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始料未及
    传说,是怎样开始,又会怎么结束?那些自古相传的故事,它们的原型是来自于幸存者的口述,泛黄书本上的零星笔记,还是被那些拥有远超人类寿命的存在记录,被当成了消遣而得以保留的呢?这些原因恐怕都是存在的吧,而在这些原因之外的因素,想来也是存在的。苍狮王国的国王赫恩.西格特坐在卧室的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这么想着。很多人都认为作为当过冒险者的国王,西格特的个人生活应当是相当精彩的,而他至今都没有结婚这件事更是确认了这种说法。虽然苍狮的人们爱戴他们的国王,可是这也不能阻止他们为这位君主编出了一段又一段的风流韵事。但和大多数的统治者不同,西格特对这些绯闻不仅不会惩罚,他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变装一番去酒馆里专门听一听那些故事,并感叹如果这些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苍狮的国王并非是毫无**的,他也是一个普通人,可早年时与老友安德烈在地底世界的遭遇让西格特得知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有关赫恩,这个被苍狮人奉为王族的家族的事实。那就是他们的祖先,王国的创建者并非如流传下来的那样是一位光荣的开拓者,不,他确实是开拓者,只是借助了一些特殊的开拓手段。地穴之母,祂响应了最初的苍狮国王召唤而来,为后者建立了一个王国。可就如其他所有曾经向这些邪恶神邸祈求帮助的人一样,他们总要付出代价,那代价,就是当幽邃之心钻出地表后会被全部收割的王国内所有生物的生命。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现任的国王笑着,喝掉了杯子中的火百合,他最亲密的朋友烈锤大公安德烈酿造的神奇酒液。

    赫恩家族的血脉必须断绝,比起一个家族的消失,一个姓氏的失落,王国中的其他人都是无辜的。西格特站起身,走向窗边的桌子,这张桌子是他一次生日时矮人送的礼物,先不提这件家具考究的选材和细腻的打磨,最让国王中意的,是安德烈在桌面上亲手雕刻出了整个烈锤领的模型。矮人的手艺西格特是是知道的,早在共同冒险的岁月里,他就不止一次的认为安德烈只需要放下斧子,拿起凿子,他的雕刻就足以让他成为诸国中闻名的大师。而眼前这张似木似石长桌上的雕刻就更加精美,别说是山川河流,烈锤领的所有聚落以及其中的房屋亦被雕刻的细致精美,每一次国王在观赏的时候总能发现自己之前忽略的细节,甚至他一度认为这张桌子上的雕刻就是那片土地的投影。而今天,在他准备再为自己倒上一杯酒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在桌面上的熔铁城,这座由烈锤大公耗费了几十年的心力打造的,用矮人的技术加固,防御能力尚在王都之上的城市,竟然突然向下垮塌下去。看起来就像是支撑着这座城市的地面在一瞬间碎裂,地表下的空洞瞬间将宏伟的城墙拉入黑暗,不过由于这一切只是发生在模型上,所以只是发出了“噗”的一声轻响。正在倒酒的西格特被响声吓了一跳,手中一抖,斟满酒液的杯子从手中脱落落到地上碎成了一滩碎渣。国王呆呆的看着桌面上塌陷下去的熔铁城,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理智告诉他可能只是雕刻因为时间太久自然损坏了,但内心深处,那属于野性的直觉告诉西格特,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有某些极为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陛下,发生什么事了吗?”门外的侍者在听到杯子碎裂的响声后从门外问道。国王看着桌面上化为了废墟的熔铁城,对着门外的人大声喊道,“给我派人去联络烈锤大公!快,用信鸽也好派信使也好,我要在明天日落之前确认烈锤领的状态!”“是,陛下!”

    “等等,”西格特走到卧室门前,将大门打开,抓住还来不及走的侍者的肩膀。“让阿提克斯来,我在书房等他。”

    …………

    于此同时,因为过度消耗精力而陷入沉睡的起司也在女巫之家中醒来。法师在睁眼那一刻眼睛中的魔力灵光吓的他身边的人都是一愣,尤其是珂兰蒂,这位与起司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施法者是房间中为数不多能感受到起司身上突然爆发又瞬间消失的庞大魔力的人。当灰袍法师眼中的能量散去,爱尔莎才敢走上前询问,“你感觉怎么样?”

    法师爬起来,这时他才发现众人此时的房间正是之前的指挥室,而他躺着的也并不是床榻,只是一些被布裹起来的干草。“我睡了多久?”“一天而已,不过可能是因为魔法结界的关系吧,王都里的人目击到巨龙的情况比我们预想的少很多。”爱尔莎说着,将一件东西扔到了起司的怀里,“这东西还你,下次再干这种事情的时候,麻烦你先跟我说一声,法师大人。”很显然,她这是对起司之前表面将米戈的控制权交给自己,实际上摆脱巨龙不能攻击契约者这个限制感到非常的不满。

    “抱歉。”法师苦笑着,将唤龙笛拿到手中,借此恢复了与红龙之间的联系。在和米戈随便交流了几句告诉对方自己并无大碍之后,起司将笛子收入了长袍里。他环视了一下房间中的众人,“杰克他们和爱米亚女士呢?”珂兰蒂走了过来,法师注意到她的眼睛仍然是绿色的,这可能是昨晚魔力释放的后遗症。“母亲和杰克先生去清理物资了,屋子里的魔法失效后,很多东西都被随意的抛回到现实空间里来,母亲正在清点还可以使用的物品,杰克先生和蒙娜女士还有独眼…女士在协助她。”

    “抱歉,我做的太过火了。”想到魔法失效的源头正是自己引导的龙火,起司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请别这么说,如果不是您,我们恐怕已经死了。再说虽然防御魔法失去了效力,可是汤锅并没有受到影响,只要它还在,我们迟早可以重建这里。”年轻的女巫看着法师,真诚的致以谢意。

    起司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爱尔莎轻轻扶住他的右臂,以防摔倒,身体确实处于虚弱期的法师并没有拒绝。他在搀扶下走向房间一角正在下棋的洛萨和网虫。伯爵抬起头,轻笑了一下说道,“你的样子看起来还不错,我看到你们打斗的痕迹时还以为你至少要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躺上几天。但是…”

    看到起司的表情时,洛萨就已经知道对方不是来慰问自己或者感谢昨晚帮他抵挡了食尸鬼的进攻,法师显然是有了发现,而这个发现需要用到他的力量。“没什么可但是的,说吧,要我去干什么?我和我的斧头都很乐意为你效劳。”起司听到这话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在他接下来的行动中,猎巫刀和与其相配的强大战士是必须的。“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不过我想,你也许会很乐意用赫恩之手杀死一个巫妖?”是的,巫妖。根据起司的猜测,将爱德华族长转化成不死生物,还为它的铲子附上了强大魔力的存在,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自己在铁堡时遇到的那个巫妖。既然自己没有死于空间乱流,那么对方也幸存下来并同样在王都的可能性就很大了。而想要对付真正拥有不死之身的巫妖,猎巫刀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几人谈论的时候,通往走廊的门被打开了。珂兰蒂转过头以为是母亲回来了,却在见到来人时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你来干什么?”

    雨无视了女巫,这个好似永远带着愁容的男人径直走到起司身旁,轻声在法师的耳边说了什么。“你说,什么?”起司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吟游诗人,他无法相信对方说的话。而雨只是带着一成不免的表情淡淡点了点头,“您没有听错。熔铁城,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