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生者之怒
    对于施法者而言,与同类之间的战斗往往会演变成某种wa从庞大知识中得到的习惯注定了他们不太可能像战士那样光明正大的作战,魔法层面的战斗远比**上的更加隐晦,但同样致命。就拿眼前的作战双方来说,起司和巫妖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了,这意味着他们对对方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这种了解基于上次战斗时两者无意间流露出的魔法派系和魔力量。而正是因此,他们才肯定面前的对手与自己相差并不大,这场战斗才会需要以这种形式发生。表面上来看,巫妖做了充足的准备,不论是通过爱德华家族来收集情报,还是将这层地穴改造成了最有利于自己的状态,都让它在战斗开始的时候有了优势。可起司也很清楚,这所谓的优势再大,也不过是体现在防守上,空间魔法的失败让自己的对手根本无力逃跑,否则,巫妖绝不会选择正面作战。所以法师明白,尽管在情报战上,他败的一败涂地,但战斗的主导权仍然在自己手中。况且,起司将视线放在希瑟的背影上,即使是情报部分,你也不是无懈可击不是吗?

    “叮!”金属制成的斧刃砍在黑色岩石铠甲上,发出令人耳膜打颤的回响。洛萨一击无果,立刻想要抽身,可是武器上传来的诡异力量让他没有办法立刻完成自己的想法,无奈之下,黑山伯爵只得抬起脚,踹向另一具身着铠甲的矮小骷髅胸口,以此摆脱被围攻的窘境。“咔啦咔啦”战靴踩碎骨头的声音在脚下此起彼伏的响起,洛萨半蹲着身子,将战斧斜放在胸前,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发现自己和狼行者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缩短。

    “嗡!”战锤在空中发出的沉闷声响提醒着伯爵敌人的接近,洛萨右腿后撤,左脚猛地发力,整个人以右腿为支点,逆时针完成了一次回转,这是他引以为豪的战技,回转本身可以让敌人的攻击落空,而旋转带来的动能,则能极大增强自己的下一次攻击。果不其然,一阵碎裂声响起,矮小骷髅的战锤毫无悬念的砸到了伯爵之前的位置,溅起了大量的骨渣。此时的洛萨却已经转到了对手的身后,高高举起的战斧毫不犹豫的瞄准了暴露在外的后颈。

    黑山式斩首,这是和洛萨共同作战过的士兵为这一招起的名字。因为当伯爵使出这一招的时候,他的对手就像是自愿钻进圈套,露出自己的脖子供洛萨斩首一样。在战场上轻松的砍下敌人的头颅,任凭腔子里的鲜血染红黄金色的铠甲,光凭这一手,就足以让洛萨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战士。“吼!”今日的洛萨更胜往昔,他手中的武器不再是那把浮夸的黄金大斧,当伯爵嘴里发出怒吼的时候,他的声音完全不像个人类,反倒像是一只威风凌凌的雄狮在宣告猎物的死亡。

    “噗!”赫恩之手的利刃毫无阻碍的穿过骷髅脊柱上的缝隙,将敌人的头颅斩下。只是不同于砍杀人类,骷髅的身体明显比洛萨想象中的要脆弱太多,他这不留余力的一击在完成斩首后继续向下,狠狠的砸进地上的骨堆里。“一个……唔!”伯爵自语着,可是他的敌人并不只有一个,手持两把匕首的骷髅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洛萨的背后,那两把看起来像是肋骨做成的匕首阴狠的刺入伯爵的大腿里,随着疼痛,洛萨还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就好像两块冰块被生生塞到自己的伤口中一样。

    “混账。”黑山伯爵咬着牙,一边咒骂着,一边借着竖在面前的战斧向前翻滚,他知道,如果转身和敌人战斗,自己身上一定会再多挨几刀,在不清楚那冰冷的感觉会造成什么后果的情况下,他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多么精彩的斩首,但是可惜,这一看就不是适合在面对多个敌人时使用的技巧。那么,尊贵的黑山伯爵大人,洛萨骑士阁下,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丰富的战绩,大多来自于手下军队的帮助呢?您这位王国的明日之星,说到底,不过是个在别人保护下长大的孩子罢了。”巫妖的声音在洛萨的耳边响起,透过伯爵脚下的蓝火,洛萨和它的距离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远。

    “给我闭嘴!”他怒吼着,拔起地上的战斧,朝着冲自己冲过来的骷髅猛烈的挥砍过去。然而这一击的结果,却不像伯爵预料中的那样,赫恩之手上的力量在砍到对方身上的石甲后就消失了大半,剩余的力量更本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只是让其远离了自己。“很奇怪吧,这两件铠甲可是我专门为铁骑士准备的。不过看到你的时候我改变了注意,毕竟那个大骑士已经垂垂老矣,对付他根本用不着花那么大的力气。”

    “我让你闭嘴!”可能是被巫妖的低语弄得失去了冷静,洛萨在拖着有些麻木的双腿前进的时候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双手握住战斧,而是仅仅由左手倒提着武器低着头朝对方冲过去。骷髅的匕首还插在伯爵的身上,一时之间面对朝自己而来的洛萨并没有什么办法,不过对于骷髅来说,武器这东西本来就只是附加的,即使不靠骨质匕首,它尖锐的指骨也是致命的威胁。

    起司注意到了洛萨的不正常,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对伯爵提供太多的帮助,无他,与其他两人相比,洛萨已经深入蓝火的范围太多了,法师很难让自己的力量去影响他。这让起司不得不怀疑分头行动的可靠性。不过很快,法师就发现自己完全是多虑了。

    巫妖显然搞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它过于纠结于伯爵手上的猎巫刀,认为洛萨本人并不可怕。而这也不能怪他,大部分施法者都难以分辨战士之间的强弱,就像普通人不能明白法术间的差别一样。而这一点反映到现在,就直接造成了一个令巫妖感觉十分惊讶的结果。洛萨并没有如它设想的那样被低语弄得丧失理智,虽然伯爵用非惯用手单手战斗这件事看起来非常不智,但当洛萨拼着被骷髅的骨手穿过皮甲刺入肋下的代价将右手伸入对方铠甲的颈部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谁将最终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脆弱的骨头在战士的手掌下粉碎,失去了颅骨,整具骷髅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瘫倒到地上。洛萨站在自己的敌人身上,随手拔出插在大腿上的匕首,示威似的扔到面前的骨头里。“看,死人就该像这样保持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