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十颗心脏
    琳并非没有见过血的贵族小姐,生长在熔铁这座城市,她有太多的机会与死者或将死者打交道。不说别的,光是时有发生的游牧民入侵就会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这一点从她第一次和咒鸦相遇的时候就可以看出端倪,寻常的女佣遇到强盗,哪里会有反抗和逃跑的想法,恐惧会变成最牢固的钉子,将没有心理准备的人钉死在原地,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

    可饶是如此,琳也无法对房间内的情况视而不见,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肉块,内脏,骨骼还有天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它们唯一的联系就是这些无疑都来自于人体。不过现在,它们已经被人拆散,变成了一个个单独存在的个体,前女佣甚至都不能判断这个房间里到底死了多少人,那些血肉,实在是太过于散乱了。

    “嘶,人类…”低沉而可怖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琳此时才注意到在满地的血肉中还站着三个生物。他们,或者说它们披着褐色的袍子,布料下摆下露出长满了鳞片的脚,那只有三个脚趾且长着锋利倒钩的脚掌让人自然想到蜥蜴。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褐袍下的竖瞳闪动着残忍的光,它们的嘴中分叉的细长舌头发出渗人的颤音。拉德诺,居住在熔铁城地下穴道中的蛇头人。这些生物曾经出现在城市复杂的下水道中,但如今,它们不知怎么瞒过了烈锤大公的耳目来到了地上,并且进行了一次相当血腥的活动。

    “噗通”在看到拉德诺袍子下的蛇头后,琳本来就雪白的脸变的更加苍白,她的双腿一软,整个人坐在了楼梯上,眼中满是恐惧。这是什么怪物?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报丧女妖感受到了这个屋子中极为痛苦的死亡,于是赶来履行自己的职责,想要抚慰那些濒死之人,可现在,她发现死亡不仅仅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很快也会降临在她自己的头上。

    “咔哒,咔哒”蛇人的脚爪踩在浸满了血浆的地板上。琳向后移动着自己的身体直到靠到了墙面上,她紧紧的闭上眼睛,仿佛这样就能让那些怪物消失一样。泪水,从琳的眼角流下,但这泪水到底是因为恐惧,还是仅仅处于生物的本能反应,她已经无力分辨。“咔哒,咔哒”怪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琳觉得自己感受到了那阴冷而带着腥味的呼吸。

    “唔!”头皮上传来的痛感驱使着琳反抗,但她在蛇头人面前实在太过无力,那些拳脚打在鳞片上根本不能让蛇头人产生一丝痛觉。虽然拥有了很多神奇的能力,但报死女妖的身体素质并不会因此而增强。三只拉德诺中最强壮的那个拽着前女佣的头发,将后者强行拉入了房间!“更多,祭品。”手中拿着一根奇怪手杖的拉德诺说着,用手杖敲了敲面前的地板,那里用石块摆出了一个圆环,圆环中放置着几颗不再跳动的人类心脏。

    强壮的蛇头人听到同伴的话,点了点头,将琳拉到了圆环旁边。第三只拉德诺走了过来,手中扬起一把黑曜石制成的匕首,从上面的血迹来看,房间中的场面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这把武器。“放开我!唔…”琳注意到了危险,她用双脚奋力朝拿着匕首的蛇头人踢去,却被对方灵巧的躲过,而她求救的呼喊,也随着一团笼罩下来的黑暗一同被遮盖。抓着琳的怪物用一个黑布袋扣住了前女佣的脑袋。琳的挣扎随着袋中的空气逐渐稀薄而微弱下去,原本激烈挥舞的肢体慢慢停止了活动。“别,闷死。活着,取心!”执长杖的蛇头人对同伴训斥到,显然是不希望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祭品被浪费。

    眼看着琳即将被锋利的石质匕首划开胸膛,房间的门却在这时再一次被推开。门轴的呻吟声吸引了三个蛇头人的注意力,它们将视线投向门口,只见又一个人类女性依靠着门框,手里拿着一只铁质的酒壶自顾自的仰头喝着,些许红色的液体顺着酒壶和她嘴唇的缝隙流出,在美丽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红色痕迹。

    拉德诺们互相看了看,它们从这个女人身上闻到了两种味道,酒精的气味或许可以说明她为何可以如此的镇定,但另一种气味则让人提起了警惕,那是血的味道。“噗哈!”绮莉将剩余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随手就把酒壶扔到了楼梯下面。她满不在乎的看了看房间中的情景,用手背抹去嘴角的污迹,具有魔力的眼睛半睁着,看起来像发现了有趣猎物的猫一般跃跃欲试。“本来我还在想该怎么和这位姐姐打招呼,没想到你们三条蜥蜴却横插了一脚。也罢,这样也不错。”

    嘴里说着,女巫毫不在意的赤着脚走入满是血水的房间,她轻轻挽起了自己的头发,似乎是担心沾到血水。“啊,这个献祭法阵做的不错呢,不愧是被选中的信徒。”她笑着,弯腰仔细的观赏着地上的石头圆环,好像在欣赏某件漂亮的珠宝。而和绮莉自在的反应完全相反,拉德诺们在听到“被选中的信徒”这几个字的时候身体明显一颤,它们明白不论眼前这个女人是谁,她都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持手杖的蛇头人对两个同伴暗暗使了一个颜色,另外两个怪物就暂时放下了琳,转而从两个方向朝绮莉包夹过去。

    “五,六,七…唉,我记得这个仪式要十颗活着挖出的心脏才能启动呢,你们不够努力呦。”女巫用手指一颗一颗的点数着圆环中的心脏,看起来完全没有感觉到紧张。

    “嘶,杀!”不过蛇头人们可不管绮莉有没有害怕,随着一声令下,两个负责战斗的拉德诺分左右两边发动了对目标的袭击,身体强壮的那个用它的爪子挥向女巫的面门,而手持匕首的则用武器朝绮莉的腿刺过去。

    “八,九,还差一个!”有着明亮双眼的女孩兴奋的说着,她的两只手上竟不知何时多了两颗还在跳动着的心脏!而意欲攻击她的那两个蛇头人,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然后后知后觉的朝自己胸口看过去。“噗通”失去了心脏的躯体无力的倒在地板上,它们到死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不妨碍房间中仅剩的拉德诺明白眼前的处境。这个女人和另一个不一样,她不是送上门的猎物,相反,她是循着血迹而来的狩猎者。“别,嘶,别杀我!”惊慌失措的蛇头人抛下手杖,向后退了两步试图和绮莉拉开距离然后一下子跪在地上,它害怕了,同伴是为什么死的它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它只希望自己可以活下去,这就可以了。

    绮莉将两个蛇头人的心脏随手丢入圆环,抬头笑看着求饶的怪物。“可是,献祭需要十颗心脏,这里还少了一颗啊。”她露出苦恼的表情说道。拉德诺此时为了活命已经顾不上其它,它不清楚为什么这个女人想要完成献祭,可是听起来对方只要得到最后一颗心脏之后就会满足,这样的话,这个房间中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人…

    蛇头人将头转向了琳,可怜的女妖此时还因为缺氧而陷入昏厥,但是从胸口的轻微起伏来看,她至少还活着。没有多想,怪物一跃而起,冲向倒在地上的琳,只要挖出她的心脏,自己就可以活命,而且虽然出现了些意外,可献祭终究还是完成了,到那时另一个奇怪的女人也将不是问题,在伟大的地母面前,她不过只是一个凡人!

    “噗!”黑曜石匕首穿过鳞甲,从侧面横贯了整颗大脑。于是,最后一个拉德诺也死去了。绮莉轻巧的跃过脚边的尸体,来到第三个蛇人身边,女巫蹲下身子,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可就在她想要挖出这最后一颗心脏的时候,却突然意识到眼前这并不符合献祭的要求,因为在挖心之前,这个怪物已经死了。绮莉注意到了自己的失误,她生气的用脚狠狠的踢了一下尸体的腹部,以此来发泄不满。

    “十颗心脏,还差一颗…”女巫碎碎念着,突然想起还被布袋蒙住头倒在地上的琳,“啊哈!”她开心的笑了起来,弯腰拔出尸体头上的匕首,一步一跳的走向昏迷中的女妖……

    下载地址:

    手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