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棋中一子
    当跟着爱米亚清点剩余物资的人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靠墙坐着低头陷入沉思的起司,以及其他表现不同,但无疑都情绪激动的众人。年长的女巫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女儿,她需要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珂兰蒂注意到母亲的眼神,赶忙走过来将刚刚雨的来到和他口中震撼的消息说了一遍。

    “你说什么?熔铁城塌了?”女巫间的交谈本就没有保密的意思,再加上狼行者的听觉敏锐,杰克很快就抓住了整个事件中最引人注意的信息。他有些夸张的叫到,随即被蒙娜用手捂住了嘴,女战士用眼睛看了一下法师,示意不要打搅后者思考。可话虽如此,蒙娜自己的手也在轻微的颤抖着。熔铁城,烈锤大公的城市,经历过无数次游牧民冲击,有着苍狮第一铁壁之称的要塞,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要知道,珂兰蒂的话说的很清楚,熔铁城并非是被攻陷了,而是整座城市向下坍塌变成了废墟,这显然不是鼠人能做到的事情。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能想到一种东西可以达到这效果,魔法。

    “这不是魔法造成的。”起司突然开口道。“如果是魔法造成了熔铁城的坍塌,我想不出这世界上有谁可以调动这么庞大的魔力。这种事情恐怕就是我的老师来都不能在一朝一夕间完成。”

    “也许施法者不是一个人?”珂兰蒂质疑道。而法师只是摇了摇头,“这不是靠数量累计就能完成的。况且不同施法者之间的魔力很难相互叠加,至少就我所知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完美串联三个以上施法者的方法。过于庞杂的魔力源只会带来混乱。”

    “也许,他们准备了很久?”杰克说道。“同样不可能,虽然充足的准备可以降低施法的难度,但这不代表着准备本身没有困难。像这种程度的法术,即使知道如何准备,也不必为材料发愁,光是操作就需要以年计算的周期,而且期间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大量的魔力反应。如果熔铁城里的家伙都是不懂魔法的人也就罢了,可烈锤大公本身就招募了相当多的施法者,他不可能对魔法一无所知。再加上近期我的一位同门也在那里,以他的本事,没人能瞒过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起司的话十分坚定,在思考的过程中,他已经对这些可能性得出了结论。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什么人用非魔法的办法弄塌了整座城市?”狼行者皱着眉头说道,因为这个结论对于他们来说甚至比魔法还要夸张,龙脊山在上,要用怎样的手段才能达到这样的结果,难道那些鼠人连夜把熔铁城的地基挖空了不成?杰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看起来荒谬的想法其实已经非常接近真相了,不过真相,往往就是被人们草率的当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灰袍法师站了起来,他抖了抖长袍上的灰尘,说道,“我不知道熔铁城是为什么而坍塌的,但是我知道弄塌它的人想要得到什么。幽邃之心,国王告诉过我们他年轻时的遭遇,显然烈锤大公建立的壁垒让它没有办法如预言中的那样醒来。”

    “这样说来我们应该即刻赶往熔铁城对吗?不论我们要面对的敌人是谁,总不能让他们把底下的那个东西唤醒吧。”洛萨提起赫恩之手,沉声说道。西格特告诉起司的事情他已经在闲聊时听杰克说过了,身为王国伯爵的使命感让他不能容忍一个古老而可怕的邪神在王国中苏醒过来。

    “没错,我现在就把米戈叫回来。有它帮忙我们明天日出之前就能到达熔铁城!”起司说着,就要掏出唤龙笛。不过法师的手,却被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按住了。爱尔莎的另一只手搓着衣角,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开口,几秒之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看着起司说道。“等一下…你不觉得这事太奇怪了吗?”

    “奇怪什么?”法师显然没有意识到老板娘话中的意思,他疑惑的看着对方。

    “你不觉得,这场景太熟悉了吗?”爱尔莎说道,然后看着起司仍然紧皱的眉头赶紧继续解释,“我是说,从来王都,不,从更早以前开始。我们的行动轨迹就一直被这么控制着,你们去突袭药剂师协会,鼠人就来攻城,恶魔就在城里肆虐。去拜访国王,就突然察觉到他被附身。好不容易得到了一点线索,还不等我们吃一顿晚餐,食尸鬼就发起了叛乱。现在叛乱结束,紧接着就得到了熔铁城塌了的消息,这给我的感觉不对…”

    “爱尔莎说的没错。”房门被打开,叼着烟斗的罗兰带着斯派洛走进屋里。老人的脸色很不好,看起来像是长时间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息,他猛吸了一口烟斗,从鼻子里喷出两股烟气。“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雨在通知你们之前先找到的我,还是我告诉他你们在这里的。”解释了为什么自己此时会出现在这里之后,罗兰习惯性的压了压帽檐,“回到刚才的话题,爱尔莎说的一点也没错。我分析了你们的经历,得到的结果令我震惊。起司,你仔细想想你这一路上遇到的事情,那真的是你自己设定的计划吗?还是只是因势利导的见招拆招?”

    “乍看起来,你的调查一直在深入,你正在一步步有条不紊的迈向真相。可,真的是这样吗?我们来数数吧,萨隆领的毁灭与你无关,但为什么你恰好就碰到了萨隆家最后的遗孤葛洛瑞娅小姐?向她那样的大小姐在没有护卫的情况下是怎么一个人跑到龙脊山的?在甜水镇你们救了镇民还和希瑟女士汇合,这很好,可比起烈锤骑士团,如果你们能早一天到达溪谷城,王国骑士们也会成为你们的盟友不是吗?为什么你们一接触到清醒的鼠人,王国那边就下达了诛杀令,嗯,当然现在我们知道药剂师协会早已被怪物替换,甚至当时国王陛下都有可能受到了他体内的恶魔影响。可那些家伙,为什么要掐算好在那个时间发难,是单纯的巧合?还是它们故意想要让希瑟女士的队伍离开,让你们,孤立无援?”

    “等一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是说我所经历的事情,都是安排好的?这不可能,再说我也成功制止了瘟疫的进一步传播,我只是…”起司申辩着,他不愿意接受罗兰的说法,这倒不是因为他害怕承认自己被人戏弄的愚蠢,而是害怕如果接受这个推论,那就要接受,鼠人瘟疫背后的那个人,掮客,有着自己完全无法比拟的手段。

    但罗兰没有停下来,老魔术师知道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而面对这残酷的现实,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你只是每次都慢了一步对吗?在浊流镇的时候你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假药剂师,在铁堡的时候也没察觉到瘟疫之种已经在城市中生根,在王都的时候,爱尔莎小姐刚刚已经说过了。虽然你都在事情发生之后做了补救,也紧紧的抓住每一个事件中的微小线索推导出了真相的一角,可那些线索,你怎么确定不是对方故意留给你的呢?承认吧,起司,你这一路上什么都没能阻止,所有的事情,它们都按预计的那样发生了。”

    冷汗,在法师的脸上流淌着,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没有办法再支撑身体的重量,只得向后倒退几步,依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杰克这个时候却坐不住了,他走到罗兰的身边,说道,“我觉得您说的太过了吧,哪有人真的可以算到这么多。而且我们遇到的每个人,不论敌人还是朋友,他们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完全看不出是被人强迫的样子,一定只是巧合而已。”

    老人摇了摇头,露出一个相当复杂的表情,他拿下烟斗,长叹一声。“巧合?命运?或者只是单纯的概率?没错,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可以这么解释。人心叵测,世事难料,想要看透谈何容易。不过,这世上确实是有存在能这么做的,这些存在中的一部分,我们把祂们叫做,神;另外一些,我们给了祂们不同的称呼,那么起司,你现在能想到这个称呼中的一个吗?”

    “掮客。”

    罗兰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愣,他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苦笑着敲了敲烟斗。“原来是祂啊。那就不奇怪了,呵呵,那就不奇怪了。从不亏本的中间商,能卷入祂策划的事件里,可真是荣幸。”

    “我,应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才能摆脱祂给我定下的命运?”起司失魂落魄的说道,被无形之物支配的恐惧已经让这位法师几乎放弃了独立思考,作为施法者,探究真理者的尊严在此刻破碎的彻彻底底。

    魔术师看着法师,“知道为什么我们把祂们叫神吗?那就是说没人能反抗。你其实已经是幸运的了,至少知道这一次是谁在和你开玩笑。至于该怎么做嘛……我的建议是,不去管他。因为做什么都是无用。”

    在场所有人都被罗兰的话搞糊涂了,珂兰蒂开口说道,“什么叫不去管他?难道我们就这么按照对方设计好的路走下去就好了吗?那我还宁可什么都不知道!”

    老人没有答话,因为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虽然罗兰因为某些经历得知了很多他作为普通人不应该得知的事,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为这些事情都找到了答案,那些耗费终生也难以看破的问题,他也只能选择放到一边,不去思考。

    随着魔术师的沉默,没有人再开口,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做过的事,试图从中找到被影响了的影子。良久,一个声音打破了这沉寂,起司的声音。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