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船铃清脆
    ..,

    爱德华家族的聚落,位于王都之外的老旧墓园下方。据说,这片墓园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苍狮立国的时代,但如今,那些经过修缮的石头坟墓已经不仅仅是死者的安息之地,通往地下的密道,就隐藏在数量庞大的坟堆之中。此时的王都正值战乱之后的警备期,大街小巷上都是巡逻的士兵和治安官,何况城外早已不复平时的景象,若是大摇大摆的走出城去,被当成疯子恐怕是最好的结果了。

    凭借着对城防的熟悉,几人在阿提克斯的带领下总算是没有引起巡逻者的注意,其实大骑士长对此还是颇不情愿的,他不认为讨伐巫妖这种事需要遮遮掩掩,按铁骑士的意思,即使普通士兵无法在战斗中为他们提供帮助,可是从远处抛射箭矢来钳制对手总还是好的,何况这样还能让那些士兵们得到平时得不到的经验。当然,这只是阿提克斯自己的心思,并没有说出来。

    至于起司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很简单,法师信不过那些士兵。如果说这一连串的遭遇让起司学到了什么教训,那么谨慎的言行首当其中排在前列,杰森,爱德华,虽然前者的背叛是在葛琳的授意下假意演出的戏码,但食尸鬼们的叛乱却让巫师真正感到了悲痛。他开始明白,盟友的忠诚并非一成不免的,所以比起鱼龙混杂的王都士兵,起司宁可只由几人秘密行动。

    “我们这样是走不出城门的,那里的布防没有可以利用的死角。”老骑士走在最前面,对身旁的法师抱怨道。习惯了堂堂正正的作战习惯,阿提克斯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是暗巷中的老鼠一样猥琐。

    “我们不需要走城门出城,”巫师看了一眼身边的老人,摇了摇头,“一直以来,这座城市就不仅仅属于人类。而阴影中的存在,可不会使用人类的城门。”说着,他示意骑士长改变方向,带领队伍向着码头区前进。

    随着视野在转角后变的开阔起来,这唯一一条流经王都内部的水道出现在小队面前。白色的雾气在夜晚的水面上飘荡着,少了往常水手们从酒馆里发出的喧闹声音,这里显得安静又有几分诡异。“你打算让我们游泳出去吗?”骑士长看着水面,码头区作为城市最偏僻的一角,就连巡逻队都鲜少经过。据阿提克斯对王都的了解,这里可没有能通向外界的渠道,城墙下的水闸足有千斤的重量,没有绞盘提供拉力,即使是狼行者也绝对举不起来。

    “嘘”起司将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对方安静。他的视线在水雾中来回摇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跟在法师身后的希瑟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脸上露出混杂着厌恶,恐惧和无可奈何的表情,因为女骑士已经知道起司在寻找什么了,迫于身上的血脉,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在雾中有什么东西在朝几人靠近。????“叮铃铃”铃铛的响声从希瑟看向的方向传来,迅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起初,白雾中只是出现了一个淡淡的黑影,而随着黑影的扩大,几人发现一艘小船正朝他们所在的岸边划过来。说也奇怪,挂在船首的铃铛在响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有动过,而船上也不见划船的船夫,这就好像,好像小船自己是有意识的一样。

    “这就是你说的出路?我可不认为这条舢板能让我们出城。”阿提克斯双手抱胸,用怀疑的语气对起司问道。确实,虽然小船上的空间应该足够几人挤下,但这艘空载时船艄就已经几乎和水面齐平的船只实在是不像可以载得动这么多人的样子。

    “让我们拭目以待。”起司笑了一下,带头走到了船头。说也奇怪,这船明明看起来随时都会沉的样子,但是在法师走上去的时候却只产生了轻微的摇晃,并且这种摇晃也在起司不再走动之后飞速的消失了。有了第一个人带头,杰克纵身一跃,脚掌轻轻踩到船艄上踏入船中,虽然有着对法师充分的信任,可狼行者还是做好了随时会落水的准备。

    想象中船只翻倒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尽管狼人的举动令小船疯狂的左右倾摇,河道中的水流却无论如何都流不进船身内半滴!洛萨对另外两名岸上的同伴耸了耸肩,扛着战斧迈入了船中。至此,小船一半以上的空间已经被占满,但是希瑟注意到这并没有影响到船身的吃水,小船仍然在要沉不沉的状态下僵持着,而且,女骑士看了一眼船首的铃铛,经历了这么剧烈的晃动,那东西却再也没响过。阿提克斯也注意到了这些,不过大骑士长很快就把这种异常归结到了法师身上,他低声嘟囔着走上了船,如果早知这次行动要用到如此诡异的交通工具,铁骑士可能会再仔细考虑一下加入的必要。

    “哈”希瑟无奈的轻叹一声,最后一个上了船,随着她在船中坐下,这支小船又一次在没有人提供动力的情况下离开了岸边,朝着水道的下游飘荡而去。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船上的人,起初这雾气还只是贴在水面上薄薄的一层,但是渐渐的,雾气越来越浓,弥漫到胸口,最后彻底淹没了一切。在这白雾的笼罩下,几人完全无法判断自己现在在什么位置,水汽之外只有几抹昏黄的灯火,像打翻的颜料一样不规则的在水雾里晕开。

    狼行者灵敏的直觉告诉杰克,有某些力量,正在对他们发生作用。他想要开口提醒周围的人,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麻痹了一样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别担心,只是正常情况。”起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狼人的不安并没有因此消失,要知道,现在的杰克不再是那个龙脊山下猎人的孩子了,他是亚历山大氏族的头狼!狼行者天生就对大部分的魔法免疫,只有银质器具才能真正伤到他们,那么自己现在的状态该怎么解释呢?

    阴影,巨大的阴影,像山一样巨大的,看不到顶端的阴影出现在船只的前方,那绝对不是城墙,即使是,那也绝不是苍狮王都的城墙,而是传说中某座巨人城市的。面朝着那个方向的人很快注意到了这点,但是他们的惊讶只能流露在眼睛里,和杰克一样,不论是手持猎巫刀的伯爵和骑士,还是觉醒了某些古老血脉的希瑟,他们在此时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庞大的阴影逐渐接近,吞没了小船。黑暗,从四面八方包裹住了众人。在这片幽邃中,只有船身发出的轻微水声才能证明他们仍然在船上,而船,依旧在移动。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万年,也许是一分钟,无边的黑暗渐渐散去,那宛如山峦压在身上的苦闷感觉从小队的头顶消失,眼前又是白色的雾气。

    “叮铃铃”船铃,轻响。雾气似乎受到了这铃声的惊扰,猛地朝两边散去,露出两岸的植被和建筑。“看,那是城墙!”洛萨指着船身后方对其他人说道,几人赶紧回过头去看,却见到王都的城墙不知何时,竟已经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