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餐前闲聊(下)
    其实绮莉很想告诉面前的灰袍巫师她现在根本不想聊天,更加不想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这个阴沉的家伙。可女巫知道,虽然咒鸦目前的话说的还很客气,实际上她的性命却一直被死死的捏在咒术师的手中,早在琳醒来之前,绮莉的身上就被降下了诅咒,这诅咒是如此强大,竟然让她与生俱来的双眸都失去了平时的色彩,也让她惯用的虚伪外表消散,露出自己真实的面貌。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会这么轻易的屈服,这世上总有些人是被刀架在脖子上也可以真正轻松的和即将杀死自己的凶手谈笑风生的,这种人一般被称为疯子。绮莉是疯子吗?这点谁也不知道,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怎样的精神算是正常都值得商榷。总之,女巫将茶壶狠狠的砸在桌子上,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去,将修长的双腿毫无顾忌的搭在桌子上,那副态度丝毫看不出她正在被人威胁,倒更像是一个威胁别人的流氓。“所以,你想知道什么?”

    咒鸦笑着摇了摇头,他并不讨厌绮莉的行为,甚至比起里昂和大多数“正常人”的循规蹈矩,他更享受和这个女巫之间的谈话。于是这位咒术师也难得卸下伪装的表情,钩起的嘴角令人背后发凉。咒鸦是疯子吗?毫无疑问他是,任谁的视野右上角永远跳动着自己的死亡倒计时,他都会被逼疯。只不过咒鸦用强大的理性一直控制住了内心的疯狂,而现在,他决定让内心里的野兽稍微出来透透气。“先说说那些拉德诺吧,我不喜欢它们,所以得保证这座城市里没有更多长鳞片的家伙存在。”咒鸦还记得在下水道中遇到的拉德诺,那些家伙甚至驯服了巨人来看守它们的“圣殿”,他可不相信矮人口中与拉德诺和平相处的鬼话,现在得知了蛇头人很有可能冲出了地表,还和他共存在同一个城市中就让他浑身不舒服。

    “拉德诺?你说那些转化者?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还给它们起了名字,直接叫它们大蜥蜴不就好了吗。”绮莉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咒鸦,对这个巫师的品味感到遗憾。当然,咒鸦并不在意对方言语中的挖苦,他在意的是,女巫对拉德诺们似乎有一些微妙的误会,不过咒术师并不打算纠正对方,于是继续问道。

    “转化者?它们是从什么转化来的?”“当然是从人喽,这地方也没有其他可以转化的种族了啊。不对,听说这座城的领主是个矮人,他要是变成了蜥蜴一定很有意思,嘿嘿。”绮莉理所当然的说着,脑海中想象着矮人变成拉德诺后滑稽的模样,笑了起来。

    咒术师沉默了一下,他已经从女巫的话中得到了相当多的信息。按照绮莉的意思,那些蛇头人并非他在地下看到的自称拉德诺的种族,而是类似狼行者那样被后天改变的人类?可他完全没看出这样的转化有什么意义,咒鸦通过琳的眼睛见识了那些蛇头人是如何行事的,他从那些生物身上完全没有感受到魔法的气息,也没见它们的身体素质有什么提高……等等,这么说来,下水道下面的拉德诺,有没有可能也是从人类转化而成的?只不过它们转化的时间太早以至于它们完全忘记了自己或者自己的祖辈是人类的事实?咒鸦的眼睛里开始放出细碎的微光,他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拉德诺们视深邃之心为圣堂,如果它们真的曾是人类,那么转化了它们的很有可能就是地穴之母,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蛇头人身上没有魔法的气息,毕竟那一等级的邪神所拥有的力量早就超过了魔法的范畴。

    “喂,喂!”陷入深思的巫师让绮莉觉得无聊起来,她撤下双腿,用手在咒鸦的面前摇了摇,试图将对方的思绪拉扯回来。“有人在家吗?”女巫伸出手,像敲门一样试图去敲灰袍巫师的额头,而她这一具有威胁性的举动终于是打断了咒鸦的思考。出于下意识的反应,咒术师轻轻一挥,绮莉的身体就猛地开始抽搐,整个人从桌子上翻滚下去,摔落在地板上。

    “抱歉,我有些走神了。”咒鸦冷漠的说着毫无诚意的话,他甚至没有改变自己的坐姿来看看女巫的状态!绮莉现在终于有些体会到了被自己欺负的佩格的感受,而这种体验让她决定…等救出了那个小矮子就要把自己受到的欺辱加倍的欺负回来。“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咒术师轻轻敲了敲桌子,示意女巫从地板上爬起来,咒鸦很清楚自己的法术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他也很清楚绮莉受到的伤害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严重。“转化者。”女巫没好气的回答道,艰难的爬回了椅子里。

    “哦,没错,转化者。所以,那些家伙是地穴之母的信徒?”“准确的说,狂信徒。他们对地穴之母的崇拜就像老鼠不能抗拒奶酪。”咒鸦皱了皱眉头,绮莉的说法让他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那么,亲爱的女巫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狂信徒,是怎么进到这座城市里来的?”

    绮莉一翻白眼,把手摊开说道,“我怎么知道?我见到它们的时候也很惊讶阿。也许是趁着昨天的战斗偷偷溜进来的吧,你懂的,老鼠和蛇都很擅长钻洞。我是说,那些长鳞片的家伙和蛇差不多不是吗?”巫师撇了撇嘴,女巫的猜测确实有一定可能性,昨晚的战斗之混乱,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趁机潜入了城中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让咒鸦感到不安的是,这样的家伙还有多少?看来有必要建议公爵来一场全城搜查了。

    “好吧,那我们换个话题。关于你的名字,以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佩格小姐和你是什么关系?”其实咒术师已经基本能够肯定绮莉的身份了,如果佩格的供词无误,眼前的女巫应该就是昨晚岩石巨人的创造者,失心女巫团年轻一代里最强的女巫。可,咒鸦知道如果自己点破这一层,绮莉一定会顺势全盘承认,也就不会再说任何新的信息,他不希望如此。

    “这件事情,或许我可以回答您的问题。”绮莉说道。巫师的眼睛里闪出大量的光芒,虽然眼前女巫的声音和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可咒鸦知道现在在和自己说话的,绝对不是刚才的那个人。

    “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女士?”

    “您可以叫我,库伊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