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小巷里的门
    时间,在沉默中来到了黄昏时分,熔铁城城墙上的破口经历了一整天的修补已经搭起了初具规模的防御工事。坐落在这个城市大街小巷数量众多的铁匠铺里不停冒出的黑烟也昭示着昨天消耗的军备已经得到了适当的补充。这座边境城市的住民们用他们徒手建立了这座城市的热情修补着它,走在熔铁的街道上,从草原吹来的凉风完全不会让人觉得寒冷,建筑中亮起的灯火让整个城市从上空看下去宛如一座巨大的,沸腾的熔炉。

    琳在帮两位老人从井中打完水后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鬓角垂落的发丝。看看天色,时间已经不早了,也是时候回去准备晚餐了。这么想着,前女佣拿起脚边的篮子,开始朝来时的方向走去。路上的行人们在见到这位美丽的女士时都表现出了一定的尊敬,原因无他,琳身上那套裙装已经因为一天的工作而沾上了许多污迹,也正是这些污迹让熔铁城的人们明白,眼前的人并非只关心自己的贵族,她和他们一样是这座开拓者城市的一员。

    “我记得地窖里还有一些食物,需不需要再买些回去呢?也不知道迪普先生喜欢吃什么。”挎着篮子的琳思考着。得益于烈锤大公的准备,熔铁城在战后并没有出现资源短缺的问题,虽然平时从王国中来的商人几乎全部离开,但是经营食物和日用品的商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相反,为了保证居民们有足够的体力挺过这段艰难的岁月,许多商会的老板甚至选择在这个时候减价出售食物。这样的行为无疑会让他们错失一次大发横财的机会,不过只要战争过去,这良好的口碑却可以保证更长远的利益。

    就在这时,女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脸上平静的表情一变,将头转向身边的一片房屋。琳没有太多的犹豫就径直走到了那片房屋中间的狭窄通道里,消失在了阴影当中。作为在熔铁长大的孩子,她对这些房屋间的暗巷并不陌生,在琳小的时候,她和孤儿院的小伙伴们就经常利用这些空间玩游戏,害的负责看管他们的院长不得不编出一套又一套关于小巷里恐怖怪物的故事来吓唬他们,防止这些孩子们在暗巷中发生危险。

    那么小巷中的真相到底为何呢?在建筑物的阴影中,真的潜藏着什么择人而噬的怪物吗?亦或只是被担心发生危险的大人善意的谎言?又或者,这些都只是为了掩藏更阴森的真实呢。至少在琳的认识里,这些巷子确实并不危险,穿行在其中感受着被两侧紧贴着身体的墙壁包围的感觉甚至会让人有一种异样的安心感。

    不过现在可不是怀旧的时候,前女佣走入小巷的目的,是一扇挂着残破锁链的后门。这扇木门上的铰链已经生锈断裂,看起来是因为屋子的主人很少打开它的关系。但不知道是因为觉醒成为了报丧女妖还是和咒鸦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关系,琳在捧起断裂成两截的铰链时敏锐的发现,链条上面存在着的有着些许的锈迹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来的那么严重,至少还达不到会主动断掉的程度。可在铁链断裂的地方,前女佣又能看到非常严重的风化痕迹,这就好像是同一条铁链的不同部分所经历的时间也不相同一样,充满了违和感。琳略微皱起了眉头,她知道眼前的情况这绝对不是因为铰链的质量有问题,能造成这种结果的在她看来只有一种解释,魔法。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手中的不自然断裂的铰链让琳产生了退却之心。她在思考联系上咒鸦的可能性。但不容她多想,报死女妖的脸色又是一边,她扔掉手中的铁链,脸上的表情表明她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琳推开了面前的木门,走入了这栋建筑物内。浓重的霉味让女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门后的空间比她想象的还要狭窄,只有一条通往二层的楼梯,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琳朝楼梯上方看了看,除了木质阶梯上令人不安的开裂以及脱落的漆皮之外,她看不见二层的任何东西。

    从篮子里掏出一条手帕捂住口鼻,前女佣小心的踏上了楼梯。“嘎吱”发出痛苦呻吟声的木板令人不安,让人怀疑脚下的阶梯随时都会塌下去。琳不得不用一只手扶着发霉的墙壁,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将全部体重压倒楼梯上。这栋建筑的二楼似乎格外的高,女妖猜想这里的一层应当是某种店面,只有酒馆或杂货铺的天花板才做成这种高度。

    经过一小段艰难的跋涉,琳还是很顺利的走完了全部的阶梯,她很庆幸那些木板没有断开,也许,是因为自己很轻的缘故?这么想着,前女佣带着笑意打量起了二层的环境。说是打量,其实楼梯的尽头同样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有一扇木门竖立在一旁,门上钉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木招牌,琳依稀可以辨认出招牌上画的是一个握着天平的手掌,只是与大部分带有天平的图案不同,这里的天平并非向上竖立,而是被手掌横握着,天平两侧的吊篮随意的倾斜着,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是讨债人的标志。琳认的这个标志,熔铁虽然属于开拓者,但不可否认这里的居民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喜欢规矩,赊账,欺诈,这些风气在城市建立之初相当严重。于是商人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就雇佣了一些身强力壮的打手为自己讨债,久而久之讨债人也成为了一种特殊的职业存在于这座城市中。可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随着城市的建设走上正轨,烈锤大公颁布了相对宽松可极具执行力的法律,熔铁的氛围逐渐明朗起来,讨债人也大多没有了生意,转而去做了别的营生。现在还会使用这种标志的,多数都是以讨债人自居的黑帮团伙。

    咽了一口唾沫,琳打开了二层的门。紧接着浓烈的血腥味和眼前极富冲击性的场面就让这位女士在楼梯上剧烈的干呕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