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生死如棋
    <>→網.,。

    “不就是些骨头吗?数量再多又能怎样?你在这等着,我马上就把那个骷髅的脑袋拧下来。”狼行者说着,无视了警告,以极快的速度从起司身边冲了出去,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让法师完全没有机会拦下。杰克倒也不是有勇无谋之士,虽然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好像是个冲动的莽夫,但是谁又能肯定这不是狼人故意展示给对手希望对方放松警惕的圈套呢?证据就是,虽然狼行者看似是笔直的冲向祷告台上的巫妖躯体,可他每次迈动脚步的时候都控制了力道,让自己的腿脚不曾真正的陷于白骨之中。

    但杰克不踩进去,不代表他脚下的层层白骨就会任由他通过。“狼行者?美其名曰是比人类更完美的存在,其实也不过是被诅咒的生物而已。说实在的,除了能控制自己的外形之外,你和那些感染了瘟疫的鼠人有什么区别?”巫妖的声音没有感情,只能通过语调的起伏来判断它的语气,不过即使如此,它话中那种不屑也让人一下子就能感觉出来。而随着这挖苦的话语一起,杰克脚下的骨骸开始了剧烈的颤动!那些骨头缝隙中跳动着的蓝火瞬间膨胀变大,包裹住了大量的枯骨,紧接着本来因为尺寸不同无法相连的骨头就诡异的开始拼接,组成令人畏惧的造物。这白骨组成的牢笼从下方升起,眼看着就要将狼人困在原地。

    “你觉得这些东西能拦住我吗?”杰克狞笑着,他用已经变成狼爪的前肢狠狠的拍向升起的牢笼,想要将这些不结实的栏杆打碎。他很轻易的就达成了目的,尽管有着蓝色火焰的加持,可脆弱的骨头难以抵挡狼行者强大的力量,更何况,他本来就可以无视魔法的影响。但巫妖的尝试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次攻击的关系,狼人必须将双脚插入脚下的骨堆中提供身体一个稳定的发力点,而当杰克击碎了骨牢,想要继续前进的时候,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无论如何都无法拔出双脚!某种足以和狼行者抗衡的力量在骨头下面死死的拉住了他。

    “看,虽然你的力量足够强大,可你的智力却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嗯,提升。一个简单的陷阱,就足以瓦解你所有的优势。”巫妖的声音在杰克陷入窘境后悠悠说道。

    仍然站在台阶上的洛萨一见这个情景立刻想要去救援同伴,可起司虽然没有来得及拦住狼行者,总算还是让伯爵没能成功冲过去。“等等,它一时半会还伤不了杰克。但如果我们贸然冲进去,可不会只是被绊住脚这么简单。”法师说着,大脑同时在飞速思考眼前的状况。显然,敌人并不是毫无准备,从它用来控制狼行者的陷阱以及之前对起司的那一大串挖苦来看,这个巫妖肯定从爱德华家族那里得到了小队中成员的信息。这就是这场战斗中最棘手的地方了,一个准备万全的施法者逼迫起司必须小心的布置小队的战略,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这层层白骨之下还隐藏着对手多少的陷阱。

    法师现在觉得眼前的地穴仿佛变成了一张没有格子的棋盘,他和巫妖就是对弈双方的国王和棋手,只不过他手中的棋子有限并且都被放在了棋盘上,而他的对手到底有多少棋子,又藏在何处,则完全无法知晓。骨骸上的那层蓝色火焰现在看来除了将零散的骨头拼接起来,还有着屏蔽魔法视觉的作用,起司此时已经难以看透蓝火下面的情况。

    不过这样的困难并不能让堂堂的灰袍法师退却,事实上,它反而激发了起司的兴趣。他脸上的表情再次从容起来,开口说道,“我很好奇,如果我现在对你再来一次当时在铁堡墓园里的那个法术,你还能不能像上次一样侥幸逃脱?”“咯咯咯,对了,这就对了。你终于找到重点了,灰袍法师大人。”巫妖口中的笑声听起来像是从即将窒息的人喉咙里发出来的,“我得承认,你所掌握的知识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以我的能力,我完全没办法防御你的那个法术。可,问题在于,你现在还能再用一次吗?”

    “看来不仅仅是食尸鬼,你和恶魔也有交流?”知道起司的力量被封印了的人不多,而排除绝对不可能把这件事透露出去的人,能与巫妖产生交集的,似乎也就只剩下从西格特国王身体里被驱逐出去的恶魔,厄度。起司本来想要使用被封印的力量彻底干掉那只恶魔,却因为身上的封印导致法术的威力不够,让对方逃出生天。

    “厄度让我代他向你问好。他说等下一次再来到这个世界,他一定会去拜访你,回报你的所为。”巫妖的话无疑是承认了自己和恶魔间的联系,也让起司对它多了几分忌惮。很好,看来这家伙不仅仅亵渎了死亡之道,还和深渊里的家伙有着不清不楚的联系。

    “是吗?这可真是个令人开心的好消息。我是不是应该请你在帮我转达一下我对他来访的期待?不过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起司说着,将手中来自老食尸鬼的提灯扔到脚前的白骨中,提灯中橙红色的火焰瞬间变大,飞舞的火舌几乎舔到了地穴的顶部。同时,法师将自己的右手伸入眼前的火焰当中,口中快速的念诵着咒语,只见这来自提灯的火焰在某种无形力量的助燃下开始扩张,将那些原本的蓝色火焰挤出骷髅的缝隙。当火势恢复正常,地穴中以提灯为原点,足有将近五分之一的空间尽数被橙红色的火焰取代。只是可惜两种火焰的边界离杰克被困的地方还有一些距离,狼行者尚且无法脱困。

    “这么快就看破了我的法术?这可真是出乎意料啊。不过,任何火焰都需要支持它的燃料,你的那盏提灯,又能支持多久呢?”

    “当然是烧到你失败的那一刻。”起司之前伸入火中的右手手掌向上翻转,一团和脚下一样的火焰在他的指尖跳跃。“你的火焰,来自于死亡,而我的火焰,来自于生命。战胜你,不仅仅是私人恩怨,更是为了你所亵渎的,这座地穴的主人,守魂人们世代遵守的信念。”说完,法师将右手朝着自己的胸口拍了下去,橙红色的火沿着他心脏的位置扩散开来,迅速覆盖了他的全身!接着,他转身看向自己小队中的其他人,“你们信任我吗?”

    洛萨笑了笑,他已经知道法师要干什么了。于是黑山伯爵二话不说,将自己的手搭到了起司燃烧着火焰的肩膀上,那火焰一下子也在他身上烧了起来。“那还用说?”魔法,本来应该是猎巫刀全力抵抗的东西,可这一次,似乎是认识到了自己的无力,洛萨手中的赫恩之手一反常态的在自己主人受到魔法影响时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到斧身上那只雄狮的眼睛中,隐隐泛起了火光。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