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死雾与白骨
    爱德华地穴的最下层,不同于之前几层清洁的空气,闸门后的走廊里散发出某种令人本能的想要离开的气息,死亡的气息。“这味道比烂肉还要难闻,你们在最下层放了些什么?粪坑吗?”嗅觉最敏锐的杰克险些因为这种气味昏死过去,他捂着口鼻,向后倒退了几步,对身边的老食尸鬼抱怨道。老者并没有在意狼人不逊的发言,在这股恶臭之下,他淡漠的表情也终于发生了变化,即使这个守魂人已经可以看得开很多事情,但是家族的圣地被亵渎的事实还是让他感到出离的愤怒。

    “这是死雾,对所有生者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如果我们这么进去,要不了多久就会从肺开始烂掉。”起司皱着眉头,他很快就认出了气味的来源。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灰袍法师可以解决眼前的困难,通常来说,处理死雾的方法就是用阳光将其破坏,但是在这地穴的深处又何来阳光呢?起司现在能先到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这里和地面之间打通,用镜子引导阳光进入。可这工程量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我来吧。”就在法师感到棘手的时候,强忍住怒容的老者拿着提灯走了过来。“您有解决的办法?”起司相当惊讶,他从没听说过守魂人有办法接触如此大量的死雾。“算是吧。”老食尸鬼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提灯放到地上,他示意小队的成员们后退一些,接着在众人的视线中淡然的走入了死雾里。

    几人面面相觑,他们都不知道老者所说的解决办法到底是什么,这浓重的死亡气息让寻常的感官无法奏效。只有起司的眼睛中闪烁着可怕的光芒,透过魔法的视界,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洞悉死雾之中事物的人。也正因如此,法师的眼睛睁的越来越大,他的表情肉眼可见的扭曲起来,只因为他看到,走入死雾中的食尸鬼,正在大口大口吞噬着空气中的死气!

    空气中的恶臭越来越淡,很快就几乎闻不到了。披着麻布的老者缓步走了回来,他的脚步比之前更加虚浮,似乎随时都会摔倒一样。起司见状想要上前搀扶对方,却被食尸鬼伸手阻止了下来。“无需为我担心,我这把老骨头还挺得住。只是吃的有些多,可能没办法保持人形了,希望各位不要见怪。”说完,干瘦的老人就开始了变化,他没有弹性的皮肤被拉扯着,让人担心随时都会破开。很快一只起司见过最瘦弱的食尸鬼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和那些看上去就令人生畏的同族不同,这个老食尸鬼的牙齿和爪子都已经因为时间而失去了威力,看上去就像是一具身材比例失调的木乃伊。

    起司微微朝对方行了一礼,食尸鬼也是生物的一种,以尸体为食和对死亡的信仰都不能让它们不受死雾的影响,所以老者吞吃死雾的行为无异于牺牲自己来为小队换取了前进的道路。这让法师的心里不是那么好受,他来此是为了解决掉巫妖来阻止更多的人死去,而不是为了创造新的牺牲。食尸鬼似乎是看出了起司的痛苦,它缓缓的靠着墙壁坐下,对法师说道,“我需要休息一下,很抱歉接下来的路没办法跟着各位一道了。希望你们能够达成所愿,让这一切都有意义。”话音落时,那双因老迈而浑浊的眼睛安静的合上。

    “他的呼吸停止了。”狼行者将头凑近引路人的胸口,听了一会后说道。每个人都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他们沉默着,握着武器的手却攥得更紧。“我们走。”起司率先说道,他一甩灰色的长袍,捡起地上的提灯,带头迈入了通往最深处的台阶。小队的其他成员没有任何异议,跟着前方灰色的身影。

    “咔哒”靴子踩断枯骨的声音在走廊中回响着,越往下走,台阶上就出现越多的骨骼,这些骨骼来自人类,牲畜,甚至还有鼠人和食尸鬼。显然,它们之前并不是爱德华地穴的一部分,因为在守魂人的教义中,死者的**在被分食后,他们的骨骼必须归入棺木,一方面,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打开棺材后看不到尸体而感到怀疑,另一方面,这也是守魂人们的坚持,它们坚信自己的行为只是加快了尸体腐烂的过程,并非是邪恶的举动。

    既然如此,这些骨头的来历就很清楚了。起司俯身用手指捏起一小片碎裂的骨骼,将其捻的更加细碎后放到鼻下闻了一闻。“这些骨头是新鲜的,它们的主人刚死不久。”“你确定?它们干枯的程度恐怕都快赶上我的曾祖父了。”狼行者皱着眉头做了和法师同样的动作,但是在他看来,枯骨的风干程度说明它们已经这样在这里躺了漫长的岁月。

    “有什么东西从这些骨头里抽走了某些……物质,把它们变成了这样。我们的加快些脚步了,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个该死的巫妖正在恢复它的力量。”死灵魔法并不是起司的强项,他只能勉强认出这些骨骼不正常的风化是由于魔法的缘故,但具体是什么种类的魔法造成了脚下的遍地白骨,法师并不能肯定。不过显然无论那魔法的作用为何,使用它的一定是躲在这里的巫妖。

    跟在后面的几人听到这话,都将武器拔了出来,做好了随时进入战斗的准备。他们没有等多久。

    地穴的尽头很快出现在小队的眼前,值得一提的是,与其他阶层不同,这个空旷的空间中有着无数头骨制成的烛台,幽蓝色的火焰从颅骨被敲开的顶部舞动着,将整个地穴变的宛如死后的冥界。地面上,堆积了整整没到成年人小腿的骨头,已经没有人会再去辨认它们生前的主人了,在这庞大的数量面前,个体显得毫无意义。

    “你来了,灰塔之主的高徒,萨隆伯爵领的拯救者,驯服红龙者,击败食尸鬼王的勇士,起司。”无感情的声音从大厅的最深处传来,在那幽光都无法照亮的黑暗中,两点暗蓝色的光斑正遥遥的盯着台阶上的入侵者们。“如果我还有手,我会为你在这个城市所做的事情而鼓掌。你是那么优秀,可以让狼人和人类的骑士与你同行,连女巫和食尸鬼都加入的你的联盟。但可惜,我没有你的运气,失败的传送魔法让我失去了太多的肢体。”巫妖说着,房间地上的骨头中开始泛起和颅骨灯台里一样的蓝色火焰,这些火焰将整个房间照亮,露出那个坐在破烂石质祷告台上,只剩下头颅和上半身肋骨的躯体。

    “看起来这家伙还是你的崇拜者?”狼行者说笑着,露出满嘴锋利的牙齿,绿色的瞳孔里是强烈的战意。一个残缺的巫妖?这多少让杰克有些失望。在他看来这样孱弱的对手他自己就可以快速解决,完全用不上整个小队的力量。

    可起司却阻止了同伴想要冲上去的打算,法师的眼睛里魔法灵光正在迅速转化为白色。“别过去,它在说谎。这整个地穴里所有的骨头,都是它的躯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