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爱德华地穴
    奔跑起来的小队并没有遭到什么阻碍,一方面这是因为不满族长的爱德华家族成员拼死开路的原因。另一方面,当起司等人进入作战状态的时候,这些人身上的危险气息足以让最疯狂的野兽思考上前阻拦的后果。半兽化的杰克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方,狼行者无匹的力量和速度让他可以一把将沿路来不及躲开的敌人撞到远处。即使有食尸鬼侥幸躲开了这辆人形坦克,跟在杰克身后的两位骑士,洛萨和阿提克斯,也会挥舞着手中的猎巫刀收割那些生命,一老一少两位骑士互相激励着,发挥出令人目眩的技巧。

    有了这坚硬的开路组合,起司和他身边的老食尸鬼几乎就只需要奔跑和翻越那些沿途的墓碑就可以了。法师惊讶的看到,虽然这位枯瘦的引路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在如此高速的移动中,他视野里的油灯却稳定的维持在同一位置,这意味着对方的速度完全跟得上法师,甚至犹有过之。跟在队伍最后面负责殿后的希瑟对此有最有发言权,在女骑士看来,老食尸鬼的脚步并不快,也不像其他人那般依靠肌肉的发力来加快速度,与其说是奔跑,这位老者更像是贴着地面漂浮,它的身体好像没有重量一样,只需要轻轻一蹬,就能飞出去好远。

    墓碑在几人的身边快速的后退,转眼之间小队就已经深入了墓园的中心部分。在这里爱德华家族的内战显得更加激烈,如果说在外围墓园尚能分辨出明确的两股势力的话,在中心区域的战斗已经可以用混乱来形容,每一个食尸鬼都在拼尽全力对抗眼前的同族,没有丝毫多余的精力去估计阵型之类的东西,断肢,血肉,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它们挂在墓碑上,铺在地面上,甚至连那些长在半空中的树枝上都有战斗的遗留物,空气中弥漫着食尸鬼血液特有的刺鼻气味,哪怕是明亮的月光,也不足以遮盖炼狱一般的场景。

    战斗是如此惨烈,即使是身经百战的铁骑士和黑山伯爵都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们知道,眼前的战斗不同于人类于鼠人的战争,也不同于王国的军队对抗其他王国或是剿灭匪徒的战争,这战斗远比前面提到的要残酷的多。“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值得吗?”起司的声音低声说道。他看着身边的老食尸鬼,法师明白爱德华家族会走到这一步,光是族长的背叛肯定不够,这个被称为长老的老者一定也扮演了某种角色,推动了整个家族中的内战。

    “从来就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灰袍先生。很多问题,是不能够轻易提出来的,因为它们一旦被发现,就必须要得到答案,否则,它们就会破坏提问者本身的一切。”说完这句话,老者三两步冲到了狼行者身边。“接下来的路不能指望那些年轻人了,我这个引路人是时候该工作了。”他手中的提灯开始放射出剧烈的光芒,那光芒不是火光,也不同于世间有的光芒,那光令人陌生而又亲切,想要远离却又忍不住窥探,小队中只有起司知道,能放射出这种光的只有一样东西,生物的灵魂。

    在灵魂之光的庇护下,乱战中的食尸鬼们没有意识到有人正从它们身边经过。而洛萨则在前进的过程中注意到,在这光的照耀下,墓碑上的文字竟然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石板上一张张形色各异的面孔,黑山伯爵只觉得头皮一炸,他想要提醒同伴注意,可起司却伸手制止了他的行动。“那些是埋葬在这里的灵魂。我们现在穿行在他们的世界里,别惊动他们。”

    在这诡异的环境中几人又在墓园中穿行了一段时间,很快,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座敞开的坟冢,石质的甬道通向地面以下,在这里可以看到数量远超其他地区的食尸鬼在战斗。“来吧,趁着这灯还没有熄灭,让我们直接穿过去。”领路的老食尸鬼说着,径直冲向那些挡在门前的食尸鬼。在他的身体接触到对方的那一刹那,令人无法相信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正在战斗的爱德华家族成员就像是不存在的幻影一样被穿过,而且毫无察觉。

    紧跟其后的杰克虽然对眼前的一幕感到惊讶,但他此时再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狼行者把眼一闭,脚下发力,也一起冲了过去……当小队最后的希瑟踩到向下的台阶时,老食尸鬼提灯中的火焰渐渐变的正常起来。“欢迎来到爱德华家族的地穴。虽然现在并不是参观的好时候。”领路人说着,沿着台阶走入黑暗中。????地穴一直向下延伸,在狭窄昏暗的走廊中,即使是方向感最强的狼人也渐渐忘了向下走了多远。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座地穴里的空气异常的清洁,没有想象中的尸臭,也没有墓土潮湿而发霉的气味,这里的空气干净的不像是属于食尸鬼。楼梯,在前方折返,一间空旷的大厅连接着上下,杰克凭借着夜视的能力可以隐隐看到大厅的角落摆放着一些柜子。“这里是礼拜厅,我们通常会在这儿给逝者守灵。大厅连接着三十一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有一名对应的族人负责。不过在我们下来的时候,这三十一间里已经有十九间失去了主人。选拔新的祭祀是一件很繁琐的工作,希望剩下的族人中有足够多的适格者。大战之后的王都有很多的尸体要处理。”老者平静的说着,就像真的在给外人介绍自己的家一般。

    小队沿着大厅中的阶梯继续向下,走过与刚才差不多的距离时,又有一处空旷的空间出现,和大厅不同,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这里是家族的餐厅,在礼拜厅完成守灵的尸体会被运送下来供我们的族人进食。进食礼仪是守魂人的基本功,它能让我们从进食狂热里解脱出来,不再做噬血的野兽。每一个爱德华在年幼的时候都要花很多时间来进行相关的训练。不过,”说到这里老者摇了摇头,“骨子里的天性哪有那么容易克服呢?只要精神上稍加松懈,多年的训练就瞬间崩塌。”

    餐厅中通往地穴更深层的走廊被一扇闸门锁住,让小队无法前进。“第三层,也就是地穴的最深处,是属于爱德华家族族长和其亲信的私人空间,他们在哪里接受祖先的教导,领悟生死的知识。不过现在,那里被一个不朽者占据。真是讽刺,它存在的本身就是对死亡最大的亵渎。”

    “您能打开这扇闸门吗?”杰克问道,食尸鬼口中的亵渎者显然就是他们要寻找的巫妖。而作为通往巫妖所在的保护,这闸门必然不会那么容易打开。“本来我确实具有通往最深处的资格,但族长带回来的存在改变了闸门的运作方式,现在只有专属于这扇门的钥匙才能打开它。”

    这回答并不那么让人满意,洛萨皱着眉头,“我们要去哪里找那个钥匙?”老食尸鬼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看着起司。法师在同伴的注视下点了点头,拿出从爱德华族长处得到的铁铲,他走到闸门前,仔细观察起铁质的栅格,然后拿起铁铲,用铲尖轻轻敲击起某一根铁条。“叮!”清脆的响声在空旷的地穴里回荡。紧接着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被施了魔法的闸门缓缓向上打开。

    起司站在阶梯的最上方,向后环视了一圈小队的成员。灰袍法师歪了一下脑袋,“走吧,是时候去会会这位朋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