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勇士之城
    ..灰塔的黎明

    安德烈可一点都不想和魔裔打赌。身为一方领主,烈锤大公很清楚团队的内部矛盾往往比外来的威胁还要危险。但是,正是因为他能看到咒鸦和里昂互相看不顺眼的原因,这位领主才明白想要调和这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眼下只有尽量减少他们两个碰面的机会,不让他们一起行动以延缓矛盾爆发的时间。想到这,矮人叹了一口气,“先让他们分头行动吧,但愿能拖得住。”

    喀鲁斯耸了耸肩,老友的反应并不在他的预料之外,哪怕是在成为公爵以前,安德烈也不是会以别人的痛苦当成娱乐的人。“嘿嘿,我可不这么认为。根据那只小羊羔的说法,至少还有两个女巫参加了对这座城市的攻击,其中甚至还有一个相当年长。你我都知道那些疯婆子老了之后有多么肆无忌惮,她们为了多活哪怕一天做出什么事都不意外。在这样的情况下,巫师和骑士,你会需要他们同时出手的。”魔裔走到桌边,看都没看为他准备的蔬菜汤,从背后的腰包中掏出一块不知什么肉制成的肉干啃了起来。

    “女巫吗,那些婆娘从来不是省油的灯。昨天砸坏城墙的那个巨人,也是她们动的手。那个女巫叫什么来着?”“绮莉,我们的小俘虏是这么说的。她看起来可是恨不得我们赶紧把这人杀了呢。”“哼,毫不意外。她们就是这样的存在。不过比起女巫,我对佩格小姐提到的褐袍人更感兴趣。”矮人扬了扬眉毛,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你在追踪的时候有看到吗?”

    喀鲁斯放下手里的肉干,下巴重复着咀嚼的动作,眼神渐渐飘远,似乎在回忆什么。“看到?何止是看到,事实上我在抓到羊羔前就杀了好几个她口中的褐袍人。不过我真的很奇怪,”他说着,看向矮人,“你和土地打的交道比我多。我问你,你知道什么人形生物,在死了之后会变成石头和泥巴吗?”

    安德烈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非常严肃的看着魔裔,用低沉的嗓音问道,“你确定那是生物吗?不是魔像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喀鲁斯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挠了挠头,思考了一下后回答道,“你知道我的习惯,如果可能的话我是不会出现在猎物的视野里的。而那些家伙都穿着袍子,我从背后一击毙命之后很快就变成了土石。不过,以我多年的经验判断,至少在我杀死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血肉之躯,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矮人的脸更难看了,他不安的搓着手,浓密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怎么,你知道那是什么?”魔裔现在终于察觉到老友的异状,他略微向前倾斜身体,语气也变的认真起来。“我希望我是错的,但恐怕不是。呵,还是找上来了吗?而且跟女巫在一起,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们。”矮人咋着嘴,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以此表示自己的愤怒。

    “所以那些人到底是什么?”喀鲁斯的好奇心此时算是彻底被吊起来了,他眼眶里的火焰为此活跃的跳动着。

    安德烈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跳下椅子,带头朝房门走去。“跟我来,我告诉你那些家伙是什么东西。”魔裔摸摸鼻子,对同伴的保密主义感到无奈。矮人就是这样的一群家伙,哪怕面对的是关系十分亲密的人,他们也能将自己的秘密保护的很好。而或许刚刚接触到矮人的人会对此感到不满,认为这些矮小的矿工总是在卖关子,可喀鲁斯恰恰认为这是矮人们可信的表现。即使是在见不得光的工作中,矮人严密的口风也是颇受好评的。

    两人走出塔楼,顺着城墙上的楼梯攀援而下,沿途所有的士兵在看到他们的领主时都会暂时停下手头的工作,恭敬的行一个军礼。不难看出他们是十分爱戴安德烈的,因为当魔裔的身影跟在矮人后面的时候,竟然都没有任何一个人露出不理解或厌恶的表情,这巨大的威望甚至有了几分偶像崇拜的架势,令喀鲁斯对自己朋友到底是如何治理领土的产生了些许好奇。

    “你们不举办个葬礼什么的吗?我是说,昨天那一仗死了不少人吧。你这个做领主的不需要出面说几句吗?”城墙上忙碌的景象让魔裔说出了这句话。在他的眼中,大量的士兵脱下盔甲,身上裹着昨天受伤缠上的绷带,像工人一样扛拉着石块修补他们的城墙。不仅如此,从阶梯向下看去,整个熔铁城的街道都是一派繁忙的景象,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坚毅,他们沉默的工作着,当有人因为疲劳而暂时停下休息,就会有老人或是孩子送上一杯清水和些许食物供其恢复。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经历了残酷战争的城市应有的样子,喀鲁斯没有在任何一个熔铁城居民的脸上看到悲伤或绝望,这些人表现的就像他们居住的城市的名字一样。

    “不需要。”走在前面的矮人头也不回的对同伴说着,“战死者的尸体和抚恤金早上已经一起送给了他的家人。如果家人不在熔铁的,就暂时存放在部队公用的地窖里等待战争结束通知家人来领。要是没有家人的,就葬在公墓。当然也有一些士兵生前就嘱咐家属要让他葬在公墓,或者家属暂时找不到埋葬地先将遗体预存在那里。”

    “真是冷血的做法,你这么规定就没有人反对吗?至少要给他们个荣誉勋章之类的吧?”魔裔听着这平淡的叙述愣了一下,他见过太多的人情世故,知晓这样的作风绝不是最佳的做法。可,烈锤领的人民偏偏又这么爱戴他们的领主,这其中实在是矛盾不是吗?

    安德烈停下了脚步,他站在城墙高度一半的位置俯瞰着自己建立的城市,看着大街小巷中川流的人群。“确实是不近人情了些。可,我的老朋友,你知道熔铁城的居民们都是些什么人吗?会来到这个偏远王国的偏远之地落户的人,他们,或他们的父辈,都是背离了自己故乡的流浪者。他们是逃避追捕的罪犯,经商失败躲债的商人,被原本领主剥削的一无所有的流民,或是怀揣着渺小梦想的拓荒者。这片土地上可没有贵族,也不需要贵族,或许在和平时期他们的身上会被青苔覆盖。不过,”说到这里烈锤大公自豪的笑起来,“不过当野火烧过,清理了那些寄生物之后,那些坚硬的岩石才会展露出真实的姿态!”

    “欢迎来到熔铁城,我的老朋友,请允许我为你介绍这座城市,勇者的城市。”,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