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餐前闲聊 上
    当琳从床上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太阳已经落山了。她猛地想起昏迷前的遭遇,整个人一下子弹了起来,但房间中早就没有了那炼狱一样的景象,事实上,就连她身上穿着的衣服也被替换成了在房间中的睡衣,这令人不得不怀疑自己白天的经历是不是只是由于过度的劳累而产生的幻觉。前女佣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快速清醒过来。

    迈步走下床榻,琳现在可以肯定眼前的环境就是她自己的房间,窗外熟悉的景色也证明了这一点。报丧女妖皱起眉头,她仍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不过另一个人却一定知道。这么想着,琳打开了房门,准备去找咒鸦问问发生了什么。“哗啦!”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响动,听起来响动的源头似乎是一楼的大厅。顾不上穿鞋子,琳提起自己睡衣的下摆,快步走向通往一层的楼梯,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栋小楼并不大,尤其是在二层的设计并未完全利用已有空间的情况下,琳只走了不到二十步就下到了楼梯的一半,在这个高度上,她已经可以看见大厅中的情景了。

    “你醒了?”咒鸦坐在桌子旁,手里拿着茶杯,在听到楼梯的响动后抬头看到了琳。不过最吸引后者注意的并不是他,只见在餐桌旁边的地上倒扣着一块木板,琳认的那应该是一种棋类游戏的棋盘。而棋盘旁边,四散着数量众多的棋子,显然刚才她听到的响声就是这些东西落到地上发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指着地上的棋盘和棋子,琳慢慢走下楼梯。咒鸦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没什么,只是一个下棋输了就耍脾气的小丫头。”前女佣略微疑惑了一下,她可没看见客厅里有第三个人。不过随着她走下楼梯,她的问题很快就解开了,一个女孩正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在桌脚旁,从她鼓起的脸颊和脸上那副不甘心的表情来看,咒鸦口中输不起的小丫头应该就是指她。

    这是琳第一次见到对方,她看到在客厅中明亮灯火的映照下,这个女孩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可是在这些发丝的末端,金色逐渐变成了黑色。从身材和面容上来看,她大概二十岁左右,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在女孩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但琳却隐隐觉得,这活力有些太过强烈,它超过了活泼这个词能够形容的极限,而更像是,疯癫。直觉告诉琳,冒然的靠近对方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琳摇了摇头,可能是刚刚经历过生死的关系吧,她没有去管直觉带来的第一印象,而是走上前弯腰开始收拾地上的杂物。在她将棋子一个一个捡回桌子上的时候,她随口对咒鸦问道,“这位小姐是?”“这你可不能问我,是她把你带回来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小姐是个女巫,一个棋艺很差的女巫。”当咒术师这么说的时候,窝成一团的绮莉发出了非常响的咋舌声,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女巫!”琳在听到对方身份的时候不自觉的小声惊呼道,她在白天帮忙的时候已经从熔铁居民的口中听到了昨晚的战斗有女巫的参加,并且还造成了大量的士兵伤亡。甚至,还有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士宣称大公已经抓住了昨晚女巫中的一个。

    “切”不满的声音再次从桌子下面发出,绮莉相当讨厌别人在听到自己身份时大呼小叫,在她长大的城镇,每一个普通人在见到女巫的时候都会毕恭毕敬的行礼,向她们献上赞美之词,而不是像在这个偏僻国家一样把女巫当成是某种稀有动物。要是放在平时,女巫一定会让说出这话的人付出代价,哪怕自己刚刚因为心情好救了那人一命,这得分开算。不过现在,绮莉能做的只有用声音表达不满而已,原因很简单,她不是咒鸦的对手。

    虽然早就知道熔铁城里有一个难缠的施法者,可女巫并没有料到咒鸦的强大已经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对抗的程度。事实上,绮莉现在并不认为她那时真的可以杀掉琳,而因为对报丧女妖的好奇而放弃继续献祭的举动很有可能救了自己一命。这一点在她带着琳离开房间后就被渡鸦指引着回到这间房子时就得到了证实,咒鸦不可能让好不容易找到的玩具轻易坏掉,他早就在琳身上释放了可以保护她安全的法术,即使绮莉不及时阻止那三个蛇头人,咒术师的魔法一样可以保护琳安然离开。

    至于倒霉的绮莉,从她出手的那一刻起,女巫就已经落入了咒鸦的监视之中,再想要逃离,可就难如登天了。这么想着,刚刚按耐下去的挫败感又浮了上来。绮莉索性直接坐到了地上,双手无规律的敲打着地面,“啊啊啊,饿死了饿死了!你们都不用吃饭的吗!”这当然是为了发泄的无理取闹,不过由于琳的昏厥,剩下两人也确实到现在还没有进食。

    在前女佣用眼神询问咒鸦并得到赞同后,她轻轻走到厨房中拿了一个蒙着白布的小篮子放到了女巫面前。“谢谢您救了我一命,不知名的女巫小姐。我现在就去做些吃的,在这之前,您可以用这些饼干将就一下,记的别吃太多哦。”在琳的笑容面前,绮莉停下了胡闹点了点头,报死女妖有着抚慰人心的能力,这点虽然作用在女巫身上时不会对人类那么有效,可用来传达善意却以足够。

    琳在见到对方点头后拿着柜子上的围裙走入了厨房,客厅里再次安静下来,只有绮莉啃食饼干的声音时不时的发出。“你要坐在地上多久?还有,那饼干不是只给你的吧?现在的女巫都是这么不懂礼数的吗?”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书正在看着的咒鸦冷漠的说道。

    “第一,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我想坐在哪就坐在哪!第二,我不叫女巫,难道你的名字叫灰袍巫师吗?第三,咳咳!”绮莉气势十足的从地上站起来,手指着咒鸦说道,可是她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因为没有完全咽下去的饼干而噎住,扶着桌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咒术师的眼角抽动着,他叹了口气,一抬手用魔力将茶壶送到了绮莉的面前,后者二话不说抄起茶壶对着嘴一顿猛灌,可是其中的红茶仍然有着一定的热度…于是琳发现自己在把晚饭端上桌子之前不得不先换一张桌布。

    “还活着吗?”咒鸦的声音听起来依然很冷,在确认绮莉没有死于饼干渣和热红茶之后,巫师合起了手中的书本,“还活着的话我们就趁着这个时间聊聊吧。关于你是谁,而那三个被你杀死的拉德诺又是谁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