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琳的一天
    琳坐在窗边,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树木。这座位于熔铁城核心位置临近烈锤堡的小楼此时格外的安静。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片区域房屋的主人基本都是商人,早在鼠人瘟疫的风声传来时,大部分的住户就已经带着自己所有的家当逃往了王国的内部,留下的是大片无人居住的房屋。这里和琳认识的熔铁城不一样,前女佣十分肯定这一点,那些商人们把自己和这座城市大部分的居民隔绝开来,用以减少和在他们看来粗鄙,下流的人打交道。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真正被隔绝开来的,其实恰恰是他们自己。

    “咔哒”房门打开的声音吸引了琳转头,在她看清走进来的人之后,她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容。“欢迎您回来,迪普先生。”咒鸦脸上的阴霾在这句话的影响下迅速溶解,咒术师少见的露出轻松的表情,走到女人的身边,把手轻轻放到后者肩上。“我说过那只是我随口编出来的名字。”琳很自然的伸出手,搭到咒鸦的手上,仰起头看着巫师的脸,“可是对我来说,它比咒鸦这个称号更真实。我还是希望用这个名字称呼您。”咒术师耸了耸肩,“随便你。”

    琳低下有些酸痛的脖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椅子里站起来。“您一定还没吃饭吧!我去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说着,她不给巫师任何反驳的机会匆匆走向另一个房间。留下咒鸦看着自己手,脸上的表情怅然若失,报死女妖的能力只有在接触时才会生效。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比起以前只能默默忍受死亡倒计时的感觉,他现在至少能得到那么一时半刻的喘息了不是吗?这么想着,穿着带有乌鸦徽记长袍的男人做到了桌边,等着享受他的早餐,军队统一制作的蔬菜汤可满足不了灰袍法师挑剔的味蕾。

    早餐很快上桌,不需要品尝,咒鸦就能从食物的外表和香气判断它们值得自己的等待。穿着围裙的琳有些不安的将餐具放到咒术师的面前,这是她第一次做菜给他吃,不知道以前学会的厨艺能不能满足对方。咒鸦拿起餐巾别在领角,切下一片仍然在冒油的培根放进嘴里,鼻腔里不自觉的发出享受的声音。“还和您的口味吗?”“当然,它吃起来就像是夕阳那样美妙。”

    前女佣在想了一下确定自己得到赞赏后露出放心的笑容,她哼着歌,想要去厨房收拾锅具,却被抓住了手腕。“坐下,我们一起吃。”餐桌上的食物其实并没有多少,不过咒鸦本人也不喜欢过多的进食,少量精细的食物可以提供恰当好处的营养并且不会给肠胃带来负担,这是咒术师的处世之道。琳被迫坐在了餐桌旁,不过她也确实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再吃东西,虽然觉醒成为报死女妖之后她看待世界的角度已经与之前产生了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无视昨晚激烈的战斗。相反,能感应到每一个将死之人的特性让琳的夜晚过的并不轻松,每一次死亡都令她心碎,每一个逃脱了必死厄运的人都让她快乐,在这样的交错中想要睡去或是休息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吃完饭你不要去打扫,先去睡一下会比较好。”用餐中,咒鸦不经意的说着,眼神迅速扫过琳因睡眠不足而颜色略重的眼袋。谁知前女佣竟然摇了摇头,说道,“那可不行,这样的大战过后一定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帮忙。作为熔铁城的居民我必须去帮他们。等您用完餐之后,我就…”“有这必要吗?你已经不是当初女佣了,也不是这个国家的居民,你是报死女妖,你的存在远比那些凡人要伟大的多。”咒鸦打断了对方的话,脸上带着不耐烦的表情。在他看来这种低贱的工作就交给那些无知的普通人去做才正好。而琳只是笑了笑,然后起身走进厨房里收拾东西去了。

    “叮当”清理锅具的琳听到餐具碰撞盘子的声音探头看了出来,发现巫师已经不在椅子上了,他盘子里的东西还没有吃完。通往卧室的楼梯发出轻微的脚步声,显然女士的坚持让咒鸦非常的不高兴。琳轻微摇了摇头,她并不害怕巫师会因为自己违抗他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虽然没有任何的理由,这种微妙的信赖却不知何时清晰的出现在她和咒术师之间。而虽然他们都闭口不说,但两人都清楚双方正处在某种奇特的关系里。

    在客厅的餐桌上留下一些食物并留下纸条叮嘱咒鸦睡醒吃之后,琳挎着一个篮子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小楼。其实这个篮子里的东西她早就准备好了,之所以现在才出门就只是为了等外出的战士平安归来。走出小楼,前女佣的心情又一次高涨了起来,她回过头去看二层的窗子,其中某一块窗户后的窗帘因为她的目光迅速合拢。“噗”她当然知道那是咒鸦,一种甜蜜的情绪从她的心底升起,让今天的阳光变的更加温暖且舒适。

    走出这片住宅区耗费了琳一些时间,当前方的街道上开始出现人影的时候,前女佣加快了脚步。在这一天,很多人熔铁城的居民都见到了一位神奇的女性,他们有的认识这个在熔铁孤儿院长大的小姑娘,有的则是第一次见。不过,每一个见到琳的人都会对这位女士产生出共同的印象,温暖。当她走过的时候,伤心的人会得到抚慰,疲惫的人会重拾活力,酒馆中的人们谈论着她比谈论昨晚的战争还要多。人们说,一定是上天格外眷顾这座城市,才让她在此时来到这里。但奇怪的是,虽然很多人都能叫出琳这个名字,可不论是那些之前认识她的人,还是不认识她的人,都无论如何无法具体的描述出她的相貌。他们只记得那个女人有着一头漂亮的亚麻色头发,以及,她露出衣服外的肌肤像雪一样洁白。

    不过对于阴影中的某个人来说,这位让人心安的女士就不是那么美好的存在了,尤其是在她现在的心情十分不好的情况下。绮莉猛的灌了一口烈酒,出身著名无法城市失心滩的她有着惊人的酒量,这种烈酒对于女巫来说和白水无异。“切,无聊的酒,无聊的人。”说着,绮莉泄愤似的踢了一脚脚下的尸体,那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性,他的喉咙被干净利落的割开,潺潺的鲜血顺着伤口向外流淌着。女巫的目光紧紧锁定在远处的琳身上,她此行的目的是要救出因为自己的“过失”而被抓住的佩格,不过现在,不高兴的女巫小姐觉得自己可以在救出那个矮矮的同伴之前,稍微找点乐子。打定了注意,绮莉的嘴角露出阴笑,她低头看了看男人的尸体,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将手中的酒壶凑到喉咙的伤口边,让那些温热的鲜血流进去。

    女巫摇了摇手中的酒壶,在确定血液已经和酒液混合之后又一次打开壶盖喝了一口,“嗯,这味道才有点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