缘。

    “失去了嗅觉,你就连真假都分不清了吗?”被串在食尸鬼爪子上的幻象变成了一团飘散的灰色烟尘,法师的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对于起司来说,以感官迟钝的不死者作为对手,他能用的把戏可就多了。他抬起左手往头上一挥,清亮的月色就顺着屋顶上的破洞照入房间,在这层月光下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起司的身影竟一下子变成了五个之多!

    这种单纯来源于视觉的诈术,对于正常情况下的食尸鬼自然是毫无作用,它们只需要随便嗅一下就能分辨出真实的血肉和虚假的幻影。但是对于不死者,尤其还是新转化成的不死者,这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诚然,失去了眼睛和耳朵这种器官,亡灵们有着一套独立于**感官之外的感知方式,但事实上,由生物转化成的不死者往往还是习惯将这种感知方式具化为视觉和听觉,只有这样它们才能理解这些外部信息。在被龙火烧掉之前,爱德华身上的皮肉依旧新鲜,这就足以证明它转化的时间并不长,它对于新的生命形式还不够熟悉。

    食尸鬼王茫然的站在五个起司中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试图从蛛丝马迹中找到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法师。但在月光的照耀下,每一个起司都是一个样子,动作,神态,乃至衣襟上的污迹都一模一样让人分不出差别。在这种情况下,爱德华知道自己能一次性抓到真正的法师的机会恐怕完全不存在,谁知道起司能不能将自己的实体和周围的幻影替换?但纵然还不熟悉新的存在非方式,老辣的掘墓人还是找到了解决的方法。食尸鬼,转头扑向了其他人,不过虽然将背朝着巫师,爱德华的注意力仍然保持在那五个起司身上。

    所有的法师都微微叹了口气,为自己即将完成却不得不中止的法术感到惋惜,他的敌人确实知道自己的命门在哪。幻象,消失了,其余的起司都随着月光的黯淡而消退,只留下离敌人最远的那个抬起他的双手指向对手。“轰!”地板破洞中的泥土在魔力的操控下变成巨大的手臂,迅速朝着爱德华抓去!可食尸鬼早有准备,它的双手以生物不可完成的角度朝后转动,借着汹涌而来的泥土作为支撑点,整个身子拔地而起!一个翻身踩在了泥土手臂上,然后顺着这条捷径一路狂奔,直取法师而来。

    起司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敌人,双手张开好像完全不打算反抗。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中断法术后调动泥土组成手臂已经是他施法的极限,过于频繁的施法让法师的身体趋于崩溃的边缘。那么,眼看着食尸鬼王的爪子就要撕开灰袍下的人体,为什么法师还能笑的出来呢?“太慢了。”他轻声说。

    爱德华不在乎起司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它现在只想要先杀死这个巫师,再杀光屋子里的每一个人。“死吧,灰袍。”亡灵的声音低语着,从屋顶照进来的星光映在它身上中和了那身溃烂的躯体的丑陋。刹那之间,食尸鬼几乎看到了自己的爪子探入灰袍里的情景,然后,它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翻了出去,被按在了墙壁上,再也无法行动。

    “呼…”威胁解除,起司的身体瞬间失去了支撑的力气,这位法师非常没有形象的向后一屁股做到地上长出了一口气。“所以我说,你来的太慢了。”嘈杂的脚步声出现在走廊里,其中洛萨那军靴特有的声音十分明显。

    “你还说我慢?先解释一下天上那个大家伙吧,你绝对想象不到我们来的时候街上都吵成什么样了。”狼行者不满的说道,然后加重了对食尸鬼的压制,在杰克的怪力面前,失去了肌肉加持的爱德华完全没有行动的余地,只能像个布娃娃一样供其摆布。没错,在最后一刻将敌人的利爪从起司身前掀飞的并非是魔法,而是一路狂奔而来的狼人。

    “他们吵成什么样我可管不着,我今天晚上已经遭够罪了。先是螃蟹,然后是食尸鬼,还被该死的龙火吐了一口。让爱米亚女士把那个叛徒捆上,我醒了之后再说。”说完,法师十分干脆的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