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落子
    有了洛萨带头,希瑟和阿提克斯也先后从起司身上获得了火焰。他们有些茫然的看着被橙红色火舌包裹着的身体,想象中的灼烧感并没有出现,相反,在这火焰之中,他们感受到了纯粹的活力,这股力量让几人的身体迅速调整到了最佳状态。“我简单说明一下,在这层火焰的保护下,巫妖的把戏不能直接伤害到你们。但是那也只意味着你们不会突然被脚下的蓝火烧成焦尸,它还是可以用,也一定会用其它手段达到同样的目的。”起司看着眼前的三人,说道。

    “听起来这会是前所未有的战斗?”黑山伯爵将战斧在两手间来回传递,增加自己对武器的掌控度。

    法师点了点头,他眼睛里的颜色也被火焰同化成了红色。“确实如此,这场战斗并不只有一种胜利方式。如果几位有能力直接伤害到那个巫妖的躯体,那自然最好,我相信你们都有真正击伤它的能力。但,我没有贬低你们的意思,为了以防万一,如果那堆骨头埋伏了太多的陷阱,那么我就需要你们帮助我破坏它在这里设下的魔法。具体的方法,就是让你们身上的火焰取代地上的蓝火,只要我们的领地能和它分庭抗礼,我就有办法彻底摧毁它魔法的根基。”

    “那么你呢?你不亲自下场战斗吗?”铁骑士有些疑惑的问道,因为听起来,起司本人似乎并没有和他们一同战斗的打算。果然,法师摇了摇头,“我必须留在这里维持火焰,如果灯火熄灭,我们再想击败它可就困难了。不过,虽然我不能与你们同行,你们却可以尝试着把杰克拉出来,狼行者的特殊性让我的魔法没办法像保护你们一样保护他,可敌人的寻常法术也伤不到他。”

    “明白了,我们是棋子,但是狼人可以砸烂棋盘。”洛萨点了点头,将视线投向由两种火焰分隔的地穴。“老爷子,您怎么打算?我们是直捣黄龙,还是陪着法师玩一场真人棋?”

    阿提克斯思考了一下,“起司阁下,您确定对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到来对吗?”法师点了点头,这点似乎已经毫无疑问了,他不明白大骑士长为什么要这么问。铁骑士在得到答复后又沉思了一阵,就在跃跃欲试的洛萨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他开口了。“我们分头行动。”

    “什么?分头行动,可是这地穴总共也没有多大,有这个必要吗?”伯爵有些夸张的说道,在洛萨看来,以这地穴的大小,他和另外两人合力一同穿过不成问题,他们完全可以在敌人展示出更多的准备之前直击其要害!一直没有说话的希瑟这时则站了出来,她走到两人中间,“我支持大骑士长阁下的意见,由我和阿提克斯先生去扩大红色区域的面积,洛萨,你尝试着把杰克先生救出来,然后合你们二人之力全力攻击巫妖的本体。这是最保险的方法,不论我们两组人那一边成功,都可以取得胜利。”

    洛萨耸了耸肩,他自己虽然也是出众的领导者,但是当希瑟和阿提克斯都同一一个方案的时候,这位伯爵更倾向于把自己放在执行者的角度。“洛萨.黑山,接受命令。以黑山家族的名义,如此不洁之物不能留存于苍狮的国土之上,之下也不行!”他说完,纵身跃下阶梯,落入了红色火焰范围内的骨头中。黑山伯爵将手中的赫恩之手指向远处的敌人,他战斧上的雄狮随着这个动作发出似有似无的咆哮声,那两颗金属雕刻成的狮瞳中迸发出剧烈的火焰。

    “猎巫刀?没想到这种偏僻的小国里居然有这种东西,那个废物倒是没有提过这件事。算了,估计它也不认识。”巫妖在注意到洛萨的挑衅后低语着,与此同时,它面前的那堆枯骨开始隆起,四只明显比其它白骨要粗壮的多的骨手扒开了周围的碎骨,两具只有寻常人类三分之一大小的人形骨骼钻了出来。它们的身上穿着某种岩石制成的甲胃,反射着冰冷的光泽。这两具骷髅一个拿着一把与身材相配的金属战锤,另外一个则倒提着两把匕首。它们在魔法的驱动下朝着洛萨的位置动了起来,关节发出令人不安的咔哒声。

    “需要帮忙吗?我不介意帮你解决掉一个。”希瑟轻巧的落入白骨之中,在走过洛萨身边时说道。黑山伯爵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了一声,双手握着战斧,毫无惧色的向着迎面而来的敌人发起了冲锋。

    “相信他吧,他早就不是我们印象中那个失去父母的可怜孩子了。他是洛萨.黑山,一名光荣的王国骑士。”阿提克斯没有把目光放在洛萨身上太久,他对这个年轻人有着强烈的信心,就像他对每一个自己教导过的骑士一样。大骑士长没有挑衅,也没有发出什么豪言壮语,他只是默默的拖着自己手中的铁则,任凭剑身在和枯骨的摩擦中发出火花。铁骑士从容不迫的迈步走出红色火焰的保护范围,踏入巫妖的领域。

    “我们的身后就交给你了,起司先生。”希瑟目送着一老一少两位骑士冲出安全区,转头对身后的法师说道。“请务必保护他们的安全,毕竟,他们是这个王国的支柱啊。”说完,女骑士抽出腰间的长剑,也朝远处奔跑了起来。让起司在意的是,希瑟并没有说请他保护她的安全。那么,这是骑士的谦卑之词呢,还是这位女骑士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法师的保护呢?

    “骑士,遵循着无谓的信条,被同族冠上荣耀之名,然后理所当然的被牺牲掉的可悲存在。我看不出你们有什么好骄傲的,要么恪守信条,变成国家体制下死板的零件。要么,背弃誓言,成为欺辱弱者的蛆虫。不论哪一个,你们都是愚昧的,终其一生,你们都活在虚伪的世界里。就像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一样。”巫妖的声音响起,在阿提克斯面前,几只鼠人的骷髅爬了起来。而希瑟的前路上,则钻出了一条长着无数骨手的由各种脊椎骨拼成的怪异蛇形造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